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中蛊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20字
  • 2022-04-27 12:00:00

魏五九虽然吃了解药,但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任由他们摆布。

他不知道救他的人是大名鼎鼎的“伏虎神医”,诚如夏侯靖所言,以他的手段,想给人解毒,解到什么程度,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你们要我说什么。”

夏侯靖道:“当然是你和你背后的人。”

魏五九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

奚寸金道:“我们跟你无冤无仇,干嘛要杀你,只要你把知道的全说出来,我不但不杀你,还会救你。”

魏五九道:“可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要我说什么。”

夏侯靖道:“那就我来问你来答。那天跟你在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

“都是我的朋友。”然后说了几个名字,他们却连一个也没听说过,想必都是江西道上的。

“你们来南昌要干什么。”

“我来南昌已经很久了,那天是接到上面的指令,要我们躲起来。”

“你上面又是什么人。”

“负责传递指令的人叫葛世岱,我们都叫他一声葛老,曾经是江西道上有名的人物。”

“为什么叫你们躲起来。”

“不清楚,命令就是这样,让我们这段时间安分一点,不要惹事。”

“你们的首领是谁。”

“不知道,只知道都叫她‘姑娘’。”

“是个女的?”

“应该是,我没有见过。”

“你们这个组织叫什么名字。”

“琼花。”

“有多少人。”

“不知道。”

奚寸金问道:“你中的蛊是谁给下的。”

魏五九表情痛苦,悲声道:“是葛世岱,新加入的人都会有专门的人设宴接风,应该就是在酒菜里下的蛊,每十五天会给一次解药,否则发作的时候生不如死。”

奚寸金道:“看来是你们的首领用这种方式控制你们,这样的人也值得你们为她卖命?”

魏五九道:“不值得又怎样,反正没有解药也是死。”

奚寸金道:“如果我可以救你呢。”

魏五九道:“你……我跟你们又不认识,你们会这么好心?再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奚寸金冷笑:“就凭我是奚寸金。”

魏五九一惊,几乎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是伏虎神医?”

夏侯靖笑道:“你走运了,站在你面前的,就是连阎王都挠头的伏虎神医奚寸金。”

魏五九脸上的喜悦转瞬即逝,黯然道:“就算你们救了我,让他们知道了,我一样会死的。”

池招云道:“你从来没有见过那位叫姑娘的人吗,也没听别人说过她的身份吗?”

魏五九摇头:“只有上面的人才见过她,我们不过就是个跑腿的。”

夏侯靖忍不住笑道:“连跑腿的都要用蛊毒控制,你们这位老大究竟是不相信你们呢,还是不相信自己呢,哈哈哈哈。”

奚寸金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如夏侯靖先前所言,救醒这个人他们可以知道很多事,可现在看来这个人不过就是“琼花”里一个下层人物,连首领长什么样,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别提诊费了。

他给人看病解毒一向都是要收钱的,给这魏五九解蛊毒算是亏了。

池招云道:“这么看来,南昌的确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太平。”

宗正道:“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韩少康知不知道他干女儿做的那些事。”

夏侯靖道:“我们想一块了,韩少康能有今天的名声地位,说明他不是一个蠢人,既然不蠢,干女儿在他眼皮子底下干坏事,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叶流珠道:“如果他都知道,那……”

池招云叹道:“那就说明他根本配不上‘大侠’这个称呼。”

叶流珠道:“难不成又是一个伪君子。”

宗正道:“世上虚伪的人多了去了,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不见得就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光明正大。”

夏侯靖道:“嗯,这我同意,表面上光鲜亮丽,背地里指不定多脏呢。”

他们说话丝毫不避着外人,魏五九越听越糊涂,怎么都在说韩少康,这事跟韩少康有什么关系,又跟他干女儿有什么关系?

奚寸金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夏侯靖道:“离开这呗。”

白救一个人,坏了自己规矩不说,好容易来了南昌,以为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想到才出狼窝又入虎穴,连日的纠结苦恼此刻都爆发出来,奚寸金叫道:“又要跑,跑到哪里是个头啊,我不走了,我要回伏虎崖去!”

池招云,叶流珠,宗正三人面面相觑,心中登时了然,原来这就是他这段时间心不在焉的原因。

夏侯靖道:“你回伏虎崖,遇上应天教的人怎么办,你一个人能应付吗。”

“应天教,又是应天教,一个应天教还没完,现在又多了韩少康和韩露,我到底造了什么孽,我救过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福报吗,这算怎么回事!”

夏侯靖拍拍他后背,笑道:“别生气啊奚神医,气大伤肝你不会忘了吧,大家在一块,有什么困难一起扛啊,我们从伏虎崖到南昌也不是没经历过生死,不是都扛过来了吗。”

叶流珠道:“是啊奚神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团结一心,拧成一股绳,要不然不等应天教来,我们自己先乱了。”

奚寸金苦涩一叹。魏五九本来疑惑不解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不安,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声音从似远还近,毫无征兆的响起在众人耳朵里,听起来像是一首乐曲。

夏侯靖道:“什么声音。”

众人凝神细听,叶流珠道:“是筚篥。”

她之前在寿竹宫时,有一个教她吹竹笛的师傅,也就是竹雕大师李宗希的儿媳妇。

她用竹子制作过很多乐器,筚篥就是其中之一。叶流珠从小就见识过各种竹管乐器,所以一下就听出是筚篥的声音。

筚篥,也称芦管,因其吹嘴是芦苇管所制而得名,是胡人之乐。

南山截竹为筚篥,此乐本自龟兹出。流传汉地曲转奇,凉州胡人为我吹。

旁邻闻者多叹息,远客思乡泪皆垂……

筚篥音色凄凉,所奏乐曲自有哀怨无尽之感,深夜中听来更令人魂为之销。

现在就有一个魂销之人。

魏五九不安的表情终于转变为惊恐:“就是它,是它来了,就是这个声音。”

夏侯靖道:“你说什么?”

魏五九捂住耳朵,全身抖成一团:“我听过这个声音,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乐曲还在继续,众人围着一个颤抖的人,谁也不说话,场景很是诡异。

叶流珠忽道:“小心蛇!”

一道寒光闪过众人眼睛,将他们带回现实,照影剑下多了一条被斩成两截的赤练蛇,蛇身兀自在鲜血中扭动不已,看得人头皮发麻。

奚寸金道:“这里怎么会有蛇。”

夏侯靖道:“都入夏了,蛇虫出来活动也正常。”

池招云面色凝重:“只怕没那么简单。”

叶流珠道:“有东西在靠近我们。”

这里面属她内功最深,是以能先众人察觉到周围环境变化。

片刻后其他人也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虫子在草丛里爬行。

奚寸金叫道:“好多蛇!”

只见房屋的门窗上爬满了一条条各种花纹的蛇,这些蛇扭着身子,吐着信子,发出一声声“嘶嘶”的瘆人声音。

魏五九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躲在被窝里不住发抖,好像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只要躲起来看不见就没事似的。

抹云剑照影剑几乎同时出鞘,霎时间斩断十几条,蛇血溅得墙壁桌床都是。

蛇依然在逼近,丝毫不因同伴惨死而退步,反而更增斗志,其中几条过山风挺直身子冲向他们,被夏侯靖几剑斩断,说道:“得赶紧走。”

奚寸金道:“那这个人怎么办?”

宗正道:“带他只会拖累我们,让他自求多福吧。”

夏侯靖一剑劈开窗户,剑气分裂中断蛇纷纷跌落,众人自窗户陆续跳下,刚一落地,只见四面八方全是毒蛇,如同蛇阵把他们包围。

池招云解下锦鳞鞭,舞成一个圈子把众人护住,凡是沾上鞭子的蛇立马被她内劲震死。

夏侯靖叶流珠亦舞剑开路,奚寸金宗正走在他们中间。

筚篥声还在持续,这些毒蛇的行动仿佛是跟着乐曲的节拍,乐曲急促,毒蛇行动速度就会加快,并保持随时进攻的姿势。

蛇毒且多,但他们毕竟都是武功高手,又有兵器在身,也不惧毒蛇。

此刻已是深夜,大街上空无一人,灯火稀疏,只有一弯残月悬挂在天上,众人且战且退,往没有蛇的地方走。

乐曲声停了,毒蛇的行动也跟着停下,接着便四下散开,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奚寸金心有余悸,道:“这是怎么回事。”

池招云道:“是应天教,还是韩露?”

宗正道:“应天教里应该没有这样的人,这些蛇分明是有人控制的。”

这时筚篥声再起,乐曲由哀怨变得凄厉,仿佛失去家园之人的哭泣,令人闻之恻然。

叶流珠宗正面色齐变,忽然口吐鲜血,照影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叶流珠整个人也倒了下去。

池招云忙扶住她:“小叶子,你怎么了?”

那边宗正也倒了下去,夏侯靖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二人捂住肚子,脸色瞬间惨败,冷汗涔涔而下,似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池招云急道:“奚神医你快看看他们是不是中毒了。”

奚寸金忙搭上二人脉搏,然后翻开他们眼皮,又伸手在小腹按了按,随之而来的是叶流珠和宗正的两声痛呼。

奚寸金骇然道:“不是毒,他们中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