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龙潭虎穴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53字
  • 2022-04-25 12:00:00

一间不是很大的屋子里,一块破旧的床板上躺着一个面色赤黄的男人。

屋中飘着一股子霉味与蝙蝠屎的味道,那男人仿佛也已不属于人间。

奚寸金皱着眉,捂着鼻子说道:“你要我见的就是他?”

夏侯靖道:“就是他。”

奚寸金道:“这是活人死人。”

夏侯靖道:“现在还是活人,再等一等就说不准了。”

奚寸金道:“这人是谁啊。”

夏侯靖道:“这事等会儿再说,你先看看他有没有救。”

奚寸金暗骂了声见鬼,不情不愿的蹲下去,搭住那人脉搏,只觉脉象浮滑而短,再扒开嘴巴,舌上生疮,嘴里一股恶臭,奚寸金脸色一整,又把那人衣襟解开,用食指中指在腰背处按压。

夏侯靖见他表情严肃,问道:“怎么样,他中的什么毒?”

奚寸金摇摇头:“不是毒,可能是蛊。”

夏侯靖讶然:“他中的是蛊毒?”

蛊,这是让无数江湖人谈之色变的一种毒。夏侯靖很小就开始闯荡江湖,不知见过多少用毒高手,但蛊却是头一回见。

奚寸金道:“蛊和毒其实是两回事,所谓‘蛊’者,多取虫蛇之类,以器皿盛贮,任其自相啖食,唯有一物独在者,即谓之为蛊。”

然后对他说:“你去取一碗清水来。”

夏侯靖奇道:“做什么?”

奚寸金道:“要看看他中的是不是蛊。”

夏侯靖道:“可我上哪取水啊。”

奚寸金道:“院子里不是有口井吗,这破屋子里找找看有没有碗。”

夏侯靖嘟囔一句:“但愿井水没干。”过了一会儿,只见他端着一碗水走来。

奚寸金道:“我把他扶起来,你把这碗水放在他嘴边。”

夏侯靖依言照做,奚寸金用手在那人腹前太乙天枢二穴一按,然后迅速飞上喉部人迎穴,那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夏侯靖吓了一跳,忙用碗接住。

奚寸金把他放下,接过碗,道:“血液发黑,沉积不起,果然是蛊。”

夏侯靖道:“我听说一蛊抵百毒?”

奚寸金取出一张白色手帕擦擦手,道:“也不尽然,普通的毒也许比不上蛊,但厉害的毒也不是没有,这个要具体分析。”

夏侯靖道:“那他中的是什么蛊?”

奚寸金道:“从脉象和舌头生疮,以及脸色来看,应该是蜥蜴蛊,不过……”

夏侯靖道:“不过什么?”

奚寸金道:“我刚才用手指按他腰背的时候,没有胀满的症状,又不太像蜥蜴蛊。”

夏侯靖道:“连你也分辨不出吗,那该怎么解。”

奚寸金道:“你还没告诉我这人是谁呢。”

夏侯靖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你别生气,只要救醒他不就知道他是谁了吗。”

奚寸金道:“废话,街上那么多生病的人我都去救吗。”

夏侯靖道:“奚神医,你们是不是已经去了韩少康家了。”

奚寸金道:“他们去了,我没去。”

夏侯靖道:“你为什么不去。”

奚寸金道:“现在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夏侯靖道:“韩少康家不能待,得让他们赶紧离开。”

这下轮到奚寸金好奇了:“为什么?”

夏侯靖道:“其实这个人干系重大,他背后应该是一个势力庞大的组织,而这个组织很可能就在南昌。”

奚寸金道:“那这跟韩少康有什么关系。”

夏侯靖往门框上一靠,道:“韩少康是不是有个女儿叫韩露。”

奚寸金道:“倒是听说了。”

夏侯靖道:“你还记不记得在上清宫的时候,我去找谈执中的事。”

奚寸金道:“那又怎么样?”

夏侯靖道:“当时想废掉张家族长的那伙人,领头的是三个戴人皮面具的,其中一个是女扮男装,你还记得吗。”

奚寸金道:“好像叫路什么来着。”

夏侯靖道:“那个女人我在山下张家古镇附近看过她,所以我才会去上清宫出手阻止他们。”

说到这停了下来,奚寸金道:“你到底想……等等,你该不会是说那个女人就是,就是……”

夏侯靖点头:“就是韩露。”

没来由的一股恐惧袭遍奚寸金全身,倒在地上的男人脸色怪得可怕,好像随时都会诈尸,飞扑向他。

“你怎么确定是韩露?”奚寸金的声音都开始不自然了,他一刹那似乎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虽然捕捉不到,但那事的恐怖感已经向他蔓延过来。

夏侯靖道:“我来南昌已经五天了,在街上见过韩露。”

“你肯定是她?”

夏侯靖道:“肯定。”

奚寸金不断揉着手帕:“这么说韩露就是那个想要控制张家的人。”

夏侯靖道:“不一定就是她,但一定跟她有关系。”

“这么说招云他们在韩家很危险,等等,韩少康知不知道这事?”

夏侯靖道:“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的话,那岂不是……”奚寸金倒吸一口冷气,感觉这间屋子实在待不下去了:“那这个人又是谁。”

夏侯靖道:“这要从那天我们在路上遇袭说起。”

奚寸金道:“我正想问你这事呢。”

夏侯靖道:“那天我一个人去追他们,他们逃得快,等我穿过那阵白烟后就看不到他们人影了,我循着脚印和痕迹追,一路追到了南昌附近,虽然没有发现他们踪影,但我发现一伙人鬼鬼祟祟的,于是就跟踪他们,这伙人进了南昌城以后就分头走了,我只好跟着其中一个。”

奚寸金道:“就是他?”

夏侯靖道:“就是他,他武功不怎么样,没有发现背后有人跟着,我打算先出手制住他。”

奚寸金暗暗摇头:“你连对方什么底细都不知道就要出手,万一中了埋伏暗算呢。”

夏侯靖道:“此人武功平常,不过二十多招就被我制服,我问他究竟是谁,那一伙人又是谁,来南昌想干什么。”

奚寸金道:“他说了?”

夏侯靖道:“如果说了我就不会请你来救他了,他被我制住不久,就突然浑身抽搐,嘴里还大叫,我当时以为他想反抗,可看他表情很痛苦,一个劲的说快杀了我,快杀了我。”

奚寸金道:“然后呢。”

夏侯靖两手一摊:“然后他就这样了。”

奚寸金沉吟道:“也许就是一伙不相干的人。”

夏侯靖道:“不,我来南昌的一路上发现很多江湖人,其中不乏好手,这些人全部往南昌城聚集,可到了南昌附近又消失了,这个人一定跟他们有关系。”

奚寸金道:“所以你想让我救活他,好知道他们究竟是一帮什么人。”

夏侯靖道:“就是这样。”

奚寸金白他一眼:“这都是你的猜测,就算这帮人穷凶极恶,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夏侯靖道:“关系大了,你想想,韩露是意图控制张家的幕后主使,她又是韩少康的干女儿,而从我们离开上清宫往南昌来开始,就有这么多神神秘秘的人往这聚集,这会是巧合吗。”

奚寸金道:“你该不会觉得这一切都跟韩露有关吧。”

夏侯靖道:“不是觉得,是我认定这一切和韩露有关。奚神医,你一定要救活这个人。”

奚寸金无可奈何的道:“那他万一打死不说呢。”

夏侯靖道:“那就看你的了。”

奚寸金道:“什么意思?”

夏侯靖坏笑道:“你不要一次把他治好,以你的手段,这应该不难办吧。”

奚寸金道:“原来你小子的聪明都用在这上头了,怎么一到紧要关头就犯浑呢。”

夏侯靖道:“别教训我了。说了半天,你到底能不能治,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中的是什么蛊。”

奚寸金道:“我有说过我不能治吗。”他重新端起那碗被吐了黑血的水,碗中黑血散发着一股腥臭,还未溶开。

他道:“沉积不起,凝而不溶,他这个症状和我几年前在伏虎崖上遇到的一个人很像,那个人也来自江湖,而对他放蛊的,是一股叫‘百巳婆婆’的人。”

夏侯靖道:“难道就是苗疆一带的那个用蛊高手?”

奚寸金道:“就是她。”

夏侯靖道:“那这个人中的蛊也是她放的?”

奚寸金道:“这是鬼脸蝾螈蛊。据我所知,江湖上会用这种蛊的只她一人,当时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厉害的蛊,为了救那人可费了我不少功夫。这种蛊发作时不会一下子致死,我记得那人是隔几天发作一次,发作时的样子就和你说的这人差不多,所以我猜测,这种蛊是用来控制人的。”

夏侯靖道:“这么说你是能救了?”

奚寸金傲然道:“当然,第一次遇到我尚且能救,何况第二次。”

夏侯靖笑道:“我就知道伏虎神医不会让我失望的。”

奚寸金道:“我需要去城里的药店买一些药材。”

夏侯靖道:“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尤其不要说我身边有这么一人,万一被对方知道我们可能有麻烦。”

奚寸金道:“对了,池招云他们还在韩家呢,我们怎么办?”

夏侯靖道:“得让他们离开,就有劳奚神医跑一趟了。”

奚寸金叫道:“凭什么又要我解蛊又要我传信?”

夏侯靖拍拍他肩膀:“我现在不能贸然露面,不然我们功亏一篑。”

奚寸金道:“你不一向都是任性妄为的吗,什么时候也顾全大局了。”

夏侯靖道:“此一时彼一时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