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豫章太守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60字
  • 2022-04-19 12:00:25

滕王阁始建于唐高宗永徽四年,是唐太宗李世民之弟滕王李元婴担任洪州都督时所建。

洪州,豫章,都是南昌古称,唐代诗人王勃传世名篇《滕王阁序》中称赞此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阁高十多丈,重檐飞角,内有雕梁画栋溢彩纷呈,阁下有台高逾四丈,台分二层,上层为楼,底层与城相连,建有廊庑数十间,南北纵向,一字排开,并夹以二亭,南溯大江之雄曰“压江”,北擅西山之秀曰“挹翠”,规模雄浑,体势泰然,卓立于赣江之滨,睥睨南昌。

这座阁楼为南昌标志性建筑,也是外地人来南昌必看之景,文人骚客们更是想一睹“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

滕王阁不仅见证了朝代更迭,人世兴衰,更见证了江西武林的几次盛会,这几次盛会都和一个人有关,那就是人称“豫章太守”的韩少康。

今天,它又一次要见证了。

江州司马家和金沙帮的恩怨,要请韩少康出面调停,地点就在滕王阁。

南昌居民早已见惯了这样的事,滕王阁附近的百姓不知从哪得的消息,提前几天把屋子给腾空,然后租给那些来一睹韩大侠风采的江湖人士,离得越近,看得越清楚的,租金也就越高。

韩少康每在滕王阁搞一次调解会,滕王阁附近居民就能狠赚一笔,他们私下都希望这样的盛会最好每年都来个几次。

现在是卯时初,滕王阁前面广场已经挤满了人,广场距离滕王阁台座间空出十丈见方的空地,里面摆了几张圈椅,正中间一把做工精致,系着红花,不用问,是给韩少康准备的。

滕王阁台座上地方不大,站不了太多人,所以韩少康就让人在台下放置桌椅,并提前安排了人来准备茶水。

附近酒馆客栈抢着要免费给韩少康提供端茶递水的服务,都被韩少康婉言拒绝,只让府里人做。

韩少康同时吩咐下去,不要阻碍城中道路通行,韩府的人提前几天就和滕王阁附近居民打好了招呼,在滕王阁前广场挂了一条红绸,红绸之外的人就没这个幸运了,那些来得晚的,没有好位子的,只能望洋兴叹,有怨不敢发。

韩少康又请出了府衙捕快守在附近,预防有人闹事。江西行省上至三司,下至知府都与韩少康有些交情,这些捕快做这样的事也毫无怨言,谁让韩少康一直在替他们分担南昌城的治安呢。

叶流珠,池招云,宗正三人一早就到了,赶得巧,挤在了前排,场景一览无遗。

奚寸金称自己不舒服,不愿和他们一起,三人又惊讶又好奇,堂堂的“伏虎神医”,还会身体不舒服?

对此奚寸金的回答是,再厉害的大夫也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就像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天下无敌,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三人也不好勉强。

这时广场上人头攒动,来自江西各地的江湖人士汇聚在一起,专为看韩少康如何处理司马家和金沙帮的恩怨,连滕王阁附近的商铺民房,只要是能看到滕王阁前景象的,全都站满了人。

喧闹之声中忽听一人高喊:“韩大侠来了!”

人群中让出一条路来,最后面的人被挤到贴墙站,脚不知被踩了多少次,也有些抱怨,不过这抱怨声很快就被雷鸣般的呼声盖过。

只见一个身形颀长,相貌清癯的男人走了过来,他面上带着和善亲切的笑容,一边走一边朝众人抱拳行礼,口中应和不断,毫无大侠的架子。

这人正是江西武林的头号人物,“豫章太守”韩少康。

人群中响起一片欢呼与惊讶:“原来这就是韩大侠啊。”

“韩大侠看起来还很年轻嘛,可有三十五岁?”

“人家内功修为深厚,所以看起来显得年轻。”

“闻名久已,总算看见他什么样了!”

叶流珠,池招云,宗正旁边站着的人纷纷踮脚仰首,紧挨着叶流珠的是一个花甲老者,说道:“咱们江湖人混一辈子图个什么,不就图个风光吗,像韩大侠这般,才不枉过这一生!”

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说道:“是啊,这才叫风光!”语气中满是艳羡。

众人呼声与议论声中韩少康已走入场中,叶流珠等人与他相距四五十步,看得还算真切,韩少康看上去的确只有三十多岁,往那一站,便如琼枝玉树一般丰神俊朗,来这观摩的人中也不乏女流,有的见了韩少康更是芳心颤动,红生脸颊。

叶流珠池招云二人也十分意外,韩少康与她们母亲师父是故友,按说年龄不会相差太大,没想到韩少康看上去那么年轻。

宗正道:“此人步伐稳重,双眸精深,内功修为很深。”

池招云道:“一个人的内力修为若是极高,的确可以有驻颜的效果,这么看来,韩少康的内功比我师父深厚多了。”

众人本以为以韩少康的名气,这一行最起码也要带上十来个随从,没想到他身后就跟着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脸长而瘦,女的二十出头,身着紫色长裙,艳丽动人。

有人就猜道:“这女的是什么人,是不是韩夫人?”

“不会吧,她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

“韩大侠也不老啊,像这样的人品,有年轻姑娘仰慕还不正常?”

“那为什么不跟韩大侠走一起,跟另一个男人走一起。”

“或许是那个男人的老婆。”

有南昌本地的人就说道:“孤陋寡闻了不是,那男的叫皮阳秋,是韩府的管家,韩大侠手下有两个管家,一个皮阳秋,一个时寒柏,在南昌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年轻女子叶流珠等人不认识,但那个中年男人他们却是见过的,就是在奉了韩少康之命,去上清宫帮助张家化解危难的皮阳秋。

叶流珠道:“他也来了。”

那花甲老者闻言回头,道:“小姑娘说的是谁?”

叶流珠道:“就是那位皮阳秋皮先生啊。”

老者道:“小姑娘认识皮先生?”

叶流珠道:“见过一次面,还算不上认识。”

老者道:“小姑娘也见过韩大侠?”

叶流珠摇头:“没有,今天是第一次。”

老者似乎对这小丫头很有兴趣:“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池招云道:“是啊,我们三个是从外地来找朋友的,听说今天有热闹看就来了。”

老者道:“原来是这样。”

叶流珠道:“老伯伯,那个姑娘是谁啊?”

老者笑道:“你们不是江西人,难怪你们不知道,那个姑娘是韩大侠的义女,名叫韩露,这可是位女侠,颇有乃父之风,这些年帮着韩大侠做了不少的事,江西道上没有不知道的。”

叶流珠细看韩露,年龄与池招云相仿,个头和自己差不多,却比自己丰腴些,与池招云不同的是,池招云是成熟的风韵,而韩露比她多了几分妩媚,即便没有近距离接触,同为女人的叶流珠也能感受到韩露身上的诱人之处。

只见韩少康向众人团团抱拳,朗声道:“诸位英雄,在下韩少康,这是我义女韩露,和我兄弟皮阳秋。承蒙金沙帮和司马家看得起韩某,请韩某来为两家恩怨调停,今日之会只为化干戈为玉帛,诸位武林同道具为见证。”

他嗓音清越,不算震耳,却把场中嘈杂的声音瞬间压了下去,单是这份内力就让许多人自叹不如。

叶流珠身边的胖男人说道:“老何,这份功力你有吗。”

原来这老者姓何,他道:“我都这个岁数了,再练也没用喽。”

韩少康接着说道:“司马家和金沙帮的朋友还没来,请诸位稍安勿躁,且等一等他们。”

说着坐在了准备好的椅子上,众人又开始小声议论,叶流珠旁边有人说道:“这司马家和金沙帮也太脸大了,竟然让韩大侠等他们。”

那花甲老者说道:“现在时候还早呢,他们是江州人,当然比不上韩大侠出门就到。”

叶流珠道:“老伯伯,韩大侠只有这一个干女儿吗?”

老者见叶流珠模样俊俏可爱,也乐意为她解答,说道:“那倒也不是,韩大侠还有个公子,只不过今天没来。”

叶流珠道:“那是他年龄太小,还不能出门?”

老者道:“年龄应该也不小了,我虽然没见过韩公子,但很早就听说韩大侠有个儿子,十六七岁总得有了吧。”

叶流珠道:“那为什么韩大侠只带他干女儿来,没有带儿子来呢。”

老者神秘一笑,低声道:“小姑娘,我也是道听途说,你听去了可不能乱说啊。”

叶流珠眨眨眼,笑道:“放心吧老伯伯,我不会乱说的。”

老者道:“我听人说啊,韩大侠和他的公子关系不太好,今天韩公子没有出现,多半跟这有关。”

胖男人道:“老何,传言岂可尽信,韩大侠是什么样人,就是韩露姑娘也没得挑,又怎会么会父子不和呢。”

老者拈须道:“不错不错,传言的确不可信。”

胖男人道:“倒是这个韩露姑娘,韩大侠很是喜欢这个干女儿,这几年大大小小的场面都带着她,不知被误会成他夫人多少次了。”

池招云道:“韩大侠夫人呢?”

胖男人惋惜的道:“去世了。”

老者道:“多少年了,也没听说韩大侠有什么风流韵事,可见此人是个专情之人。”

池招云道:“何老伯,今天的主角金沙帮和司马家与韩大侠有交情吗?”

老者道:“这我倒不知道,不过金沙帮和司马家是江州首屈一指的门户,江州离南昌也不远,也许他们有过交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