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姐弟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67字
  • 2022-04-28 12:00:00

望着昏迷中的叶流珠和宗正,奚寸金一筹莫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奚寸金医术再精湛,没有药物也是无济于事,何况霸王蚕蛊非同小可,寻常蛊毒的解药起不了作用。

夏侯靖在一边又跺脚又搓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韩霖道:“我可以给你们找到解药。”

三人愕然,池招云道:“你说什么?”

韩霖道:“我说我可以给你们找到解药。”

池招云道:“去哪里找。”

韩霖道:“这你就别管了,总是我能找到。”

夏侯靖道:“蛊是韩露下的,解药应该也在韩露手里,你说你能找到,你跟她什么关系。”

韩霖道:“这很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们的朋友快死了。”

夏侯靖道:“可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韩霖道:“就凭我带你们来这里。”

夏侯靖看向池招云,这个人看起来和她很熟,那就听听她什么意思。

池招云道:“韩少康是你什么人。”

他们来到南昌以后,听说韩少康还有个儿子,就叫韩霖,年纪也和眼前这位差不多。

传言韩少康父子关系不大好,那天在滕王阁前,池招云等人就听人说过,所以有此一问。

韩霖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给你们找来解药。”

池招云实在看不透这人:“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韩霖道:“不是帮你们,是帮你。我是看在云姐你的面子上才给你的朋友找解药,否则他们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池招云正纠结之际,瞥见奚寸金朝她微微颔首,目光坚定,似乎很相信韩霖。

她道:“好,我信你一次。”

韩霖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既然云姐相信我,明天入夜之前,我一定把解药送到。”掩上房门离去。

池招云道:“奚神医,你刚才……”

奚寸金道:“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救他们。”

夏侯靖道:“你为什么刚才不说。”

奚寸金道:“刚才有外人在。”

池招云道:“什么办法。”

奚寸金道:“这法子关键在于你,只是你要受点罪。”

韩露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池招云不会中蛊,更没有算到会有个人去救他们。

池招云等人退走以后,梅岭双剑马上带人在附近搜了一遍,可惜没有发现任何踪迹,韩露随即加派人手,扩大了搜索范围,结果还是一样。

这让她很生气。

更让她意料不到的,是她弟弟的出现。

韩露回屋时发现房门是开着的。

她记得走的时候是关上的,没有她的意思,丫鬟们也不会随意进屋打扫,有谁来过?

韩露小心翼翼的靠近,发觉屋里有动静,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看来这人还没走。

竟然有贼偷东西偷到韩少康家里来了?

韩露正在气头上,当即推开房门,身形一动,穿过花厅疾扑里屋。

她动得快,那人动得也快,不等她扑至,那人扬手一掌反切出去,韩露怒叱:“哪里来的小贼,好大胆子!”左臂向上一格,右拳直捣那人后心窝。

拳至中途停下,韩露怒气冲冲的脸上瞬间转变成了惊讶。

“霖弟!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眼前这人正是韩霖。

“豫章太守”韩少康的亲儿子,她的干弟弟。

“就这两天。”韩霖收回准备捏她手腕的一招。

“你在我屋里做什么。”

韩霖耸耸肩:“想你了,来看看你。”

韩露打量他几眼:“你什么时候来的。”

韩霖坐在凳子上,倒了一杯水,道:“也就才进来。”

韩露眼神中充满了怀疑:“你也会想我?”

韩霖道:“我们是姐弟,我想你很奇怪吗。”

韩露笑道:“你有拿我当过姐姐吗。”

韩霖亦笑道:“你有拿我当过弟弟吗。”

韩露道:“这大半年你都去哪了,知不知道我和义父有多担心你。”

韩霖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漫不经心的道:“担心我什么,担心我还不死?”

韩露气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就算你不相信我,你难道也不相信义父吗,他可是你亲爹。”

韩霖反问:“你相信他吗。”

韩露道:“当然。”

韩霖又问:“那他相信你吗。”

韩露道:“你什么意思?”

韩霖道:“没什么意思。我走了。”

韩露道:“你怎么刚回来就要走,上哪去。”

韩霖道:“去哪不用跟你汇报。”

韩露道:“义父出门去了,过几天就回来,你……”话未说完,韩霖已经离开了。

韩露目光在屋里游荡一圈,最终落在梳妆台旁那个没有关严实的木盒上,嘴角扬起冷笑。

韩霖信守承诺,入夜之前带着解药找到了池招云等人。

这里的主人并非韩霖,而是韩霖在南昌的一位女性朋友,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

他提前和这位朋友打好招呼,可能要安排几个人在这躲一天。

于是这位朋友给他们准备了饭菜,不过这位朋友有点奇特,白天在另一间屋子睡觉,晚上却打扮得花枝招展出门。

就在她走后不久,韩霖到了。

池招云对韩霖的如约而至颇有些意外,韩霖在她意外惊讶的目光中拿出一个瓷瓶,道:“解药就在这。”

池招云接过递给奚寸金,奚寸金倒一粒在手里,靠近鼻子闻闻,然后又用手指在药丸上轻抹两下,伸进嘴里尝了尝,面无表情。

韩霖道:“放心吧,假不了。”

韩露不知道他回来,更不知道他会去偷解药,她的房间平常又不会有什么人进去,基于这三点,韩霖断定这解药不大可能是假的。

池招云道:“这解药你是从哪弄的。”

韩霖道:“偷来的。”

夏侯靖道:“怎么样奚神医。”

奚寸金道:“好像没什么问题……”

他倒出两粒颜色相同的药丸,分别给叶流珠和宗正吃下,过了一会儿,叫道:“不好!”

池招云夏侯靖二人大惊,忙凑过去问:“怎么了。”

奚寸金面色沉重:“这药有毒。”

韩霖道:“怎么可能!”走到池招云身旁去看,只见叶流珠忽然睁开眼,手出如风,抓住韩霖胳膊,按住曲池穴,韩霖顿觉手臂酸麻无力,不等他运劲挣脱,已被池招云连点了七处穴道。

池招云点这七下换了三家点穴功夫,虽然不得其精要,但她长期饮用“汀溪春雪”,功力醇厚,韩霖想在短时间内冲破穴道是不可能的。

“云姐,我好心给你解药,你却这么对我。”韩霖趴在地下,不见愤怒,只有些许忧伤和失望。

池招云略感歉疚:“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我们还需要你的帮助。”

韩霖道:“求人帮忙有这么求的吗。”

夏侯靖道:“我们不是求你,而是要求你,因为你现在没得选。”

宗正和叶流珠都已起身,韩霖刚好面向二人,问道:“百巳老妖婆的蛊毒厉害之极,你们没有解药是怎么解的蛊?”

夏侯靖笑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们有伏虎神医,什么蛊什么毒也不怕。”

韩露冷笑:“奚寸金就算医术通神,身边没有药也没用,我已经问过我朋友了,你们没有出过门,她这里也没有药,我就不信你们能解了百巳妖婆的蛊。”

宗正道:“事实就在眼前,现在倒在地下的人是你。”

韩霖叹了口气,道:“云姐,他们两个蛊毒是你解的吗。”

众人一凛,池招云道:“你怎么知道?”

韩霖道:“昨天晚上我救你们的时候,没发现你手上有伤,可我刚刚进门的时候看见了,是新伤,你和他们两个一直住在韩露那,韩露要下蛊一定是对你们三个,而你却没事,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池招云道:“你倒很聪明。没错,是用我的血给他们解蛊。”

韩霖道:“你的血能解蛊?”

夏侯靖道:“不然我们哪来的解药。奚神医,云姐这算是百毒不侵了吧。”

奚寸金道:“未必,只是蛇虫一类的东西毒不倒她。”

昨夜韩霖走后,奚寸金想到一个可以救叶流珠和宗正的办法,那就是让池招云放血给他们喝。

“汀溪春雪”药效奇特,所生之处百步以内无蛇虫,而池招云没有和叶流珠宗正一样中蛊,就是因为从小喝这茶,所以有了抵抗蛊毒的能力。

其实这也是奚寸金的猜测,能不能成还不确定,池招云二话不说就割破手掌,先放了小半碗血,分别给他们喝下,果然他们腹内的霸王蚕开始剧烈挣扎。

奚寸金再用先前的法子,用银针封住他们穴道,把内力逼向蚕蛊所在,四面八方挤压过去,不至于让蚕蛊进一步损害他们脏腑。

池招云放了整整一碗血,终于蚕蛊没了动静,在奚寸金银针催动下,二人吐出一滩臭不可闻的脓血,里面赫然有两条成人小指般的蚕。

蚕蛊吐出来以后,叶流珠最先苏醒,只用内力调息片刻就恢复如常。

宗正因为肝脏有疾,又被蚕蛊一番折腾,昏睡半天才醒,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来,所以韩霖进来以后他几乎没有说话。

这些事他们当然不必都告诉韩霖。

韩霖道:“你们现在抓住了我,想怎么样。”

池招云道:“只要说出你的身份来历。”

韩霖道:“你刚才还说要利用我,难道还没猜到我的身份吗。”

池招云道:“我们大概猜到了,只是想确认一下。”

韩霖叹道:“我叫韩霖,韩少康的亲儿子,韩露是我干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