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无用之用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19字
  • 2022-04-24 07:45:00

“你被闪电打中,内功虽然被废了,但同时闪电也打通了你身体里所有的闭塞,所以你初练真经,才会有顺畅无碍的感觉。”

谈执中喃喃的道:“这么说我是因祸得福了。”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奇妙,雷电不仅打通了谈执中经脉里与生俱来的闭塞,还将他全身气脉打开,成了一副绝佳的练武根骨。

所以他初入门,只用半天的时间就练到孙泽禄半年的功夫。

他真气运转之后,丝毫没有饥渴感,反而觉得精力充沛,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

夜间孙泽禄在一边睡觉,他就接着练,这一次他的感觉就像沐浴在暖阳春风之中,每一个毛孔都随意的张开,接纳一切,说不出的舒服,不舍得停下。

不知不觉一夜过去了,第二天孙泽禄看他精光湛湛的眼神,就知道这一晚上他又进步不少。

如此过了七天,谈执中每两天才吃一点东西,留下食物给孙泽禄。

这天清晨孙泽禄吃完最后一块干粮,喝下最后一口水后,说道:“再过一两天吧,韩少康的人就会送东西来了。”

谈执中道:“我凭着真经内功一两天不吃不喝没什么大碍,可孙叔你能坚持吗。”

孙泽禄道:“就算我是个废人,一两天不吃也死不了,大不了韩少康的人送东西来之后你少吃点,多留点给我就是了。”

谈执中笑道:“好。”

孙泽禄道:“这几天练得怎么样。”

谈执中道:“从昨天开始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每当我动意念的时候,身体里的真气就会马上出现,而且每一次都不固定,非常随意,来得也很快,我几乎都控制不住。”

孙泽禄道:“这就是《五藏真经》奇特的地方,练到最高境界,五脏六腑,周身经络,任意一个地方都可以藏气,气随意动,只要意念一生,真气立马响应,而真气产生之处也都不相同,可以是手三阴经中的一条,也可以是手三阳经中的一条,甚至一个穴位,都可以做到藏气生气,彻底摆脱上中下三丹田的桎梏,不过这是就最高境界而言,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藏气于五脏为基础,你能有这样的感觉,说明你已经有所小成了。”

谈执中道:“这么快。”

孙泽禄叹道:“我用了几年时间也才练到你这个地步。”

谈执中道:“其实并不是我多有天赋,这一切恐怕都要拜那道闪电所赐,是它帮了我。”

孙泽禄道:“你被雷电打中而不死,这是上天对你的眷顾,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日后的成就不可估量。”

谈执中看看自己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双手,茫然想道:“我以后的成就……”

孙泽禄道:“你现在练了《五藏真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功力只会越来越深,真经与其他武学并不相悖,也就是说你在和人动手时,可以同时使用两种内力,有这样的神功加持,你现在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你可想过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吗。”

“什么样的人……”

谈执中陷入沉思。

这样的问题他不是没想过,早在刘家村时,少年时代他就想过这个问题。

那时候他还常常和叶流珠在信中讨论,不过书信来往毕竟不便,所以不能畅所欲言,他还想着以后见到叶流珠,好好讨论讨论这个问题。

后来真的见到叶流珠,却因为应天教的事给耽搁了。这一耽搁,几乎就给忘了。

即便不耽搁,不忘,也不见得就能得到答案。这种人生大问题,岂是一朝一夕能够想通的?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背后牵扯到的事太多,也太复杂了。

谈蒙知道他体质不适合练武,也不想再让他混迹江湖,所以想让他读读书,就算以后当不了官,当个教书先生,也好过刀头舔血的日子。

谈执中却不想走这条路,他还记得离开刘家村时,和周俭说过,他想去江湖上看一看。

可看一看之后呢?

像大多数江湖人那样,扬名立万,开宗立派,甚至称霸江湖?

这些谈执中都不想,至少不那么想。

“孙叔,其实说句实在的,有时候想想,我这个人挺没用的。”

孙泽禄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奇道:“为什么这么说。”

谈执中道:“我这个人对功名利禄看得没那么重,也没有什么称雄称霸的野心,说好听点叫淡泊,说难听点……就是胸无大志吧。”

孙泽禄道:“可人活一世总要做点什么的,哪怕你是回乡种地,也需要想想。”

谈执中道:“我没有想过我以后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呃……孙叔,你读过《庄子》吗?”

孙泽禄道:“听说过这人,道教的南华真人嘛。”

谈执中道:“《庄子》里有一个故事,说的是有一个叫南伯子綦的人去商丘游玩,看见了一棵非常高大的树,树荫能够遮住一千辆驷马大车,南伯子綦就很好奇,这是一棵什么样的树呢,一定有它奇异的地方。”

“于是就开始观察这棵树,抬头看它的树枝,弯弯曲曲的,不能用来做栋梁,低头看它的主干,又很疏松,不能当棺材,这种树还有毒,用舌头舔一下树叶嘴巴就会溃烂,闻一下它的味道都会昏倒三天三夜。南伯子綦明白了,这是一棵没有用的树,之所以长得那么高大,就在于它没用。神人以此不材。”

孙泽禄皱着眉,作思索状,谈执中接着说:“最后面还有一句话,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说明白点。”

谈执中道:“山上的树木因为具备各种用途,所以才会遭到砍伐,它们的油脂可以用来燃烧,所以才会被取走,肉桂和漆树,前者可以制成香料,后者可以用来制漆,因为这些树都有它的用处,所以它们会被人砍掉,如果它们像南伯子綦看到的那棵树一样,什么用处也没有,不就可以保全了吗。”

“无用之用……”孙泽禄仔细琢磨这句话,片刻后,说道:“所以我如果不去找韩少康,我不会落得这个地步,如果我像那棵树一样,做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人,那么谁也不会知道我学会了《五藏真经》。”

谈执中“咦”了一声,道:“这点我倒没想到。”

孙泽禄道:“可是那样畏畏缩缩一辈子,还有什么意思吗。”

谈执中道:“或许关键在于个人的心境和选择吧……”

孙泽禄道:“这么说你是想当一个无用之人了。”

谈执中道:“也许吧,但,谁知道呢……即便我想,现实可能也不会允许,毕竟我们还有应天教这个大敌。”

孙泽禄道:“一辈子还很长,这些问题可以慢慢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真经给练成。”

是啊,一辈子还很长,可这些问题我该跟谁去讨论呢?

流珠,云姐,你们都还好吗?

叶流珠和池招云此刻正在韩少康府上。

韩少康听闻是故人之后来找他,丢下手头所有事,亲自迎接了叶流珠池招云和宗正三人。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宗正依然用假名字田归园。

韩少康没想到这两位故人之后身边还跟着一个,不过来者是客,韩家自然以礼相待。

韩少康十分感慨,上一次见到王小斐她还没有嫁人,薛春梅也还没有收徒弟,这一晃二十年,王小斐的女儿,薛春梅的徒弟竟然都这么大了。

“老喽,老喽,岁月不待人啊!”韩少康白净的脸上现出几缕皱纹,若非如此,任谁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

这是叶流珠等人首次近距离接触他,上一次在滕王阁只是作为看客远远的望着。

韩少康的相貌风度,称得上“丰神俊朗”四字,加上他内功修为深厚,给人以一种汪洋大海难以测量之广阔感。

池招云也在心里暗赞,她随师父经营客栈,三教九流的人见过不少,但像韩少康这般风度的着实罕有。

“韩大侠看上去一点不老。”叶流珠道。

韩少康呵呵笑道:“我比你娘还大好几岁呢,说起来我都二十年没见过她了,你娘还好吗,还有招云,你师父还好吗。”

二女面色一黯,韩少康察言观色,忙问:“怎么,出什么事了?”

叶流珠道:“韩大侠,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想请你出手帮忙的。”

韩少康道:“但说无妨。”

叶流珠道:“云姐,我们该从哪说呢。”

池招云道:“就从你来汀溪客栈前开始说吧。”

叶流珠就把谈执中来找她开始,一直到他们进南昌,经历的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她既然想请韩少康出面对抗应天教,就不能对他有所保留,包括谈执中坠崖,夏侯靖因追敌失踪都说了出来。

饶是韩少康几十年修为,也被他们的经历震骇,脸上不时露出吃惊的表情。

“应天教,宗法天……这些年其实我一直在调查,宗法天离开皇宫之后,到应天教出现江湖之前,这之间他都干了什么,可惜我什么也没查到,想必是宗法天有意隐藏他的过去。”

叶流珠道:“宗法天记恨当年我娘和谈伯伯刺他的那一剑,所以找我们报仇,想把我们赶尽杀绝。”

韩少康道:“不止你娘和谈蒙,其实当年我们六个人都和宗法天有过一些不愉快。原来江湖上最近盛传的,大败应天教的几位少年英雄就是你们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