第29章 难民营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33字
  • 2022-03-17 12:00:30

宗正与刘氏,晶晶并行,走了三天。

刘氏年老体衰,走不了几段路就要停下来歇歇,遇到那沟壑不平的地方,靠宗正背着过去。

一路上祖孙两人与他渐渐熟络,晶晶也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旁人不知底细的,真就以为是一家人。

刘氏感慨,为什么没有一个像宗正这样的孙子,她如今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子能平安回来,然后替晶晶找个好夫家。

她还问宗正有没有娶亲,这个时候晶晶总是低着头,她已看出宗正和她们不一样,他绝对不是逃难来的,去荆州一定是有其他事情,到了金蝉教那里,说不定就要分开了。

又走了一日,来到一处山坳,山坳里满是水塘农田,像是有人耕种,前方不远处就有成群的房屋,宛如一个村落。

难民们走到这终于有了喜色,宗正看看四周,暗道:“难道这个村子模样的地方就是金蝉教?”

他搀着刘氏,跟随难民一块往前走,不多时眼前出现一队人,一字排开,挡住众人去路,当先一人高声道:“诸位乡亲,我叫李弘昌,奉教主之命在此督管,所有来投奔我金蝉教的,都先住在这个村里,诸位请往我左边去排队,依次报上姓名籍贯,待我们一一登记之后,就给各位安排住处!”

他声音洪亮,瞬间将难民中骚动之声盖了下去。

宗正闻声看去,他的左手边确实坐着两人,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笔墨纸砚,于是也跟着众人去那排队。

他心想这位教主做事倒也有条理,竟然能想到登记这些难民的姓名籍贯,不过这些人都是无家可归的,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那个叫李弘昌的又说道:“诸位不要怕,来了这里,有房子住,有饭吃,不会受人欺负,我家教主仁义为先,一定会照顾好各位。但是有一点我要说在前面,诸位来到这里,可不要干那不法之事,这个村子里有我们的人,如果让我们发现谁起了什么歹念,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那对不起,就只好请你们离开了!”

难民中又是一阵喧哗,宗正心中对这个金蝉教越来越好奇了。

所有难民登记在册,一共是三十九户,一百二十七人,随后李弘昌命手下散开,放众人进去。

他们根据每户人口多少来安排房屋,人口多的,安排的房子就大一点,人口少的,安排的就小一点。

宗正谎称自己是宜城人,和刘氏晶晶是一家。

李弘昌手下专门有人负责领众人进去,宗正进村前留意了一下,那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也跟了进来。

走进之后才发现,这里房屋数量远比看到的要多,少说也有五六百座,而村子里已经有先他们到来的难民,见到又有人来,纷纷站在门前窗口观看。

也有不少人走出来帮着新来的难民们的拿东西,扶着老人,牵着孩子,嘘寒问暖的十分热情。

宗正心头一暖,这大概就是同病相怜了吧。

他和刘氏晶晶被分到了一座两间的屋子,屋上覆着茅草,里面陈设简单,但生活用品倒也一应俱全,与一般农户家无二,住房外是一间茅草棚,里面有一口灶,留生活做饭用。

即便如此,要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钱财不用说了,就是盖这千八百间房子也需要很多人手。

宗正暗暗敬佩,这位金蝉教主确实是个大大的善人。

刘氏与晶晶走了多日的路,进屋后就坐下休息,宗正对她们说要出去走走看看。

他在进屋时,特地看了一下他一路都在留意的二人,这时出门就是为了摸清这个村子内部的道路,同时也确定了那两人的住处所在。

宗正在村子里拐弯抹角的转了几圈,不时的登上土堆看看,没看出什么异样,村子周围的田地里尚有农作物,应该是金蝉教的人在耕种。

只是村子一圈无遮无挡,如李弘昌所言,要真有人做了什么坏事,想逃走可就太容易了。

傍晚,李弘昌击鼓召来众难民,按照登记好的住户信息分发粮油蔬菜,要他们自己回去做饭。

晶晶喜滋滋的接过,要给奶奶和宗正做一顿像样的饭菜。

她见宗正来了之后没有马上走,而是选择和她们住在一起,还以为宗正不会走了,因此晚间对他特别殷勤。

宗正望着桌上那一碟青菜,一碟豆腐,还有一盆小米粥,心中老大感慨。

他自小住在京城,后来移居青阳县,一个知县父亲,一个富商外公,衣食住行自然不比一般百姓。

后来到了泉州,宗法天家财万贯,宗正几乎可以说得上是锦衣玉食,所吃所用,比起现在,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不忍拂了晶晶的一片好心,装作很饿很爱吃的样子,在饭桌上与祖孙二人聊天解闷。

说来也怪,吃着吃着,嘴里的饭菜似乎没那么难吃了。

其实青菜豆腐他不是没吃过,晶晶的手艺倒也不差,只是此时此境,让他有前尘如梦之感。

晚饭后,晶晶照顾刘氏睡下,二人住在里屋,宗正睡在靠门的敞间。

他借口吃得太饱,出去走走,消消食,晶晶本想陪他去,跟他说几句话,但无奈太累太困,躺下后不多时就睡着了。

宗正步出门,只见一弯明月当空,几点流星在野,夜色静谧如梦,偶有几间亮着灯的房屋,微闻人声,如梦中呓语。

他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搅了这份安静,找到日间看清楚的那二人房屋,果然屋内亮着灯。

宗正提气凝神,脚步放轻,凑到窗户下面,只听里面二人对话:“怎么样,今晚动不动手?”

“当然,咱们可都半年没开张了,打听了这么多时候,该下手了。”

宗正一凛,原来是两个踩点盗窃的贼,可这一个难民组成的村子,又有什么东西给他们偷?

“你注意到没有,这几天一直有个小子在看我们,是不是盯上我们了?”

宗正暗道:“我如此小心在意,竟然还是被他们察觉到了,看来这两人不是一般的毛贼。”

“没事,只要他不来惹我们,再说我们的底细他又不知道。”

“可我听说金蝉教内高手如云,我们这么去偷,万一被他们发现,可不好脱身啊!”

“有屁的高手,不过就是个小门小派而已,都是些庄稼汉,真正练过武的没几个。”

“不过,他们能在荆襄一带成名,总该有两下子,我们还是小心的好。”

“有道理,但你别忘了,我们可是提前踩好点的,何况今晚是金蝉教防备最空虚的一晚,错过了可就难了!”

宗正眼珠一转,贴得更近了。

“你是说金蝉教今晚要迎接一位客人。”

“不错,具体迎接谁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知道今晚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那位客人身上就行了,刚好让我们下手。”

“嘶,这消息准不准啊,那人可靠吗?”

“绝对可靠。”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

宗正忙闪身跃开,退到一棵树后,屋内熄了灯,悄悄的走出两人,展开轻功往西南方奔去,二人一跃数丈,轻功颇有造诣,果然不是一般小偷。

按说这事跟宗正本没有关系,但他心中替那些难民感恩金蝉教,既然有人要偷金蝉教的东西,被他撞见了,就不能不管。

他紧随其后,翻过几座山丘,跃过几条阡陌,来到一处山谷,宗正借着月色略一打量,此处好像是三面环山,只有一处可入,周围遍布农田沟壑,高树掩映,极为隐秘。

再往前追了二三里,眼前是一座庄院式的建筑,正门外亮着一片火把,数百人分列门的两侧,正中间站着三人,目视前方,一群人鸦雀无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宗正心想,这里该是金蝉教所在了,看他们的样子确实像在等什么人,那两名盗贼又是从何得知?

人群正中站着的三人应该就是金蝉教的首领,我要不要现身告诉他们?

不行,金蝉教今夜像是有大事要发生,我与他们素不相识,贸然现身胡说八道,只怕会惹祸,不如先去拿了两个贼。

他追着二人从一侧院墙翻入,院内几间房屋亮着灯火,却不见巡逻守卫,看来果真如那两人所说,金蝉教此刻守备空虚。

庄院里空间极大,房屋众多,好像还住着不少人,但那两名盗贼穿院过屋,避开了所有亮着灯的屋子,显然对这里的布局十分熟悉。

宗正不敢落下,把内力提至极限,悄无声息的紧跟。

二人来到一间黑着火的屋前停下,往四周扫视一遍,确认没人后,撬开了锁潜入屋中。

宗正也跟着进屋,一只脚刚刚踏进去,耳边一个声音喝道:“小贼敢尔!”迎面一阵劲风逼来,宗正忙向后退,心道:“难道我被发现了?不对,怎么他反倒叫我小贼?”

那人身法快极,宗正连退数步没能摆脱他,双脚忽然顿住,身形一转,右掌斜切向来人脖子,左拳趁势直击。

那人叫道:“来得好!”

这一声叫得响亮,宗正吓了一跳,心里更加奇怪,他难道不怕人听见?借着月色,他隐约可看见对方相貌,但二人缠斗时身法太快,无法看清。

宗正心头更奇,怎么只见一个人,另一人去哪了,难道已经得手走了,留下同伴断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