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洞中囚徒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35字
  • 2022-04-21 20:00:30

他感到眼皮渐渐沉重,意识随着眼皮的下阖坠入无底深渊,眼前那一点亮光终于越来越弱,直到消失。

恍惚中他坐在一张小凳上,胳膊下是一条褐色的长桌,手里捧着一本纸张发黄的《诗经》,摇头晃脑的念着:“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

身后响起先生那严厉刻板的声音:“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谈执中,念书要认真,不要辜负了你爹对你的期望。”

泛黄的纸张逐渐褪色,如同魔幻般浮现出了一张女子的脸。

那是一张谈执中百看不厌的脸。

“执中哥哥,你怎么不过来啊?”

女子俏生生的站在他眼前,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满含无限柔情。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流珠,等等我!”

谈执中拔步追过去,叶流珠清丽的面庞触手可及。

忽然,脚下一空,“扑通”一声,整个人掉入水中。

谈执中拼命挣扎,两手在水中不断翻腾,左手抓住一人肩膀,右手惊鸿剑转瞬刺入,一股血泉喷射而出,化为紫色闪电,撕裂长空,挟万钧之力劈下。

眼前是夏侯靖,宗正,池招云,奚寸金,叶流珠的尸体,他们眼神早已涣散,却都看着谈执中,无边的悲愤和悔恨充斥在他胸膛,借雷霆之力倾泻而出。

“叮铃,叮铃。”

谈执中忽然停下,这是什么声音?

“叮铃,叮铃铃……”

是雷电?

不,雷电怎么会有这种声音?

“唉……”一声浑浊沉重的叹息,将谈执中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他缓缓睁开眼,头顶的窟窿依旧还在,窟窿外的天空亦没什么变化,青如汝窑碗底。

洞中光线变得昏暗,应该是到了傍晚吧。

“我没死?”

谈执中动动手,惊鸿剑还握在手中。

真的没死?

不敢相信的坐起来,四肢越发无力,饥饿感却不见了,应该是饿过头了吧。

谈执中看看周围,不出意外的,仍是他一个人。

原来刚刚是做了个梦。

“流珠……你现在怎么样了?”

梦中那一幕重返脑海,叶流珠,池招云等人的尸体,还有他们那不甘的眼神。

霎时他出了一身冷汗,猛的站起,因为虚弱导致头晕目眩,几乎摔倒。

他扶住身旁的石头,仔细回想刚才梦到的那一幕。

他们难道已经……

不,不会的,我记得我看见了那一剑击中了应天教人,他们应该不会有事。

不行,我得出去,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寻找的路上,绝不能死在这。

谈执中勉强站直了身子,往周围寻找出路,惊鸿剑有气无力的拿在手中,在石头上碰撞出一声又一声的脆响。

等等,这声音……

他用剑磕了磕石头,发出“叮”的一声。

这声音我好像听过?

梦里那“叮铃叮铃”的,难道是我的剑发出的声音?

不可能,我那会儿睡着了,剑自己怎么会发出声音。

“叮铃叮铃……”

这像是金属声,难道这山洞里除了我还有别人?

一阵喜悦涌上心头,谈执中既然已经抱定了求生的决心,那么就不会再轻易失望懊恼。

他在山洞里一步步搜寻,时不时趴在山壁上,仔细聆听洞中声音。

由于没了内力,听力已和常人无二,但他并不气馁,不放过任何一次努力。

“叮铃,叮铃……”

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抑制不住的喜悦支撑他循着声音找去。

他一边走一边趴在壁上听,这声音并不规律,听了几声后就再也听不见了。

谈执中凭着判断继续往前走,不知爬高登梯了多少次,终于看见前方两块巨石间露出一道裂缝,宽有五六尺,刚好能容他通过。

裂缝后有光亮,似乎别有洞天。

谈执中愣了愣,举步往里走,穿过裂缝后果然看见一间石室,一侧的山壁上透出数十道光,照得室内玲珑闪烁。

“叮铃叮铃”声音再起,这一次近在眼前了。

他绕过石壁,眼前景象让他呆住。

只见一个男人坐在室中一侧,双手双脚都被绑上铁链,有儿童手臂粗,铁链的一头插在山壁里。

那男人看上去四十多岁,衣衫破旧,胡子拉碴,头发凌乱,一双眼睛如同饿中猛虎。

谈执中下意识往后退了退,正撞在石头上,那男人一直盯着他看,嘴角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冷笑。

谈执中的目光忍不住下移,落在了他身前的几个盘子上,盘中是吃剩的饭菜残渣,还有一堆鸡骨头,盘子的一边还放了一个瓷瓶,不知里面装的什么。

那股消失的饥饿感再次袭来,谈执中咽了几口口水,艰难的把目光移开,说道:“前辈,你这是……”

中年男人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谈执中没有注意到那人的眼神是在看他手中的惊鸿剑。

谈执中被看得发毛,心想你吃完东西不会就要吃我吧?

鼓起勇气问道:“前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是,还是这个样子?”看他的样子像是被人用铁链囚禁在这里。

中年男人还是不说话,谈执中道:“在下因为一次意外到了这山洞,正在找出去的路,没想到找到了这里……无意打扰前辈清净……”

说几句话咽了好几次口水,话尾被狂叫的肚子所代替。

中年男人冷冷一哼,抓起瓷瓶往嘴里送,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谈执中没有闻到酒味,那瓶子里应该是水。

他实在要饿疯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前辈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还被绑上了铁链?”

“你跟我这装什么蒜!”

谢天谢地,终于说话了。

谈执中道:“前辈说什么?”

他又不说话了,把喝完的瓶子放在一边,闭目养神,连看也懒得看他。

谈执中注意到他身后还有一个食盒,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放了吃的,他强忍着饥饿和室内食物残余香气里应外合的打压,想道:“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人,他手脚都被上了镣铐,衣服又破又烂,看这样子应该是被人囚禁的,可他竟然还有这么丰盛的食物,食物是从哪来的?”

“啊,既然是囚禁他,那就是不想让他死,一定是囚禁他的人送来的,可是从哪进来的呢,难道是从那个窟窿?”

谈执中满腹疑窦,再看室内那些光亮,它们来自山壁上数十个小孔,每一个孔直径都有一两寸,分布在那怪人右手边。

他试探性的往前走两步,中年男人陡然睁开眼,喝道:“你想干什么!”

谈执中吓了一跳,忙道:“我,我想看看那些洞眼……”

中年男人再次沉默,谈执中站了一会儿,见他没反应,继续往前走。

这些孔大小相差不大,斧凿痕迹明显,是人工打穿。他趴在孔后往外看,赫然看见了青山绿树。

这才叫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谈执中不断挪动身体,贪婪的看着外面景色。

过了好一会儿,那怪人没有动静,谈执中心里想道:“看来这里已经接近山外了,这些孔不知道有多深……呃,人工打穿的,应该不会太厚。”

他又转过身在墙壁上摸索,中年男人好像忍不住了,叫道:“小子,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谈执中心道:“这人怎么老是说这么奇怪的话,好像认识我一样。”

中年男人见他不搭理,更增怒意:“小王八羔子,老子跟你说话呢,你聋了还是哑巴了!”

铁链被他摇得哗啦啦响,谈执中怕他忽然对自己出手,以他现在的状态可挡不住。

忙转身挥剑,使了一招“横戈盘马”,却因体力不支,脚下一软,招式还没使完就摔在地上。

中年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又被冷漠代替:“你到底想搞什么鬼,想动手就赶快动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他体力几乎消耗殆尽,本就快到了极限,这一摔又把他摔得满眼繁星,天旋地转。

中年男人冰冷的声音飘向远方:“好啊,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性命攸关的时刻,谈执中很想开口问他要点东西吃。

可我要了他就能给吗?

与其被他羞辱,那我宁愿饿死!

“我说小子,看你那样就快不行了吧,我这还有点东西吃,你求我,我就给你。”

谈执中眯着眼,嘴唇翕动,似有话说。

“对啊,求我啊,就是这样,快开口求我,我马上给你东西吃。”

“我求你……”谈执中有气无力的道。

“哈哈哈哈,撑不住了是不是,窝囊废,软骨蛆,没出息的东西,大点声求我!”

中年男人语气接近发狂,声音回荡在整个石室中,震得谈执中脑子嗡嗡作响。

“我求你,我求你干什么……”

中年男人一愣:“你不想吃饭?”

谈执中很想说几句有骨气的话,但实在没力气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两个字:“不想。”

中年男人道:“那你就饿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