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牙商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13字
  • 2022-03-10 11:55:00

一个多月后,琉球使团带着朝贡剩下的物品回到泉州。

宗法天照往常惯例,带着手下牙商去市舶司衙门见丰康吉,丰康吉满面春风,正与市舶司提举瞿宽说笑。

宗法天手下的牙商被市舶司副提举崔代安排到一边等候,宗法天迎门向瞿宽和丰康吉作个揖,笑道:“丰大使这一趟是满载而归吧!”

“哪里哪里,还都得仰仗你们大明,你们大明的皇帝实在太阔绰了!”丰康吉难掩心里的笑意,嘴角几乎没有闭上过。

瞿宽坐在一边拈须微笑,一副天朝上国大官洋洋自得的样子,心想这点赏赐算什么,我大明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岂是你一个弹丸岛国可比。

他给宗法天看了坐,说道:“我大明自从太祖禁海之后,才有了朝贡贸易,你们琉球和我大明国土离得最近,所以我大明天子特许恩准你们一年两贡,换成别国,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想那和你们毗邻的东瀛,因为不老实,可不就被限制了朝贡的次数吗。”

丰康吉道:“是的,我琉球国王也常常对大明天子心怀感激,对我们出使大明的使者,也经常提醒,来到大明需要多多学习,不可无礼。”

三人又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宗法天道:“瞿大人,丰大使,咱们差不多该动身了,可不好他们等太久。”

丰康吉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该走了。”

然后就由瞿宽连同两名市舶司副提举,把他们带到市舶司辖下的一间大仓库里。

这间仓库并非用来贮存货物的,而是用来交易的场所,仓库内外都有捕快站岗,市舶司的吏目们也都在仓库内等候,除了他们,还有来自各地的商人,其中以浙江,直隶,江西,福建居多,也有再远一点的湖广商客。

广东与福建接壤,但因为广东有了一个广州港,广东的商忍不需要求诸外人。

这些人口音各异,也没有心情用官话和对方闲扯,有认识的就寒暄几句,要么就是和随自己来的团队说话。

待看到瞿宽等人到来后,这些人立马沸腾起来,齐声向瞿宽丰康吉问好,然后迫不及待的要开始博买。

按照大明规定,朝贡使团所带来的贡品数量种类需要一一写清,送往京城,待皇帝挑选之后,剩下的再放向民间博买,博买之处有二,一是京城的会同馆,一是各处市舶司,博买之时需要有市舶司官员监督。

博买的对象就是民间商人,本来这些商人不大愿意参与这种事,因为被朝廷挑剩下的物品,不是次品就是无用之物,价格还那么高,买回去作甚?

但各国贡使每次来朝贡,获利巨大,大明皇帝本着“厚往薄来,怀柔远人”的原则,对这些贡使的赏赐甚巨,而贡使所带来的物品,明朝廷也会出高于市场价数倍的价格购买。

这样一来,这些外使见有利可图,于是慢慢的,来朝贡时所携带的物品就不止贡品,还有一些私货。

虽然大明朝廷明令禁止贡使携私货朝贡,但在利益的驱使下,使团还是会携私,且这些私货不会出现在朝贡物品的清单上,而宁波,广州,泉州三地市舶司以及三省布政司官员,得了好处,对于这种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丰康吉所代表的琉球使团,来大明次数最多,朝贡品也最多,自然每一次携带的私货也最多。

眼下市舶司这座仓库内,就是在博买这些私货。

瞿宽把人带来以后,就坐在了一边喝茶,剩下的就是宗法天的事了。

宗法天手下的牙商来自海外各地,其中东瀛,朝鲜,琉球三国占了十人,还三佛齐,暹罗,爪哇,波斯也各有两人。

这些人都能说一嘴流利的汉语,宗法天以高价收买他们,他们也乐意为宗法天效力。

这十二名牙商把丰康吉带来的物品一一看过,然后开始在一边估价。

所谓牙商,是指商品交易时的中介者,也叫牙行,牙侩,明朝洪武年间曾一度禁止牙商行为,但随着朝贡贸易规模扩大,这些使团携带的货物越来越多,牙商也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贸易的往来,尤其是这样的跨国贸易,需要相当多的专业知识,必须得是内行的人来负责,最起码的,贡使所带来的商品价值几许,海外诸国什么价,大明国内什么价,这些商品的质量优劣又是什么标准,这些是大明国内官员所不能为的。

牙商给这些贡使商品估价,然后正式博买,价高者得,当然需要收取佣金,一方面是朝贡使团的佣金,另一方面则是竞价博买的商人佣金。

而宗法天的收入也不单单于此,琉球朝贡使团每次都会给宗法天另带一些私货,单独卖给宗法天,宗法天再将这些物品转卖其他地方。

这次丰康吉给宗法天带来的,就有来自东瀛的刀剑,折扇,屏风,还有波斯等地的宝石,犀角,象牙,自然也有朝贡时数量最多的香料和药材。

琉球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是海上贸易的中转站,琉球使团每次朝贡所带物品,除了琉球本国的,更多的是向其他国家购买来的,然后转卖给大明。

半个时辰后,那十二名牙商把估好的价格与商品一一核验对标,然后就在市舶司官吏监管下正式开始博买。

一时间仓库里竞价声此起彼伏,有些钱带得少的,后悔到直咬牙,那些得了宝的,乐得眉开眼笑,市舶司提举瞿宽还是稳如泰山坐在那里,冷眼看着眼前这些商人“求财若渴”嘴脸,好像自己从不爱钱似的。

丰康吉站在宗法天旁边,把这个“有人欢喜有人愁”的景象尽收眼底,对宗法天道:“宗老板,上次你跟我说等我回来,要有个惊喜给我,现在可以说吗。”

宗法天笑道:“现在不行,人太多了,今天晚上我会派人去官驿接你,给你看看我说的好东西。”

两个时辰后,博买结束,丰康吉所带来的商品全部卖光,市舶司官吏和泉州府捕快们待商客散后也陆续离场。

晚间,宗法天如约派人去接来了丰康吉,把他带到那座专门处理生意问题的小院,娄视勤蔡丰年一早就在等候。

丰康吉笑道:“宗老板,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旁边就是你家吧,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也没见过夫人和令郎。”

宗法天道:“有的是机会,我们今天先谈正事。”

娄视勤把事先准备的一堆丝织品拿了出来,放在丰康吉面前。

中国的丝织品,早在汉代就已名扬世界,丰康吉当然认得这些,只是不明白宗法天此举是何用意。

宗法天道:“丰大使,你好好看看,这些丝织品,和你们国内商人买去的丝织品有什么区别。”

丰康吉每看到一种就用手摸摸搓搓,道:“我们琉球国的商人,来你们大明所购买的丝绸,跟这些好像没什么区别。”

他说“购买”那无疑是往好听了说,但也没什么错,因为在琉球商人看来,就是来大明贸易,但是在大明看来,沿海商人就是在往海外走私。

宗法天道:“你们琉球国的商人,来泉州购买这些丝织品,以往都是找的一个叫孙耒的人吧。”

丰康吉道:“略有耳闻,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不靠经商过活。”

宗法天笑道:“那是自然,其实我想说的是,孙耒有的东西,我也有,而且价格会比他还便宜。”

丰康吉一愣,马上恍然大悟,道:“我明白宗老板的意思了!”

宗法天道:“丰大使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

丰康吉道:“可是你能比孙耒价格低多少呢。”

宗法天道:“那就要问问丰大使,孙耒卖给你们的是什么价了,不管他卖给你们多少钱,我都比他低一半。”

丰康吉手揉着那匹缎子,想了片刻,道:“宗老板放心,凭我们两个的交情,这件事我帮你办了!”

宗法天道:“爽快,丰大使请放心,我宗法天言而有信,谈好的价格绝对不会随意更变,你看到的这十几种布料,每一样我都给你两匹,就当是我对你的谢礼。”

丰康吉哈哈笑道:“宗老板太客气了!”

宗法天道:“此事若成,以后还少不了给丰大使的馈赠,眼前这么点东西,请丰大使不要嫌薄。”

接着,丰康吉向宗法天坦明了孙耒所卖的价格,又和宗法天商议一些细节,然后回驿站休息。

没几日,泉州府给琉球使团设饯行宴,送使团回国。

不出一个月,果然有琉球商人主动联系宗法天,要从他这购买丝绸,宗法天拿出货物给那些商人看了,并且承诺价格比孙耒低一半。

这些商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了几十匹回去,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开始有大量的商人来泉州,私下联络宗法天。

而孙耒那边,丝绸的需求量逐渐下降,他起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问了那些商人,也得不到答案,但是看泉州城依然有很多琉球商人出现,于是派人盯着这些商人,终于让他发现了泉州城内除了他以外,还有人在往海外走私丝绸,而这个人,就是和他在泉州齐名的宗法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