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礼部侍郎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939字
  • 2022-05-01 20:00:00

“阚晋。”

“汪远。”

“朴天尚。”

胡先生道:“二位如何称呼。”

“谈蒙。”

“王小斐。”

他们退出江湖多年,昔日的一点微末名声早被湮没,说出真名也没什么。

胡先生问道:“二位和于槐先生是朋友?”

谈蒙道:“是。”

胡先生问于槐:“你看看他们,是不是你的朋友。”

于槐抬起头,迅速在谈蒙王小斐面上扫了一眼,然后摇摇头。

胡先生微笑道:“二位的朋友好像不认识你们。”

谈蒙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

阚晋汪远拦在二人面前,朴天尚道:“来都来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王小斐道:“你们想怎样。”

胡先生道:“二位找于槐什么事,不妨说说,也许说出来他就能想起你们这两个朋友了。”

王小斐道:“阁下找于槐又是什么事。”

胡先生道:“我找于槐什么事不必告诉你们。”

王小斐道:“那我们找他什么事也不必告诉你。”

胡先生微笑:“不,你们必须告诉我。”

谈蒙道:“何以见得。”

胡先生道:“如果你们不告诉我,那你们走不出去的。”

谈蒙道:“如果我们非要走呢。”

胡先生道:“那你可以试试。”

屋内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谈蒙能感受到对方三人发出的气势正朝他和王小斐挤压过来。

胡先生好整以暇的坐在那,好像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于槐还是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谈蒙一边计算这三人站的方位以及可能出手攻击的角度,一边向王小斐使个眼色。王小斐登时会意,向他身侧轻移半步。

他们是心心相印的知己,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再联手拒敌,但那份相知的感觉不会因时间而淡化。

如果以惊鸿剑法和照影剑法联合,闯出去应该不难。可惜眼下惊鸿照影二剑并不在他们手中,剑法的威力势必要打个折扣。

屋内剑拔弩张之际,屋外忽然传来打斗声。

胡先生充耳不闻,他三名随从亦面无表情,谈蒙王小斐面面相觑,不得其解。

过了一会儿,打斗声停止,一个农夫装扮的人走进屋,朝胡先生躬身拱手,道:“启禀胡老爷,已经解决了。”

胡先生道:“留活口了吗。”

农夫道:“留了一个。”

胡先生起身道:“走吧,去看看。这二位也一起吧。”

谈蒙王小斐随他出屋,只见院中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尸体,十来个农夫装扮的人站在院里,神情恭谨。

谈蒙大惊,这些农夫不就是他和王小斐在来的路上见过的吗。

难道竟全是这个胡先生的人?

这人究竟什么来头!

谈蒙王小斐不禁暗道侥幸,眼前这十来人全是高手,刚才要是强行闯出,只怕没那么容易。

于槐见这状况也吓得不轻,下意识想往屋里躲,被阚晋汪远拽住。

那个“活口”被两个人按住肩膀跪在地上,胡先生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不答,两个农夫手上用劲,顿时疼得他呲牙咧嘴,胡先生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那人嘴唇翕动,刚要说话,后背突然射来一支短箭,正中后心,登时气绝。

朴天尚道:“保护大人!”

胡先生道:“不必惊慌,保护于槐。”

十来个农夫迅速分成两拨,一拨围住胡先生,另一拨往短箭射来的方向去追。

谈蒙本想趁乱溜走,却被对方六人堵住,心中想道:“原来这个胡先生是个官。”可喻高槐隐居这里几十年了,怎么会和当官的扯上关系,这个胡大人究竟是什么官?

过了片刻,胡大人的手下返回,朴天尚道:“人呢。”

“属下办事不力,让他溜了。”

胡大人道:“我们的人都在这附近,怎么会让别人靠近。”

朴天尚道:“敌人在何处藏身。”

“我们追过去的时候没有发现人,不过倒是发现了一块树干。”说着从身后一人手中拿过一块木头。

胡大人皱眉道:“这是何意。”

“那边有一棵树被挖空了,我们猜测敌人可能是藏在树里,借用这快树干来当掩护,所以我们没有发现。”

胡大人道:“这种藏身方法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朴天尚走到那具尸体后,拔出后心的短箭端详片刻,胡大人问道:“有何发现。”

朴天尚道:“属下有个猜测,但……”

胡大人道:“但说无妨。”

朴天尚道:“我听说东瀛忍者最擅长暗杀和藏身,他们的藏身之术千奇百怪,而又十分高明,等闲人确实不易发觉。我少年时游历江湖曾和几个东瀛人交过手,他们其中一人的笛子中藏着短箭,与这人所中的短箭很像。”

胡大人道:“你确定对方是东瀛人吗。”

朴天尚道:“不能确定,毕竟没有见到本人。”

谈蒙王小斐以前也听说过东瀛的武士忍者,但从没见过,现在听朴天尚娓娓道来,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同时对这位“胡大人”的身份更好奇了。

胡大人道:“把他们先带回去吧。”

朴天尚向谈蒙王小斐做了个“请”的手势,谈蒙道:“想让我们跟你走,起码也得让我们知道你是谁吧。”

胡大人微笑道:“我倒忘了,我叫胡濙。”

胡濙把他们带回的地方,是县城的官驿。

刚一进门,胡濙就吩咐手下:“通知王知县,让他立刻从衙门里调派一些好手来官驿,把官驿一圈都给守住,不要再让人潜进来。”

进官驿后已经是日落时分,官驿有人送上了饭菜,胡濙分出一部分手下看着谈蒙王小斐,另一部分同他和于槐在一起。

谈蒙打开窗户,只见外面站了一排衙役,每一人相隔不到十步,其中有一个胡濙的手下,坐在楼下,正对着他们房间的窗户。

“看来这位胡大人是铁了心要把我们留在这了。”

王小斐道:“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跟喻高槐又是什么关系。”

谈蒙道:“但愿跟我们要问的不是同一件事。如果是的话,那可就不妙了……”

王小斐道:“喻高槐隐居几十年,怎么突然一下来这么多人找他,在他家出现的那群人又是谁。”

谈蒙道:“他们应该是想杀了喻高槐,但没有想到他家还有别人。”

王小斐道:“为什么要杀喻高槐,谁要杀他。”

谈蒙道:“你也听到那个姓朴的人说了,敌人很可能是东瀛人。”

王小斐更不明白了:“这跟东瀛人又有什么关系。”

谈蒙道:“东瀛人当然不会跑来杀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对方就是东瀛忍者,那么他一定是受人指使,中土武林,有哪个门派有实力用东瀛人?”

王小斐想了想,与谈蒙几乎同时说道:“应天教。”

少林武当这样的名门正派当然不会和东瀛人搞在一起,而除了那么名门,还有实力让东瀛人为他卖命的,或许只有应天教的宗法天。

可宗法天为什么要杀喻高槐呢。

谈蒙道:“除非是他知道一些对宗法天不利的事。”

王小斐道:“那这跟那个当官的又有什么关系。”

谈蒙喃喃的道:“是啊,江湖上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思索片刻,忽然双眸一震,颤声道:“除非,除非他知道的不是江湖上的事……”

王小斐道:“你说什么。”

谈蒙不答她,自顾说道:“难道这个胡大人就是……难道传说是真的。”

王小斐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哐当”一声门被打开,朴天尚站在门外,道:“二位,我家大人有请。”

胡濙坐在一张圈椅上,左右站着阚晋和汪远,却不见于槐。

“我的朋友呢。”谈蒙进门便问。

胡濙审视他道:“他真的是你朋友?”

谈蒙道:“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胡濙道:“我想知道的事已经知道了,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谈蒙道:“你们把他杀了?”

胡濙道:“说说你们两个吧,你们找他为什么事。”

谈蒙道:“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老朋友。”

胡濙笑道:“你觉得我会信吗。”

谈蒙道:“信不信由你。”

胡濙敛起笑容:“不管你们找他什么事,现在都可以停下了。”

谈蒙道:“你什么意思。”

胡濙道:“意思就是你们不必再活着了。”

谈蒙面不改色:“能让我们知道你到底是谁吗。”

胡濙向朴天尚使个眼色,后者说道:“告诉你们也无妨,我家大人乃是当朝的礼部右侍郎。”看来他们是想让谈蒙王小斐死得明白一点。

不过这种时候谈蒙必须装作糊涂,哪怕他真的明白了什么。

“我不明白堂堂的礼部侍郎找一个村夫干什么。”

胡濙道:“你们不用知道这些,可以上路了。”

阚晋汪远同时拔刀,两股迫人的杀气顿时充斥整间屋子,而最可怕的还是身后的朴天尚。

此人没有任何动作,但他的气势却是无声无息的压迫,犹胜眼前两把快刀。

“且慢,应天教!”谈蒙忽道。

胡濙果然一愣:“你说什么。”

谈蒙道:“我说白天杀人灭口是应天教。”

胡濙道:“你怎知是他们。”

谈蒙心念一动,听这话的意思,胡濙好像也知道应天教,便道:“我是根据胡大人手下猜测得来的推论。”

胡濙道:“说说看。”

谈蒙当即把他和王小斐的推论重新说一遍,胡濙听罢略一沉吟,道:“你们和应天教又是什么关系。”

谈蒙道:“我们跟他有点过节。”

胡濙道:“什么样的过节。”

谈蒙心念疾转,于槐不知是死是活,也不知胡濙从他口中知道多少事,这个时候不能再撒谎,只能如实回答。

于是把当年他们进京担任龙骧卫的事说了,只是隐瞒了《五藏真经》这一段。

胡濙并没有多惊讶,好像早就猜到。他道:“你跟我说这些,不怕我把你们当建文旧臣给抓起来吗。”

谈蒙道:“我们早就不是什么臣子了,来这里只为看看当年的朋友,顺带问一下有关宗法天的事。”

胡濙道:“宗法天什么事。”

谈蒙道:“胡大人应该早就知道宗法天曾经是锦衣卫千户吧。”

胡濙道:“那又怎样。”

谈蒙道:“应天教现在势力庞大,宗法天为了报当年的仇找到我们,我们势单力薄不足以和他抗衡,所以就想多联络一些人。”

胡濙道:“所以你们就想找于槐。”

谈蒙道:“没错。”

他这话半真半假,真的是他的确想联络一些武林势力对抗应天教,假的是他向胡濙隐瞒了此行的另一目的。

胡濙道:“单凭一个于槐就能对付应天教吗。”

谈蒙道:“当然不止他一个,我们打算号召武林正道人士齐心协力除此祸害。”

胡濙道:“江湖上不是一向推崇少林武当吗。”

谈蒙不知他这话何意,说道:“我们在来的路上确实听说一些消息,有些门派已经跃跃欲试,想推武当为首,联手铲除应天教。”

胡濙思索片刻,道:“我可以暂且相信你,你们可以走了。”

谈蒙道:“胡大人真的放我们走?”

胡濙道:“本官说话算话。”

谈蒙王小斐战战兢兢出了官驿,朴天尚问道:“大人,就这么放走他们吗。”

胡濙不答,脑子里一直在徘徊一句话“玄武出,莲华灿,龙应天,日月暗。”

谈蒙王小斐离开后,即刻奔走江湖,果然发现多方势力互通消息,要齐聚武当,请武当主持正道,惩奸除恶。

二人去了汀溪客栈找谈执中和叶流珠,没有找到,此后辗转多地,终于在江州地面找到了叶流珠。

母女重逢固然可喜,遗憾的是缺了谈执中。

谈蒙虽挂念儿子安危,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做,那就是去武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