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应天教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54字
  • 2022-03-14 19:55:05

宗法天自身后的博古架上拿出一个卷轴,在桌上缓缓展开,赫然是一幅大明的地图。

蔡,娄,熊三人凑过来,宗法天双手按在桌上,眼睛注视着地图说道:“我的目标当然不仅仅是建一个江湖帮派……”

三人静待下文,可宗法天一直不说话,只是盯着地图看。

熊厉道:“凭我们如今的实力,想把这个帮派变成武林第一大帮,估计也不难。”他已经猜到宗法天心中所想,替他说了出来。

蔡丰年道:“那泉州这里的生意怎么办?”

宗法天道:“这件事不需要你和小娄做,你们还是负责打理好我在泉州的生意,将来不管我的门派势力多大,泉州都是我的根,这里不容有失,你们明白吗。”

蔡,娄二人意识到了自己肩上担子的重要性,只是他们不理解,宗法天好好的牙商生意不干,非要去混江湖,为了什么?

真的如他所言,他一早的志向就在江湖上,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志向铺路?

蔡丰年想不通,他还要再问,被娄视勤用手肘撞了一下。

宗法天道:“建帮派的事,就由我和熊厉去做,你们还是照旧做你们的事。”

熊厉道:“你打算建在泉州?”

宗法天摇头,眼神在地图上游移,仿佛目光所及,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泉州已经被我们的牙商包垄了,不适合再发展帮派,我们需要另谋他处。”

蔡丰年道:“你们要离开泉州?”

宗法天道:“暂时还不会,不过是迟早的事,等我和熊厉离开后,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和小娄了。”

蔡丰年道:“我们……能行吗。”

宗法天道:“这两年我不也很少过问生意上的事吗,可见没有我你们完全能够做好事情,不要怀疑自己。”

熊厉道:“你想先从哪开始?”

宗法天道:“此事不能心急,需要一步步来,容我再想想,今天先到这吧。”

离开宗府后,熊厉回自己住处了,蔡丰年抓住娄视勤,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娄视勤把他手拿开,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说实话我也想问。”

“那你为什么不吱声,你不问还要我问!”

娄视勤道:“我问你,你觉得宗哥信任我们吗。”

“那还用问,从前在锦衣卫我信他,现在一样信他。”

娄视勤道:“那你信任他吗?”

“这不是废话吗,难道你不信任他?”

娄视勤笑道:“这就是了,既然他信任我们,我们也信任他,那么有些事他迟早都会告诉我们的,我们又何必急于知晓呢,何况他的目的也都说了,他一早的志向就是江湖,而不是在泉州这里做什么生意。”

“这么说,他是绕了一个大弯,何必呢。”

娄视勤道:“弯也不算大,只用了几年而已。”

“我觉得,他的志向不单单是在江湖上建帮立派,你想想以我们现在的财力,想要统一江湖也不是不可能。”

娄视勤失笑道:“统一江湖,你口气倒不小,统一江湖哪有那么容易,江湖上那些传承百年的门派,那都是经过多少代人的努力,宗哥和熊哥武功虽好,但比起那些名门正派,只怕还是差了点。”

“你忘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钱,我们可以收拢人,买尽江湖高手为我所用!”

娄视勤忽然叹了口气,像是在听一个天真的孩子说话似的。

蔡丰年所言不假,财可通神,有了钱,还怕没有高手为他们所用吗?可是,这种用金钱维系起的关系,真的可靠吗,能可靠到什么程度呢?

他想起了孙耒。

想到这,不禁又是一声叹息,但愿吧……

十天后,宗法天告诉许瓶儿宗正二人,他要开创新的基业,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可能会经常不在家,家里所有事情有周管家负责。

当然,许瓶儿和宗正身为女主人和小主人,也有权管理,不过宗正还是个少年,许瓶儿生性又不喜这些俗务,不是管家的料,所以就只能交给周管家。

宗正问他要做什么事,宗法天对他倒也没有太多保留,就说要去江湖上搏个名声地位。

宗正不明白,他在泉州,乃至整个福建,已经算得上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又何必再去江湖上过刀口舔血的日子。

他当然也知道宗法天的那些生意不是干干净净,来路也不是正大光明,所以当宗法天告诉他说“我一只脚早就踏进江湖了,想退也退不了,现在不过是再迈一步而已”这句话的时候,宗正也就不多问了。

宗兴倒是问个不停,宗法天只简单的跟他说了几句,就让他在家好好待着,多孝顺孝顺母亲,敬重兄长,不要惹事。

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了三年,这三年宗法天在家的时间加起来不足四个月,宗正落得自在,每天除了给母亲请安,陪她说说话,就是去泉州湾看海。

宗兴整天不知道在忙什么,动不动就看不见人影,不过他也懒得问。

没多久,许瓶儿生病,宗法天在家多待了半个月,等许瓶儿身体稍有好转,他又出去了。

这一年中秋,宗法天一家四口吃完晚饭,许瓶儿身体不适,先回屋休息去了,宗正也要走,宗法天却把他留下。

他命人撤了饭桌,带着宗正宗兴兄弟俩走到院中赏月。

“阿正阿兴,快三年了,我都没有好好陪你们吃过一顿像样的饭,算起来,这次中秋,是我这几年来头一次陪你们。”宗法天感慨的道。

宗正不说话,宗兴抢先说道:“大丈夫志在四方,事业为重,怎能终日待在家陪老婆孩子。”

宗法天微一颔首,似乎肯定了宗兴的话,转过头问宗正道:“阿正,这几年你对我可有怨气。”

宗正道:“谈不上怨气,母亲有我陪在身边也是一样,反正我们也相依为命多年了。”

宗正已经是十八岁的少年郎,长得人高马大,几乎要和宗法天一样高,相貌也像极了他。

但让宗法天头疼的是,他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的语气,和他娘一个样,更让他不舒服的是,宗正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知道的以为他心里装着家国天下似的。

宗法天回头问他时,又看到了他那副神情,觉得很不舒服,听他说了那句带刺的话,更不舒服,但想着这几年确实冷落了他们母子,当初说好要加倍对他们好,这个诺言好像也没有兑现。

宗兴道:“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什么叫你们相依为命,难道这里不是你们的家吗,还是你从来就不把这里当成家?”

他比宗正小四岁,心计之多,可一点不比大人差,他满看不惯宗正那一副忧郁不忿的样子,见到谁都是这表情,好像天下人都欠他钱一样!

所以,他最后加了一句“还是你从来都不把这里当成家?”

宗法天觉得宗兴这个态度对兄长说话有点过分,但他也想知道宗正会怎么回答。

宗正自知话说得重了,宗法天心里多半不舒服,但话已出口,听者已听,就没有再收回找补的必要,何况这也确实是他的真心话。

他道:“父亲单独留下我们,就为了说这些闲话吗,母亲身体不舒服,你还是多陪陪她吧。”

宗法天有点失望,语气顿时冷了下来:“我当然有事情要告诉你们。”

宗兴道:“想必是喜事了?”

宗法天道:“这几年你们肯定都好奇我到底干什么去了,我成立了一个江湖帮派,叫应天教,我是教主,你们熊叔是左护法,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带你们走的。”

宗兴忙问:“去哪里?”

宗法天道:“大罗天,那里是我应天教总坛所在。”

宗兴脸上的笑随着他看向宗正的眼神而缓缓绽开,他早就想离开泉州,对他来说,泉州这个家待着已经没什么意思,他也想像宗法天那样,干一番事业出来,总好过在家里整天被人叫“二少爷”,还要去给那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女人请安。

“我们何时动身?”宗兴兴冲冲的。

宗法天道:“就这几天,需要收拾收拾东西。”

“母亲身体不好,她是不会去的,我也不去。”宗正忽道。

宗法天道:“这点我考虑到了,你母亲就留在泉州养病,府里的下人我还会留着,等她病好了,我再派人接她过去。”

宗正道:“我留下陪她,等她病好了我们一起去。”

宗兴马上说道:“对啊父亲,娘的身体不好,大哥又跟她相依为命,还是让他留下吧。”

宗法天道:“没这个必要,你们都跟我去,先去认识认识我手下的人,熟悉熟悉那里的环境,阿正我允许你随时回泉州看你母亲。”他语气坚决,已经无可商量。

宗正无可奈何的道:“大罗天离这远不远。”

宗法天道:“不远,江西福建浙江三省交界,回泉州不过几天时间。”

宗正道:“那我娘呢,这事她知道吗。”

宗法天道:“等下我会去和她说的,就这么定了,你们回去睡觉吧。”

二人依言退下,宗兴问道:“大哥为什么不想去。”

宗正道:“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为什么吗。”

宗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难不成你真要在泉州无所事事的一辈子?”

宗正反问:“你觉得江湖很好玩吗。”

宗兴冷笑:“总比这里好玩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