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巨大破绽,颜面何存

“喂!”

“老公!咱们的儿子小智死了!”

“从现场存留下来的战斗痕迹显示,他是在与两头六阶巅峰战力的变异大黑熊爆发大战之后,最终战败被那两头畜生给吃了!”

“表面上看起来毫无破绽,实际上却有着一个非常巨大的破绽!”

“凭小智六阶中期的战力,就算不敌也能够全力逃出生天,不应该傻乎乎地跟两头畜生拼命搏杀才对啊!”

“。。。。。。”

狭谷内,血腥味极其浓郁。

刘紫婵紧握着手机,在跟自家男人通话。

她并没有再哭泣落泪,语气平淡得让周围众人心头直发毛。

眼前这位夫人那可不是什么善茬!

其个人武力修为达到骇人的八阶中期,年青时还在武道界闯下一个毒蝎子的外号。

仅从这个外号就能够看出来,她绝对是一个睚眦必报的狠辣人物。

面对唯一儿子的死亡。

她那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面,绝对隐藏着一股喷薄欲出的涛天怒焰!

“冤有头债有主,那个姓叶的小子,绝对与小智的死,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就算他背后有川都王氏家族的支持,我也绝对要让他付出惨痛代价!!”

“。。。。。。”

毒蝎子刘紫婵的通话仍在继续。

她已经将话题转移到了叶渊身上。

看样子是不准备放过,那个导致自己儿子死亡的罪魁祸首。

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儿子的死跟他有直接关联。

却也基本能够确定,二者有着间接性的关联。

无论是直接或者间接导致自己儿子死亡的人。

毒蝎子刘紫婵都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

川都基地市。

正西方向的山林内。

叶渊一大早天刚刚亮,就进入这片高阶变异兽遍布的密林内!

因为昨天没能升级达到异能七阶战力,这让他心底隐隐感觉到有一些不安。

天还没亮他就从噩梦当中被惊醒过来,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于是就在家里留下一张字条,借口公司有急事就闪人了。

蓬!

又一头六阶中期战力的变异兽轰然倒毙在他面前。

这已经是他今天早上成功猎杀的第三头六阶变异兽了。

至此,他距离升级异能七阶所需的一千万升级点,就只剩下最后的数十万升级点了。

只需要再猎杀一头六阶变异兽,他就能够获得足够的升级点。

届时就能够突破达到异能七阶的战力!

按照系统的说法。

四阶与七阶都是一个巨大的门槛,突破以后整体实力都会出现一次较大的跃升!

叶渊心里着急要尽快升级,自然也就不愿意浪费时间去慢慢收集战利品。

直接挥了挥手,将那头刚刚倒下的六阶变异兽,就给收入系统的物品栏内。

他这才再度闪身冲进密林深处。

朝着西部群山密林深处不断深入进去。

随着末世病毒的大爆发。

不仅仅只是人类与动物感染病毒发生变异,就连各种植物也遭受到病毒感染发生变异。

就好比眼前的这片群山密林。

在末世之前,山上最多只有一些低矮的丛林。

可现在却随处可见各种参天大树遮天蔽日。

行走在这样的密林当中,经常会看不见天上的太阳。

那种阴暗的环境底下,还隐藏着无数未知的危险。

这会让人心底产生一种,不小心进入了蛮荒世界的错觉。

继续深入密林之际。

叶渊口袋里面的手机猛然震动起来。

为了安全起见,他今天把手机调成静音震动模式。

拿出手机一看是王瀚海的来电,叶渊立马就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小子现在哪里?!”

电话刚刚接通,话筒里面就传来王瀚海略显急切的声音。

“我在城外猎杀变异兽,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虽然心中猜测那个疯子的事情有可能爆发了,但叶渊却依然故作镇定地反问道。

“发生什么事?!这天都快要塌了,你说发生了什么事?!”

王瀚海就像被点燃的爆竹一样,瞬间就被引爆了。

“天要塌了?!”叶渊故意笑侃道:“我这边的天空明明还是晴空万里啊?!又哪来的天塌了呢?!”

“臭小子!”王瀚海有些无语,也懒得再跟他扯蛋直入正题道。

“昨天是不是有个来自京都,姓潘的男人出城去找你了?!”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个姓潘的男子,刚刚已经被证实死亡了啊?!”

应该是太过着急的缘故,王瀚海直接就是三连问甩了出去。

仅从话筒里面,就能够感受到他此刻有多么的急切。

“他死了?!”叶渊率先抓住这个重点,故作疑惑道:“这怎么可能?!”

“他昨天确实在东门外的国道上堵住我回城的路,我们还在东门外的国道上打了一架。”

“最后我打不过他,立即转身就逃往东边那片密林里面去了!”

“然后他一直追我就一直往北跑,一路深入西北山林很久以后我才成功摆脱那家伙,之后我就偷偷地又溜回城了呀!”

“臭小子!你确定那个人的死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王瀚海听完他的解释以后,再次一字一顿地开口追问道。

此刻,在他面前就坐着一个神情冷厉的女人。

正是刚刚从西北山林赶回川都基地市的毒蝎子刘紫婵!

敢情王瀚海这次通话,就是在对方的强烈要求下当面进行的?!

在无比严肃地问出这个问题以后,王瀚海整颗心几乎都悬了起来。

他就生怕叶渊会说出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语。

“没有!”叶渊语气无比坚定地回答道。

“他的死绝对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明明是他在追杀我不成,他自己死在哪里又关我屁事!”

叶渊的回答让王瀚海猛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抬眼望向正坐在自己面前的毒蝎子刘紫婵,对方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神色。

“好了!跟你没有关系就行!”王瀚海收回目光,语气稍缓道。

“那个潘姓男子的母亲一大早从京都赶过来了,通过手机信号定位追踪到西北山区的密林内。”

“结果证实,对方已经惨死在两头六阶巅峰战力的变异黑熊手中,臭小子!”

“你独自一个人在外面猎杀变异兽,切记务必要小心谨慎一些,千万别逞强冒险啊!”

表面上是在提醒叶渊务必要小心谨慎一些。

实际上却是在暗暗提醒他,小心手机信号被定位一事。

让他小心别被人给定位锁定方位,然后在城外被追杀上门!

“知道了!”叶渊心中微微一动,却再次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我会小心谨慎行事,要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

王瀚海这才再次抬眼,望向依然面无表情地坐在面前的刘紫婵。

“你刚才都听见了吧?!小智的死,跟那小子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希望你能够看在我王家人的面子上,不要再去为难他!”

“老王!”刘紫婵冷冷道:“是你王家人的面子重要,还是我潘家人的丧子之痛更重要?!”

王瀚海直接被她的话语给噎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小杂碎,小智就不会来到川都基地市,也就不会跑到城外去堵他!”

“如果不是那个小杂碎将小智给引进密林深处,小智就不会遇见那两头六阶巅峰变异兽,最后也就不会丧生熊口!”

“总而言之,小智之死就算与那个小杂碎没有直接关系,也有着脱不了的间接关联!”

“无论动用任何手段,我都要让那个小杂碎死无葬身之地!”

“至于你们王家人,若是一定要为这样一个不相关的人与潘家翻脸,那就休怪我们不念彼此之间的多年情谊了!”

刘紫婵的声音犹如来自九幽地狱一般!

那冰冷刺骨的寒意,让久居上位者的王瀚海都暗暗心惊不已。

“刘紫婵!”王瀚海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沉声开口道。

“那个叶渊并非与我王家毫不相干,他乃是老爷子的救命恩人!”

“若是让老爷子知道我们在川都基地市,连他老人家的救命大恩人都保不住,你要让我们这些王氏子孙颜面何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