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亡命之路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28字
  • 2022-05-01 07:45:00

那名武当弟子冷不防被抓住,奉太初夺过他的剑反架在他脖子上,笑道:“师侄莫怕,只要你师父不再往前,师叔我是不会难为你的。”

他被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劲的发抖,叫道:“师父救我!”

毕骁道:“奉太初,快放了我徒弟。”

奉太初道:“毕师兄,只要你放我一马,我决计不会伤害他半分。”

毕骁道:“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

奉太初动了动手里的剑,道:“我说师兄啊,我的本事你想必也是清楚的,眼下我有剑在手,你当我还会怕你吗,别说没你这徒弟,就算你我重新比过,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我这么说不过是给你一个台阶下,你可别给脸不要。”

毕骁咬牙切齿:“就算你今晚跑了,武当派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话音刚落,只听身后有人叫道:“师尊,徒儿来也!”

四剑童子拿着奉太初的宝剑和拂尘,绕过毕骁等人跑到奉太初身边。

毕骁怒道:“你们怎么来的!”

奉太初道:“徒儿,给你们介绍介绍,这位是武当派的毕骁长老,也是你师尊我的师兄,你们该叫一声师伯。”

四剑童子齐声道:“见过师伯。”

毕骁道:“邪魔外道,不配叫我师伯,我的徒弟呢,是不是被你们杀了。”

金剑童子说道:“师伯,这可怪不得我们,怪就怪你那几个徒弟武功太差。”

这时,毕骁等人身后又走来三个人。

这三人身着黑衣,脸戴面罩,看不清相貌,一只手提刀,刀还往下滴着血,另一只手不知道提了什么东西,也在往下滴血。

三人一言不发,就这么一点点走近,武当派众人顿感一股压力逼来,毕骁紧盯着他们手中提着的东西,面色忽然大变,原来这三人手上提着的竟都是人头。

毕骁徒弟的人头。

三人把人头往地下一扔,其中一颗咕噜噜滚到了毕骁的脚边,面朝上,嘴巴大张,一双眼睛死死瞪着毕骁。

奉太初道:“怎么样毕师兄,现在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了吧。”

毕骁气得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武当派弟子面面相觑,又是害怕又是恐惧,这三个黑衣人简直就像是阎罗殿里的无常。

谈执中看不清地下是什么东西,但从他们的表现来看,也大概猜到,不禁替武当派惋惜。

奉太初身后又出现三人,都是东瀛人装扮。现在单以人数看,武当派已经占不到上风。

奉太初手中那名武当弟子早被吓晕过去,一向嚣张跋扈的张俊仪,此刻脸色苍白,瑟瑟缩缩的说道:“师父,我们……”

毕骁捧起弟子的头颅,含泪道:“奉太初,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我们走!”

众弟子颤颤巍巍的抱起师兄弟头颅,跟在毕骁身后,奉太初把手中那晕过去的人往前抛去,叫道:“别忘了还有一人。”

一名弟子伸手去接,被撞倒在地,他们不敢再出言不逊,忍着怒火背着那人离开。

谈执中见武当派众人离开,正纠结要不要继续跟下去,奉太初和那些人说笑几句也要走,他决定再跟一跟,也许能有意外收获。

刚要动手,忽觉后背传来一阵寒意,他游目四顾不见有人,凭着气息的感知,惊鸿剑指着身侧的一堵墙,道:“出来!”

墙壁上生出一柄刀,飞斩谈执中。

刀后是一个身着黑衣,口戴面罩的人,与奉太初那伙人装扮相同。

谈执中运起五藏真气,惊鸿剑与来刀相接,“当”的一声清响,迸出一串火花。

来人前冲出刀,谈执中借力黏附,转了一圈,一刀一剑发出连续不断的,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叶流珠振臂,扭腕,挥剑。

敌人刀断,衣裂,膛开。

鲜血喷洒成天边一抹晚霞,和着醉人的余晖泻在叶流珠前襟上,如同窗棂间筛下的夕阳。

同样晚霞满衣的,还有池招云,奚寸金,夏侯靖,宗正。

这是离开南昌的第六天。

六天里,他们已记不清杀退多少追兵。

这些人中有韩露的手下,也有江西武林人士。

到最后,他们已经分不清究竟谁是谁,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分清。

他们当然无意得罪整个江西武林,只是那些“慕名而来”的人,把他们当成了奸邪之徒,对他们毫不心慈手软。

劫持韩少康韩大侠之子的,能是什么好人?

何况这个消息来自韩大侠之女,韩霖之姐,韩露。

于是这些人就认定了叶流珠等人是恶徒。

他们不想伤人,可也不想被人伤,那就免不了要见血。

这六天的日子并不好过,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们本以为拿韩霖在手里,就可以让韩露韩少康投鼠忌器放过他们,现在看来是错了。

所以,他们决定放了韩霖。

韩霖不以为然。

“现在放了我也没用了,即便我安然无恙回家,那些人也认定你们不是好人,这世上多的是‘侠客义士’,他们一定想尽办法杀了你们,一来可以扬名立万,二来可以讨好韩少康。”

韩霖的话不无道理,众人低头,默然。

“我们该怎么办,往哪去,哪里是个头啊。”奚寸金靠在石头上,头发凌乱,神情疲惫,全然没了伏虎神医的光彩。

宗正双眉一蹙,陡然想到一个人,却不知该不该说。

“在你们抓住我的第一天我就跟你们说过,没用的,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我的死活,这几天足够让你们相信我的话了吧。”

韩霖悠然说道,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你姐姐竟然能狠下心杀你,你爹难道不管?”池招云与叶流珠坐在一起,为小叶子包扎左臂伤口。

韩霖道:“管什么,他们也许巴不得我死。”

夏侯靖一边擦拭抹云剑上的鲜血,一边说道:“你爹是个伪君子,你姐是个毒妇,而你……哼,你们一家子可真够怪的。”

叶流珠道:“这些事究竟是你姐授意的,还是你爹。”

韩霖道:“我爹我姐什么样人想必你们也都清楚了,谁授意的还有什么区别吗。”

叶流珠道:“虎毒还不食子呢。”

韩霖还未开口,宗正先说道:“并不是每个人都配当父母,也不是所有父母都会对孩子负责,你们的父母师父对你们好,那是你们幸运。”

韩霖哈哈一笑:“没错,这点我倒很同意他的。”

宗正道:“你杀了你姐的手下,等于彻底和她翻脸了,今后恐怕你回不了那个家了。”

韩霖笑容转冷:“回不去又怎样,我也不想回去。”

这六天时间里,韩霖杀的人一点不比他们几个少。

从韩露的人嫌他碍事,对他下手开始,韩霖杀戒大开,不管来人是谁,只要想杀他们,必被反杀。

几天前他们还是互相提防的对手,现在好像变成了并肩作战的朋友。

“唉……”

一声萧索如秋日落叶的叹息,响起在众人耳边。

夕阳之下,韩少康缓缓行来,踏着燠热的晚风,披着凄艳的余霞。

霞光下是一张俊秀儒雅的脸,因岁月而增添了几分沉稳,仿佛不论什么时候,只要看见这张脸,就会感到安全。

本已回鞘的抹云剑再次握在夏侯靖手中,直指韩少康。

韩少康眼光掠过众人,落在韩霖身上,一阵颤抖。

“霖儿,你就这么讨厌这个家吗。”

韩霖反问:“你是来杀人的?”

韩少康摇头。

夏侯靖道:“别装模作样了,韩大侠,想动手就来吧,杀了我们好救走你儿子。”

“韩大侠”三字说得尤其重,满是讽刺。韩少康喟然道:“即便杀了你们他也不愿意跟我走,再说我为何要杀你们。”

池招云道:“韩少康,你到底想怎么样就明说了吧。”

韩少康道:“露露做的这些事我并不知情……”

池招云道:“你觉得我们会信?”

韩少康叹道:“我知道你们不信,可我还是得说。”

宗正道:“我们这几天被一波又一波的人追杀,这些人不都是冲着讨好你这个豫章太守去的吗,这一切都拜你那宝贝女儿所赐,你一句轻描淡写不知情,就想让我们相信你?”

韩少康道:“你们也知道那天我出门了,并不在南昌,所以家里发生什么事我也是回来以后才知道。”

韩霖道:“不要在这假惺惺了,要杀人就动手,不杀就走。”

韩少康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哀伤。亲生儿子对他这个态度,即便是名震武林的“豫章太守”,也难逃感情给他带来的攻击。

然而造成这一切的又是谁呢?

“诸位,我女儿做了这样的事,我本没有脸再来见你们,可我毕竟还是来了,就当是为我女儿所做的一切买单吧。我已经传出命令,韩霖并非你们劫持,请江西的武林同道高抬贵手。”

夏侯靖道:“你会有这么好心?”

韩少康道:“还有一件事我做不了主,那就是应天教的人也到了江西,他们很可能知道你们的行踪,接下来你们要一切小心。”

韩霖道:“应天教如果知道我们的行踪,那一定是你告的密。”

韩少康道:“我怎会告密,难道我想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杀死吗……算了,你们自己保重吧,后会有期。”

夕阳把他背影拉得斜长,说不出的孤单。韩霖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