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劫后余生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37字
  • 2022-04-21 12:00:28

谈执中缓缓睁开眼,周围一片漆黑,他用力的眨了两下眼,眼前还是漆黑一片,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涌上他脑海。

难道我失明了?

他感到身子冰凉,身体下是个十分坚硬的东西,感觉上不太平整,可能还有很多石头。

右手食指抖了一下,等等,我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眼前忽然现出一道微弱的光芒,光芒的尾端被他紧紧握在手中,隐约可以看见因为用力而已经变得苍白的手指。

惊鸿剑还在。

谈执中松了口气,我没有失明。

这股恐惧一退,他头脑渐渐清醒,下半身的冰凉感撺掇他赶快爬起来。

左手撑住地下,只听“哗啦啦”几声,原来他下半身是泡在了水里,谈执中坐起,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开始能看见一些东西了,屁股下是一片浅滩,脚下是一条小河,应该不深,通往黑暗之中。

他看看河的两端,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不知道身在何处。他努力回想着从丝落瀑坠下之后的情景,恍惚中只记得瀑布下有条河,当时下着大雨,自己被大水冲着漂流,危急之中不知从哪来的一棵小树,他死死抱住,之后的事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难道是我顺着河漂到这的?

谈执中开始打量周围环境,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在这暗无天日的领域里和他叫板。

虽然没有光亮,但谈执中可以断定这里是一个山洞,应该就是水流把他冲到了这里,瀑布下的河水连通着山洞里的暗河。

既然有暗河,那就一定有出口!

谈执中精神一振,想要站起来,双脚一阵发软,往下一滑,“扑通”一声又坐在地下。

地面凹凸不平满是碎石,硌得他呲牙咧嘴,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疼痛,他心中忽然升起另一股恐惧,他忙盘腿坐在地上运功调息,这一运动不要紧,把他惊得目瞪口呆,自己的丹田里竟然空空荡荡,没有一丝内力。

这个打击简直就像他引来雷电的那一剑,愣了好半天,喃喃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又重新运功,连续三次结果都是一样,于是他在不可置信,万分颓丧中接受了这个事实。

自己的内功本就不深,难道现在等于废人一个了?

谈执中再豁达,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惊慌失措,他默默的看着手中那没了剑鞘的惊鸿剑,心里五味杂陈。

惊鸿剑的微光反射在水中,映出缕缕波纹,波纹中是他一张模糊到接近黑暗的脸。

雷电!

一道闪电从他脑海划过,瞬息间照亮了整个山洞。

丝落瀑上那一剑我是怎么做到的?

他记得他被雷电给击中了,那股力量是他从未见过,亦无法驾驭的天地之威,雷电击中惊鸿剑的瞬间,他几乎就失去了意识,他已分不出自己下劈的那一剑究竟是主动,还是昏厥后自然而然的肢体下垂。

不过他记得的是,在坠下瀑布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闪电如怒龙一般冲向应天教众,那些人震骇,恐惧的眼神现在变得清晰起来,宗正,奚寸金,夏侯靖当时什么反应他没有看到,叶流珠什么反应他也没有看到,他只看到池招云挥鞭去救他,但是已经迟了。

“就是说,我那一剑恰好引来了雷电,但我却没死?”

谈执中不知到底该哭还是该笑,这事实在匪夷所思。按说劫后余生他本该高兴才对,被闪电打中竟然还能活命,这样的奇迹千百年来发生过几次?

他可以确定自己现在是真实的活着,因为他的肚子一直在叫。

鬼应该是没有饥饿感的吧?

我那一剑成功了吗,应天教人都死了吗,他们不会也能挡住闪电的威力吧?

流珠云姐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不行,我得出去找他们,就算我没内力了,武功招式还在,大不了重头再练!

谈执中打起精神,顺着河边的浅滩一深一浅的往前走,既然瀑布下的河水通到这里,那我顺着河走,只要找到河水流入山洞的地方,我不就能出去了吗?

他回想着自己趴在滩上的姿势,大概可以确定河水是从他身后过来的,怀着喜悦和期望,他一脚踏进了水里,朝自己第二次生命之光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出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巨石,这些石头不成规律的堆叠在一起,缝隙中有微弱的风吹进,河水漫到他腰部,却也停在了这堆石头前。

谈执中身上没有火折子,只能用手去摸,这些石头上没有苔藓,亦不光滑,又干又粗糙,应该不是山洞原有的。

他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翻新的泥土气味,这样的山洞里又怎会出现翻新的泥土?

石堆中明明有微风,可见后面一定另有空间,谈执中试着用手去推,只推了几下就放弃,别说他现在毫无内力,就算是有,也没办法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大石推开,稍有不慎还会把自己埋进去。

他思索片刻,灵光一现,在坠下丝落瀑时下了大雨,这堆石头难道是被雨下塌的,从山上滑下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这里就算不是洞口也离洞口不远了。

兴奋之余只有无穷的懊恼,就算我到了洞口又怎么样呢,堵得实实的,我要怎么出去?

二次生命之光就这样消失了,或许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谈执中不死心,求生意志迫使他原路返回,既然来路不通那就走去路。

黑暗之中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谈执中握紧了如今唯一可以依赖的惊鸿剑,小心翼翼的涉水前行。

河道弯弯曲曲,水始终漫不过胸口,周围静得出奇,只有他两脚带起的哗哗水声回荡在山洞里,恐人心神。

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

谈执中忽然想到贾岛这两句诗。

现在哪怕来只什么怪禽,也好过就他一人,死一般的寂静,无边的黑暗,感觉像是到了地狱。

谈执中不知道是自己的幻觉,还是自己长时间待在黑暗里眼睛出现了问题,前方不远处竟然有亮光。

光并不强,但在这幽阒深邃的山洞中简直就像修罗场中的佛光。

谈执中加快脚步上了岸,只见眼前山壁上稀稀疏疏分布着一些锥菱形的晶石,发着淡淡蓝光,山洞的轮廓在光芒中若隐若现。

“这种石头怎么跟长五色花的那山洞里的一样?”

谈执中借着微光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没有那种晶石的地方,前方再一次出现亮光。

他隐约有种感觉,这道光能够给他带来生的希望。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磕磕绊绊走了一段路,爬过一个石堆,眼前景象让他呆住。

只见他身处一个巨大的溶洞,头顶和周围全是奇形怪状的钟乳石,或如杆立,或如人倾,这些石头不知形成了多少年,被山顶的水浸润得光滑圆润。

而他头顶是一个窟窿,阳光正是通过这个窟窿照下来。

谈执中久处黑暗,乍见阳光很不习惯,眯了好一会儿眼,才欣喜若狂的跑过去。

这窟窿呈不规则的圆形,距离他大概有十多丈,他仰首望去,天上清楚可见一朵白云,似乎在向他招手。

谈执中高兴得忘记了饥饿,迅速的搜寻四周可以借力攀登的地方,很快目标就锁定在了一块形如石碑的钟乳石上。

这块石头体积庞大,也高达十多丈,顺着它往上看,几乎就和洞口平齐,如果能上去,那就出洞就没问题了。

谈执中感叹道:“造物真是神奇,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这样一块石头,这可不是天助我也吗?”

他大笑,肚子又闹了一阵,饥饿的虚弱感使他笑声断续无力,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谈执中笑了几声,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之极。

“老天,你给我希望,为什么又让我绝望?”

这块石头固然离洞口很近,可他该怎么上去呢?

十几丈的高度,世上没有任何轻功能一跃十几丈,他身上又没有绳索钩爪,这石头滑不溜足,别说他现在内力全无,就算是还有内力,想攀上去也不容易。

谈执中用惊鸿剑试着往里刺,用尽力气也不过刺入寸许,纵然他能一剑刺进石头里,单凭一把剑,能上得去吗?

本就饥饿的他因为刚才那一剑,现在更加虚弱了。

饥饿,颓丧,连续的希望加失望,谈执中终于撑不住,摔倒在地。

他呆呆的望着洞口,那朵可爱的白云就要飘走,只留下一个尾巴,像是在故意戏耍,嘲笑他。

“难道这就是老子说的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吗?为什么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难道天地间的一切事就是这样的不讲理吗,那我现在究竟算福还是祸呢,如果是祸,福在哪,如果是福,还会有什么祸?”

“唉,真是饿糊涂了,祸当然就是死亡了!”

“这里没吃没喝——呃,倒是有条河,就算我每天喝河水,又能撑几天呢?还不是等死。”

死亡。

这个问题他还真没细想过,孔子云“未知生,焉知死”,读书人向来是不太会去思考死亡问题的,很多人都不会去思考。只有在某一刻,他们见证死亡,或是自己无限接近死亡的时候,才会去想这个问题。

谈执中现在就接近死亡,可思考这个问题有什么用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