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万事有初
  • 山海搜神传
  • 背影朦胧
  • 3044字
  • 2022-03-28 18:56:58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远处树林上或浅或深的红叶,在下午的阳光下重叠。在细风中沙沙作响。野地里,齐膝高的野草肆意荡漾,其中若有小径隐现。

这片土地颇为平整,往东是一片林海,向西沿着小径走上数里地,有一小冈,冈势不过十数米高,越往上便越平坦,到了顶部就是一个二三百步有余的平地。

此时虽是三秋时节,平地上青草依旧翠绿低矮,稀稀落落长着些蓝花,平地正中却长着一颗苍天大树,树干粗大十来个人都不能合围,树冠之广几乎盖住了整个平地。每当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就有点点光斑在其中闪烁。

这时,在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巨大形似喜鹊的大鸟。它的双翼展开来有七八米,通体披满了青色玉石般的羽毛,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流光溢彩,白色的喙,尾部拖着数十条长长的白色翎羽,在风中起舞。它自远处飞来,其每一次振翅,青羽上的光芒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

青鸟在空中发出一声响彻四野的鸣叫,就像击打玉磐的声音一样的清脆悦耳,刹时间,整个天地,除了青鸟那宣示自己到来的声音在回响,就连一丝风声都听不见,久久方散。

待飞到近处,这只青鸟在大树上空盘旋了数圈,又是一声清脆的鸣叫后,便落在大树枝桠上…那如白玉般的爪子梳理了下自己的青羽,低头看着树下一头通体雪白的白鹿,它就卧在树下,微微扬起头来面对青鸟,眼神清澈透亮,并不在意青鸟的到来,没有寻常野兽的警惕和不安。

就在二者互相对视时“哇~”一阵哭声从白鹿身侧传来,白鹿立马侧头望去,一个小小的肉团,突然发出声来,那是个小婴儿,正依偎在它身侧,大声的哭泣着…

姜小白好似做了一个梦,一个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梦。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只记得当时在一个上清观的景点中,捡到一把塑料制作的小短剑,刚要研究下,便失去知觉一头倒了下去。

再有意识以后,便处于这个无边无际的虚无里,这里时不时就出现道道紫烟流光,或一点一点不规则的彩色光斑。

他就在这个没有空间和时间的地方不断游荡,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浑浑噩噩的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感知到了身体存在,姜小白下意识的要控制身体,发出喊叫,可是刚出口,就变成了一阵阵哭声!

姜小白的脑子又昏沉起来,想努力睁开眼看清是什么情况,这是发生了什么?我不是…未待其想清楚,他本就昏沉的脑子里就如冲进了浆糊般,天翻地覆,顿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白鹿看着眼前的小肉团不再发出哭声,马上靠的更近,并将其腹部紧贴着姜小白。

姜小白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在下坠,就像以前做那种掉入悬崖的噩梦,一直处于极速失重的感觉,像是要跌入无边深渊里一样!

他的到来消耗了这具身体所有的能量,就在他要失去对身体和意识最后感知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嘴边贴着一个温润的东西,来自身体深处的本能,促使他开始吮吸。顿时,一股热流伴随着异香从喉间涌入体内,流向四肢全身,不一会,脑子里天翻地覆的感觉也减轻了不少。

青鸟看着树下的一鹿一肉团,歪着头看了片刻,又发出阵阵短促的鸣叫,似是在嘲笑。

白鹿抬起头来,也对着青鸟叫了几声。相比青鸟,鹿鸣声显得颇为空灵。

青鸟收到白鹿的回应,看向姜小白,此时的姜小白只有小小的一团,赤身蜷缩着,左手小拳头紧握,其右手握着一块非常小的白色玉质物品。

一鹿一鸟就这样看着他,此刻的姜小白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只凭借着本能不断吮吸着白鹿的奶水,随着时间流逝,姜小白身上似乎不断的有流光一闪而逝。

时间过去很久,青鸟突然抬头看向远方,不一会,地平线上渐渐出现一条黑线在移动,并不断的向这边接近,是一队人数不少的车队,看情况也是要来到这个小冈之上。

日渐西斜,姜小白的肚子像是无底洞一般,不管喝下去多少都没有什么变化,此时他不在蜷缩着,而是整个人舒展开来,浑身散发着淡淡异香。

此时原来还在远处的车队也即将到达小冈,这是一行四十余人的人队伍,有男有女,其中还有数辆牛车,有几面稍小的旗帜随风飘荡,白底赤边,中间有着赤色姜字,最中间还有一面旗帜插在牛车上,底色为赤色,中间还绣着一头踩着五色祥云的白鹿。

“马上要到大木了,天色将晚,我们便在那扎营。”一个骑在马上的男人来到牛车边上对着里面说道。

“过了大木也就两三日路程了吧?我们离家也已经七年有余了呢,不知家中变化大不大…”阿郎,等下你陪我去大木祈福…小时候我听族中的阿姐说大木最是有灵”牛车中传来女声,说话中气不足,显得较为虚弱。

“好!”男子自是应道。说话间车队已经到了小冈不远处。

太阳已经快落到西方的山顶之上,晚霞自西向东铺满整片天空。

“就在此处扎营!”骑马男子对着车队众人喊道,他们已经到了小冈底部,并没有去冈顶扎营的意思。

“少康,你来负责此处,天黑之前务必将营地扎好。”男子对着另外一名骑马披甲男子说完,下马走向中间的一辆牛车。

“阿芸,我带你上去。”男子扶着刚出牛车的妻子

“你们不必跟来。”男子对两个使女说到。

女子下的车来,便和男子沿着小径往小冈顶走去。

“阿芸身体可曾好些?”

“阿郎不必担心,可能想着离家不远了,身体反倒利索了些。”

“那就好,那就好。”男子在身旁搓搓手显的小心翼翼。

说话间,二人已经到了岗顶,在边缘望着那苍天大树,却好像看不见青鸟和白鹿,似乎树上的青鸟,树下的白鹿不存在一般,只是看着那参天大树怔怔出神,一时无言。

“姜郎…”

“那天我听到了,大巫说我们以后都不会再有子嗣了,是么?”说话间女子面上已是两行清泪流过。

男子无言以对,好一会才开口。

“等到归家,我便去求父亲,带我们上柏庐山请练气士给你医治…他们不是擅长炼制丹药么。”

女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玉京的大巫们都毫无办法,柏庐山上的仙师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哪怕一丝希望,总是要试一试的。”男子苦涩的说道。

又是一阵沉默,好半晌,才有一声悠悠地叹息。

“姜郎陪我过去吧。”二人向着大木走去。

离树干不远,女子和男子对着大树方向稽首,“青玄君,白鹿君再上,齐姓女芸稽首问安,望青玄君,白鹿君永佑我家……佑我能为夫君延续血脉…”齐芸,姜寿又及其虔诚的再拜稽首,他们抬起头来刚准备起身,随后眼前所看到情景令他们目瞪口呆。

陷入震惊的二人,看着前方卧着的白鹿和枝桠上的青鸟,二者那熟悉的模样,是自小就已经深深刻在他们心中的,绝不敢忘!也决然不会认错!就因为不敢忘,也不会认错,二人才目瞪口呆,才会觉得呼吸都感觉困难,大脑才难以思考。

“青…青玄君!”

“白鹿君!”这怎么可能,夫妻二人失声,随后又急急俯首,二人刚想继续说些什么。

“呦~”一身鹿鸣传来。

顿时间,夫妻俩还未将想说的话说出口,就感觉一切都开始慢慢安静下来,秋日的虫鸣声,风吹过叶子,划过野草的声音都开始慢慢消失,逐渐的…思维也慢了下来,只有耳边好像有声音说些什么。慢慢的,就在二人感觉要在无数细语声中睡着之时。

又是一声响起,这声音,洞彻天地,充斥四野,这声音直直的从二人耳中钻进,直达脑海里,一个激灵下二人顿时惊醒。

“啊!”

齐芸翻倒瘫坐在地上,前方白鹿君已不在眼前,小心翼翼抬起头来,只见青玄君在空中将自己的双翼伸展开来,身型也变得巨大无比,占据了小半个天空,流光层层叠叠在青羽之上流转,散发的辉光比日落时分的太阳还要耀眼。随后,那垂天之翼一挥,大地上就刮起了狂风,野草尽伏于地,树枝摇晃,大树在风中呼呼作响。天上,刚刚还铺满整个天空的晚霞则如泡沫遇水,随着这振翅一挥尽数消融,随即有如电光,青玄君就消失在青冥之中,只余余音袅袅。

“阿芸!阿芸!”不远处姜寿向这边跑来,刚刚他竟然被吹飞有数米之远,待他手忙脚乱过来,看向齐芸怀中以后整个人又陷入了迷茫和震惊中。

“郎君,郎君!这定然是青玄君,白鹿君听到我们的愿望,所赐予我们的孩子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