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功成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11字
  • 2022-04-28 20:00:22

有关韩霖的身份在他没来之前众人已经猜测过,现在听他亲口说出,还是有点不可置信。

夏侯靖道:“你姐姐干的事有没有你的份。”

韩霖道:“她是她我是我,她干什么跟我没关系。”

夏侯靖不信:“是吗。”

韩霖道:“信不信随你。”

奚寸金道:“你爹知不知道你姐都干过些什么。”

韩霖道:“也许。”

奚寸金道:“那就是知道喽。”

夏侯靖道:“想不到堂堂的豫章太守,人人敬仰的大侠,竟然也是个伪君子。”

韩霖道:“越是出名的人,越不像你表面看到的那样。”

夏侯靖道:“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流珠道:“你爹成名几十年,如果他真的德行有损,是怎么做到几十年名声不坠的。”

韩霖道:“这世上有些人,撒谎撒着撒着自己就信了,面具戴久了就揭不下来了,不论做什么事都要想着符合这副面具。”

池招云道:“你的解药是从哪弄的,韩露给你的?”

韩霖道:“是我偷来的。”

宗正问:“韩露知不知道你来了这。”

韩霖摇头:“我不知道。”

奚寸金道:“这么说她很可能知道,那我们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屋顶上传来两声瓦片撞击的声音,院中跳入几条人影,衣袂带风,落地有力。众人脸色一变,池招云道:“借你一用。”解开韩霖两个穴道,让他可以行走,再由夏侯靖押着他,把剑架在脖子上走出去。

只见院中站着十多个手持兵器的人,屋顶上还蹲着两位,叶流珠运功细听,院墙外还守着不下十人,看来韩露这回是下决心杀人了。

眼前十多人为首的是梅岭双剑和葛世岱。

李家兄弟常常出入韩府,认得韩霖,见他被夏侯靖挟持,吃了一惊,心说今晚事情要糟。

因为韩露有令,不许伤害韩霖。

韩霖一见到李家兄弟登时火冒三丈:“是她让你们跟踪我的?”

李仁俊道:“韩小弟,我们才是一家人,你干嘛总跟着外人混呢。”

韩霖道:“韩露竟敢派人跟踪我,你们想干什么。”

李仁俊道:“这还不明显吗,我们来杀人啊。”

夏侯靖讥笑:“原来你也不了解你的好姐姐啊,杀人对她来说不过就是眨眨眼的事,何况跟踪你。”

葛世岱清清嗓子,道:“各位,你们今晚走不出去的,马上放了韩公子。”

夏侯靖把剑一紧,道:“就是走不出去才不能放了他。”

池招云道:“只要我们安全离开,马上就放人。”

葛世岱:“没用的,就算今晚你们出了这道门,也走不了多远。”

池招云道:“那就要辛苦韩少爷了,我们走多远,他就得走多远。”

葛世岱沉声道:“我劝你们考虑清楚了。”

池招云道:“我们的话已经很清楚了,让路。”

葛世岱无可奈何,一挥手,让开一条路,众人挟持韩霖快速走出,趁着城门还没关闭离开南昌。

韩少康之子韩霖被人劫持的事迅速传遍了江西。

江西武林受过韩少康恩惠,得过他帮助人不少,想要巴结讨好他的人更多,还有什么是比救出他儿子更能报恩,讨好他的呢?

所以叶流珠他们劫持韩霖,虽然暂时脱身,却又陷入一个更危险的境地。

走出南昌城,叶流珠感到一阵心酸。

又要离开了。

到底要去哪,还要走多久呢?

如果他还在身边,就算天涯海角,走到天荒地老又何妨。

谈执中睁开眼,洞中又是一日。

阳光自石孔间穿过,斜直打在石壁上,交错成一块斑驳的菱花,黯然如日落下的空房。

最后一遍运功,体内五道真气流转,已到了随心而发,任意而起的境界。

谈执中只觉得体内真气充盈无比,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五藏真经》大功告成。

韩少康派人送来的食物已经。谈执中有真气护体,一天不吃也不觉得多饿,就是苦了孙泽禄,饿了一夜肚子,今天还得接着饿。

谈执中已经记不清在这过了几天,只觉得身上很痒,而且发臭了。

这股味道在他刚刚到这,接触到孙泽禄时就已闻到,初时很厌恶,没想到现在也变得一样了。

孙泽禄靠在石壁上,两手耷拉在身旁,尽量不动来节省体力。他见谈执中睁开眼时精光暴射,只一瞬就恢复如常,深湛如渊。

“大功告成了。”

“孙叔,我这算是练成了吗。”谈执中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孙泽禄道:“是的。你实在是很幸运,都是那道闪电帮了你大忙,没有它你又怎么能在几天之内就练成五藏真气呢。”

谈执中道:“那孙叔练成它用了多久?”

孙泽禄道:“我算是没什么天分的,到你这个地步,整整用了十年。”

谈执中道:“我也没什么天分,都是老天爷给的。”

孙泽禄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练成了,这也许是上天对你的厚爱吧。”

谈执中起身,伸展两下腿脚,意念稍动,一股热气自手太阴肺经中府穴跳出,迅速滑过天府,侠白,尺泽等穴到达手掌,“砰”的一声闷响打在石壁上。

这一掌听声音力道不大,但里面却包含了强劲的内力,打得石室内轰隆隆响。

谈执中心中一喜,意念再动,商阳穴又是一股热气冒出,沿手阳明大肠经上窜,与手太阴肺经相接,两股热气合二为一。这第二掌的声音比第一掌更低沉,力道却更大,打得碎石脱落,山壁微微震动。

孙泽禄笑道:“好好好,大功告成了!”

谈执中到现在才终于相信,自己练成了流传数百年,无数武林人梦寐以求的神功。

孙泽禄道:“五藏真气不限于丹田,心肝脾肺肾,神魄魂意精,自成一气海,五气连以经络,相辅相成,又可各为一体。这门武功彻底打破了世人对武学的认知,张君房真乃天人也。不过……”

谈执中还沉浸在刚刚那两掌的威力中,茫然道:“不过什么。”

孙泽禄道:“你虽然大功告成,但《五藏真经》并非仅限于此。”

谈执中惊讶道:“并非仅限于此,难道它还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孙泽禄道:“根据真经原文所述,这门武功练到你这样的程度还不算十分圆满,最后一关才是最关键的。”

谈执中道:“最后一关是什么。”

孙泽禄道:“你现在调动真气只需一念,而真气也会随着你与人交手自动从相应的经络穴位中涌出,但你却只能控制其中一路,并且是与五脏相应的那一路,你刚刚出掌时是不是有这种感觉。”

谈执中道:“没错,我出第二掌的时候,真气的来源与第一掌不同,两股真气像是合为一体了,但实际上我还是只能顾得上其中一股。”

孙泽禄道:“这就是了,以你现在的功力控制不了五道真气。”

谈执中道:“难道这门武功可以同时发出五道内力?”

孙泽禄道:“原文写得很明白。心肝脾肺肾,神魄魂意精,自成一气海,五气连以经络,相辅相成,又各为一体。这门武功练到极致,就可同时控制五道真气,五脏为主,六腑为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谈执中不可思议的道:“意味着,发功者功力会增加五倍……”

孙泽禄道:“不错,意味着对手要同时面对五个你。”

谈执中惊呼:“那这门武功可有人练到过那个地步吗?”

孙泽禄道:“不知道,也许只有张君房本人,也许还有他的弟子。上册进入全真教以后就没在江湖露过面,有谁练过,练到什么程度,已经无从查问了。即便你练不到那个地步,以你现在的功力,江湖上也罕有敌手了。”

谈执中心想:“孙叔这是劝我不要太贪。真经虽好,但如果贪功冒进,只怕会反害自身,我从前因为体质原因练不成高深武功,如今因祸得福已经感激不尽了,至于能不能练到那个地步,一切随缘吧。”

他走到孙泽禄身旁,双手拉住铁链,道:“孙叔,我这就带你出去。”

“等等……”孙泽禄语气略显惊惶。

谈执中道:“怎么了?”

孙泽禄道:“你要我出去,要我去哪呢……”

谈执中道:“当然是去拆穿韩少康的真面目了,流珠云姐他们很可能已经见到他,说不定有危险,我得赶快去找他们。”

孙泽禄苦笑:“拆穿他的面目,我又是什么面目呢。”

谈执中道:“这些等我们出去再说吧。”

握紧铁链,真气灌注下只见铁链微微抖动,钉在石壁的那端发出“喀喇喇”的响声,谈执中吐气开声,“砰”的一声将铁链一头拽出,然后如法炮制,把孙泽禄手脚上绑着的四条铁链全部拔掉。

接着举起惊鸿剑,要砍断他的手铐脚铐。

此刻他有神功在身,不怕剑被砍坏,正运气间,忽听石室外一人说道:“孙兄,近来可好啊,兄弟我来看你了。”

孙泽禄面色大变,低声道:“是韩少康。”

谈执中道:“他怎么突然来了。”

孙泽禄道:“快,把铁链重新插进去。”

谈执中道:“为什么。”

孙泽禄道:“不要插紧,只要能骗过他眼睛就行,待会儿他进来你攻其不备,我们好逃走。”

谈执中依言把铁链重新插回洞里,洞内光线一暗,一个人站在圆孔外,说道:“孙兄怎么不说话。”

谈执中拿着剑躲在来时的那道裂缝后,孙泽禄道:“有什么话进来说,难道你连见我也不敢见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