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当年事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57字
  • 2022-04-23 16:12:14

孙泽禄道:“说起《五藏真经》,就不得不说张君房。此人少年学医,后来从文,中了进士后入朝为官,担任过集贤校理,大概就是负责经籍的编纂校对的事。宋真宗赵恒崇信道教,命宰相王钦若负责整理新道藏,张君房就成了具体的整理校对人之一。”

“历经几年的辛苦,终于把新道藏编成,命名为《大宋天宫宝藏》,张君房就是在整理道藏时,从道教修炼心法中得到的启发,结合自身学过的医术,悟出了一套空前绝后的武学,也就是《五藏真经》。”

“悟道之路当然不会那么容易,相传他花了几年的时间,才把这套武功给完善,然后写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声张,因此没人知道他身负绝世武功。”

谈执中道:“那后来呢,这本经书又是怎么流传下来的?”

孙泽禄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说道:“这个张君房实乃武学奇才,相传他晚年又悟出一套神功,凭借这门功夫尸解成仙。”

谈执中道:“成仙……这可能吗?”

孙泽禄道:“传言就是这样,是不是真的成仙谁知道了。他那套武功相传名叫《三尸神解经》,不过只是相传,谁也没有见过,也许曾经有人见过,但是后来流传下来的,也只有《五藏真经》。”

谈执中道:“江湖传说大多不可信,人怎么能成仙。”

他虽然不是多忠实的孔孟门生,但对于成仙这种事还是持怀疑态度。

孙泽禄道:“张君房一生只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路东亭,一个叫贺川风,他把真经分成上下两部,分别教给两个徒弟,路东亭后来出家当了道士,行踪不定,而贺川风却凭借下半本真经纵横江湖,罕逢敌手,称雄数十年,直到他死,这下半本真经才在江湖上流传。”

谈执中道:“所以孙叔你们当年想找的就是这下半本?”

孙泽禄道:“非也,我们要找的是上半本。就我们所知,下半本真经上一次出现,还是好几十年前,之后就再也没听说过了,事实上我们几个也找过下册,可是找不到,所以只能打上册的主意了。”

谈执中道:“这么说上册很容易找到了?”

孙泽禄笑道:“并不容易。”

谈执中道:“在哪?”

孙泽禄道:“皇宫。”

谈执中奇道:“怎么会在皇宫?”

孙泽禄道:“路东亭做了道士以后,上本经书就在道门中流传,后来传到了全真教祖师王重阳的手里,全真教是玄门正宗,武功繁多精深,对于《五藏真经》并不觉得多高明。王重阳死后,这本经书就落到了丘处机手里。”

谈执中没想到一本武功秘笈背后竟然有这么多的曲折。问道:“那又是怎么到的皇宫里呢。”

孙泽禄道:“南宋末年成吉思汗崛起,建立了大蒙古汗国,兵锋之盛无人可挡。他听说过丘处机的名声,于是派人去山东请他,丘处机当时已经是七十多的高龄,带着十八名弟子跋涉万里,抵达西域大雪山,见到了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询问丘处机治国之道。蒙古人凶悍嗜杀,铁骑所经之地尸横遍野,丘处机一路西行想来也见过不少倒在蒙古铁蹄下的尸体,于是借此机会劝诫成吉思汗,要他敬天爱民,宽仁治国。”

谈执中听得连连点头,心想这位长春真人不愧是得道高人,不过以蒙古人如此秉性,会听他的吗?

“成吉思汗又问了丘处机长生之法,丘处机回答他要内固精神,外修阴德,其实就是劝他停止征伐,成吉思汗倒也听进去了,减轻了蒙古统治地区的杀戮政策。”

谈执中道:“想不到连成吉思汗这样的雄主,竟然也想着长生不死。”

孙泽禄道:“长生当然好,是人都会想,越是他那样的人越是怕死,古往今来多少帝王晚年不都在追求长生吗。”

谈执中道:“丘处机只说了这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孙泽禄道:“当然不是,成吉思汗当然不会满足于这一两句简简单单的话。所以丘处机给了他一本经书,要他勤加练习,并做到清心寡欲,自然可保体泰。”

谈执中道:“不会就是《五藏真经》吧?”

孙泽禄道:“就是它。”

谈执中道:“无数江湖人朝思暮想的东西,竟然被丘处机送给成吉思汗了……可是,可是这经书上的武功那么厉害,被蒙古人学去,对汉人岂不是一个灾难?”

孙泽禄道:“我们当时也是这个想法,不过当我看到经书的内容之后,我有了一个猜测。这本经书乍看和道教一般的练气方法无二,加上当时江湖上争抢的只是下册,上册踪迹难觅,少有人问津,所以我猜想王重阳和丘处机都没有仔细研究这本经书,或者说他们根本不认为这本经书里是绝世武功,只把他当成一般的行气导引之术传给了成吉思汗。”

谈执中忙问:“那后来呢。”

孙泽禄道:“那之后不久,成吉思汗就去世了,我们也没听说蒙古横空出世什么高手,想来想去,应该是蒙古人也没有意识到这本经书的价值。”

谈执中叹道:“其实大宋朝天气数已尽,就算上下册经书全在汉人手中,也难力挽狂澜。”

孙泽禄赞道:“你能这样想很不错,说到底不过就是一门武功罢了,天下大势又岂是区区一套武功所能左右的。”

谈执中道:“成吉思汗死后这本经书怎么样了?”

孙泽禄道:“之后的事情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本经书一直存放在蒙古的大都皇宫,哦,那时候已经是大元朝了。后来我朝太祖兴兵凤阳,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蒙古人被赶走,大都被太祖占领,太祖进了皇宫之后,把皇宫内所有藏书通通保留下来,待大明定鼎之后,全部转移到了大明的皇宫里。”

谈执中道:“难道你们当时进皇宫……看的经书?”

孙泽禄笑道:“你是想说我们进皇宫偷东西吧。皇宫是什么地方,哪是那么容易进去的。”

谈执中道:“可孙叔你刚刚说你看过真经内容。”

孙泽禄道:“你听我说完。我们六个人当时得知真经藏在大内,又兴奋又担忧,为什么兴奋就不用说了,担忧的是我们该怎么进去,也真是老天保佑,没过多久我们就等到了一个机会。”

“你应该也知道,太祖的太子朱标早死,太祖立了朱允炆为皇太孙,也就是后来的建文皇帝。”

谈执中奇道:“这跟建文皇帝有什么关系吗?”

孙泽禄道:“朱允炆那时还是个少年,太祖子嗣众多,个个功劳卓著,尤其是燕王朱棣,战功显赫,本来朱标早死,按照长幼顺序该往后排才是,可太祖却立了一个皇太孙,你想想他那些叔叔们心里会怎么想,朱允炆自己心里又会怎么想。”

谈执中道:“当然是不放心,所以建文皇帝登基之后就开始削藩,以至于酿成了燕王兵变,夺了他的皇位。”

孙泽禄道:“这都是后话了,当时太祖也担心这个皇太孙的安全,于是在民间招募了一批高手,入宫陪侍左右。”

谈执中道:“难道你们就是借着这个机会进的宫?”

孙泽禄道:“不错,太祖一共招揽了一百人,这些人个个武艺高强,而且全部来自民间,没有官府背景,我们六个人就在其中,当时我们别提多高兴了,终于离真经又近了一步,可皇宫大内毕竟不比其他地方,我们又还有职责在身,不能随意行走,入宫两年,我们竟然毫无所获。”

“两年后,太祖驾崩,朱允炆登基,我们当时已经心灰意冷,私下商量着想离开皇宫,而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进到了皇宫里藏书的地方。”

谈执中道:“你是怎么进去的?”

孙泽禄笑道:“我一个同乡在宫中当太监,对皇宫很是熟悉,我在他的帮助下才进去的。”

“果不其然,我在里面找到了《五藏真经》。那时候我险些叫出声来,我记得我当时是颤抖着手把它翻开,匆匆看了两眼后,我就装入怀里带回去了。”

谈执中失笑道:“孙叔挺勇敢。”

孙泽禄道:“不如说是不知天高地厚吧。我带回去之后连夜抄录下来,在我同乡的帮助下再一次潜入藏书楼,把真经放了回去。”

谈执中道:“这么说真经的原本还在皇宫里。”

孙泽禄道:“应该还在。”

谈执中越听越有兴趣,问道:“那之后呢?”

孙泽禄沉默片刻,道:“执中,如果换成是你,你当时会怎么做。”

谈执中道:“什么意思?”

孙泽禄道:“你爹,小斐他们并不知道我拿到了真经。”

谈执中道:“孙叔是说你没有给他们看?”

孙泽禄道:“是的,我违背了我们六人进宫前立下的誓言,把经书独吞了。”

谈执中愣了愣:“那也情有可原,毕竟对于一个练武的人来说,这诱惑实在太大了。”

孙泽禄道:“如果当时换成你,你不怪我?”

谈执中叹道:“别说是我,换成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抵挡不住真经的诱惑。”

孙泽禄自嘲的道:“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是个小人。从那以后,我每每想到你爹他们,就觉得愧疚。”

谈执中道:“那里面的武功孙叔都练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