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侦查者

  • 神明末途
  • 倾寒水月
  • 2995字
  • 2022-05-03 15:26:41

云诺正准备回屋休息,紧接着就听到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陈奕的父亲陈越走了进来。

看到了云诺,以为陈越又要训斥云诺。

可是这次他选择了沉默,一片落叶从树上落了下来,俩人对视了一会儿。

云诺面对眼前这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他也无话可说,扭头向“自己房间”走去。

陈越也看出了自己儿子的不同寻常,内心自问:

“他真的是我儿子吗?”

转眼间月亮照亮在整个星月城上,陈越已经安排人把之前搬出的东西全部都搬回原位了。

陈越回到房间,一旁陈弈的母亲正喝着茶,陈越坐下来。

陈奕母亲问他:

“都忙完了吧?”

“哎!这小子又给我找麻烦。”

“这次还好,至少你们父子俩没吵起来。”

“就是这样,才令我担心!”

陈奕母亲很疑惑。

“担心?担心什么?”

陈越跟她解释:

“我担心,他…不是我们儿子!”

陈奕母亲听到这句话时,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他只不过是没以前那么烦人了。”

陈越拿起装着茶的茶杯,陈越看着茶杯里的茶思考了片刻:

“我到觉得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陈奕母亲他只是感觉陈越想的太多,安慰他:

“是你想的太多了吧,他怎么看都是我们的儿子啊!”

陈越端起茶杯,品了一小口。

“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吧。”

到了第二天,云诺找借口说自己闭关修炼,就关了自己一整天。

这让本来就怀疑他的陈越疑心更重了,于是派了一个侦察者在晚上观察。

夜幕降临,云诺此时还坐在床边,回复神力,次元穿梭的最大弊端就是会损失神力。

云诺这几天一直吸收灵气,在转化为神力,只是恢复速度太慢。云诺的神力仅仅连1%都没恢复。

云诺神力恢复的状况,连他自己都嫌慢。

“我真的是服了,吸收了这么多灵气,连1%的神力都没恢复,看来要恢复全部神力得花上几年。”

云诺正发愁中,听到了门外的声音,看向了那个人的影子。

“谁?出来!”

那人知道被发现了赶紧跳上房顶,云诺连忙起身,推开门追了上去。

那个人带着一个红脸恶魔的面具,云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谁,只是对着他喊:

“别跑了!你跑不掉的!”

那个人没有理他,就回头看了看,就在回头的瞬间,云诺来到了他面前。那个人吓坏了,回头看了看,发现已经空无一人。

他对云诺开始感到害怕,云诺只是笑着:

“跑那么快干嘛?本座差点追不上了。”

那人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几步,云诺拿出剑挑飞了面具,一刀切开了面具,面具被切成了两半。

云诺看了看他,他非常的疑惑: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有点想不起来了。”

云诺灵光一闪好像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是那个……那个?那个……”

“对了!本座想起来了,早上我就看到你在我房间门口鬼鬼祟祟的,早就对你起了疑心。”

这个侦察者似乎知道自己暴露了,打算逃走。刚想抬起脚,却发现自己的脚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拉着他。

云诺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弃吧!你不说清你的目的,我是不会放你走的。说吧!你是谁?”

这个侦察者似乎已经知道自己跑不了了,拿出匕首准备自杀,闭上眼拿起匕首捅向自己。

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没事,发现手中的匕首早已不见,他在身上四处寻找。

云诺叫住了他。

“喂!没找了,在这呢!”

侦查者看了看云诺手中的匕首,正是他的匕首“这不可能,你…你怎么做到的!”

侦查者已经被云诺身上的力量吓的一身冷汗。

“看来你已经认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了。”

侦查者吞吞吐吐:

“你…你到底是谁?”

云诺微微一笑:

“既然这样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本座确实不是陈奕。”

“那为何你身上毫无妖的气息而且也毫无魔兽的气息,你到底是个什么妖?”

云诺把匕首点燃。

“本座是超越人类和妖以及魔兽的神!”

当云诺说完,空气忽然安静,一阵风吹过来,侦查者哈哈大笑起来。

云诺感到好奇:

“你笑什么?”

“神?你以为人人都能像白大神一样能成为神?你可真是个无知的妖。”

云诺很不解:

“神,不是天生的吗?”

“我们白大神可是修炼成成神的!”

云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修炼成神!哈哈!笑死我了,是白忌给你说的吧!”

侦查者一脸认真:

“你是在嘲笑白大神吗?还直呼他的名字!”

“看来,你们都被他骗了,他只是想骗你们修炼可以成神罢了!”

侦查者不敢相信:

“不可能,白忌大神不会骗我们的,你在说谎。”

云诺想了想似乎理解了白忌的心思:

“不用激动,白忌虽然骗了你们,但他也是为了你们这些修行者,也是为了整个城的人。”

云诺跟侦查者讲起了白忌的性格:

“依照白忌的性格他不可能在一个城待这么久。”

侦查者感到很好奇,这只妖明明没来几天却知道白忌已在这城中居住已久。

他忍不住好奇的问云诺:

“你,你怎么知道的?”

云诺一脸不屑的跟他解释:

“那日城中遭到魔兽的袭击,城墙上没人防守,导致魔兽攻入,白忌身上散发神力,一般魔兽根本不敢招惹,但我发现那只魔兽狂暴了,才会攻入城内。这么大一个城却没人守着,可见白忌来的时日不短!”

侦查者听了以后发现云诺说的都完全正确,赶紧鞠躬道歉:

“大神!冒犯了!您是白忌的朋友吧!”

夏天的夜里,星月城的风格外的多。

云诺正拿着剑指着眼前的这个侦查者云诺忽然发现还没问这个人的来历:

“临死前,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是谁?”

侦查者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云诺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个人正是陈家第一神探。

侦查者说完自己的身份,哈哈大笑起来:

“我在有生之年能看见两位神,也算是人生这一趟没白走。来吧!与其以后死在魔兽和妖手里,还不如现在死在神的手里。”

云诺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把自己身为神的身份看的很高。

云诺好奇的问他:

“神!在你眼里为什么如此尊贵?”

侦查者一脸自信的说:

“神不光是在我眼里如此尊贵,在这城中,在世界上都是受人尊重的!”

这时,侦查者忽然表情严肃的警告云诺:

“大神,你把我杀了之后,请你立即离开这里。”

“为什么?就这么想赶我走?”

侦查者连忙解释:

“不不不,大神你误会了!我死后,陈越肯定会怀疑你是只妖,到时候肯定会派人来抓你,到时候万一大神的身份暴露就不好了!”

云诺发现这个侦查者挺善良的,于是决定放他走。

“罢了!本座答应了她,以后再不杀人,我帮你把记忆清除掉,然后我就离开这里。”

侦查者万万没想到云诺会放了自己。有说不完的感谢。

云诺没有等他说出来,直接把和他身份有关的记忆全部清除了。

侦查者记忆被抹去,睁开眼看见云诺,眼睛充满杀气的看着云诺。云诺解开了他脚下的领域。那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云诺看着他刚才掉下的东西,捡了起来,摸了摸原来是钱,云诺拿上钱就回陈家去了。

云诺小心翼翼的拿上陈奕房间里能用的东西,就离开了星月城。

第二天早上,陈越醒来后,侦查者就来到了陈越的屋外。

“老爷,你猜的没错,昨天我观察少爷,被轻松的发现,而且他身上所具有不是人类的力量,可以100%的确定他不是陈奕少爷。”

陈越听到跟他猜测的一模一样。

“果然,我猜的没错,他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陈越已经猜到云诺不在陈家了,于是让侦查者通知全城灵师抓捕云诺,还发布了一项有丰富奖励的悬赏令。

很快全城人都知晓了,全城的人都想得到这个奖赏。可他们不知道云诺早已离开了星月城。

悬赏令被白忌看到,白忌仔细看了看:

“这不是那天那位小兄弟吗?怎么是只妖?我在他身上可是没有感到一丝妖气,就算是再强大的妖也应该会被我看出来,我竟然没看出来?还是说,他不是妖。”

此刻云诺站在星月城外,自言自语:

“看来,这里已经不欢迎我了,那就离开这里吧!”扭头向森林走去。

梁易泽刚醒来,看到一群人,挤在那里。梁易泽挤了进去,看到悬赏令三个字很不屑:

“原来是通缉令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梁易泽看了看悬赏令的内容,惊讶的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陈奕是只妖假扮的!这怎么可能!”

梁易泽不敢相信,这两天陪伴在他身边的是只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