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暂时止血,名医质疑

“年青人,谢谢你出手救了老夫一命啊!”

众目睽睽下。

刚刚醒转的老头子,就一脸感激地开口说道。

被众人簇拥着的中年男人脸色微变。

显然没有料到自家的老爷子,竟会当众开口感谢那个年青人。

这也让他的老脸微微一红,知道自己有可能错怪恩人了?!

“老爷子!”叶渊摆摆手,这才略显疑惑地询问道。

“您老刚刚分明正处于昏迷状态,为何却知道是我出手救了您呢?!”

“呵呵!”老头子淡淡一笑道。

“老夫的身体虽然处于昏迷状态,却依然能够听见周围的对话声,还能感受到你施针时的触感!”

“原来如此!”叶渊这才释然。

“这样看来您老头部的那块弹片,并没有伤到特别重要的脑血管!”

“小伙子!”老头子的眼睛微微一亮。

“若是老夫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没有机会见过老夫之前的病历记录吧?!”

“你难道可以在简单观察伤势以后,就知晓在我的头颅里面有一小块弹片?!”

“在没有科学仪器检测的情况下。”

“你又是如何判断出老夫是因为弹片划破脑血管,这才导致脑部出血进而昏迷不醒的呢?!”

“这。。。”叶渊一时间有些抓瞎,沉吟半晌才随便找了个模棱两可的借口。

“这是我身上的一种特殊能力,具体情况我也解释不清楚!”

“特殊能力吗?!”老头子的眼睛再度一亮。

“随着末世病毒的出现,确实出现了许多身怀各种奇异能力的变异人类,小伙子身上会有这样一种能力倒也不奇怪!”

他的回答让叶渊暗松了一口气。

这也非常完美地替他做出解释。

今后自己还可以用这个解释,去忽悠其它人了。

“老爷子!”叶渊继续开口说道:“我刚才只是通过针灸的手法,帮您老暂时控制住病情!”

“倘若想要彻底根治您老的伤势,那就需要换一个不会受到打扰的安静之地,届时我可以帮您将老毛病彻底根治!”

“彻底根治?!”老头子略显惊讶地反问道:“能否跟老夫详细说一说,这个彻底根治的方案吗?!”

“可以!”叶渊很爽快地点头解释道:“简单说来就是两个步骤。”

“第一步彻底修复受损血管,第二步就是帮您老,将那块指甲盖大小的弹片清理出去!”

“不可能!”还没等老头子答话,一旁的中年男人立马惊呼失声。

“就连当今世上最好的脑科教授陶致远先生都办不到,你这个年青人又如何能够办到?!”

“闭嘴!”老头子似乎对中年男人的态度有些不满,当场低喝道:“有你这么跟小恩人说话的吗?!”

“爸!”中年男人有些替自己叫屈。

“我只是担心年青人不知天高地厚,这万一要是没治好反倒让您老的病情恶化,那岂不是。。。”

“小伙子!”老头子不再理会自家儿子,转头望向叶渊。

“若是由你出手的话,你会有多大把握治好老夫的这个老毛病?!”

“应该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叶渊自信满满地回答道。

他原本对中年男人的态度也有些不满。

可为了能够尽快解决自己所面临的难题,暂时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只要自己能够成功治愈老爷子的病。

届时用事实来打脸,总好过现在浪费口舌去解释半天吧?!

“很好!”老头子倒也非常果断地点头答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小伙子出手帮一帮老夫了!”

“当然,你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压力,就算万一要是失手了,那也不会怪罪到你的头上!”

“爸!您怎么能够相信这个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年青人?!”

一旁的中年男人满脸郁闷道:“不行!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您老冒这个险!”

“爸!”

不等老头子再开口说话,一直扶着他的萝莉美少女,终于忍不住开口插话道。

“爷爷刚刚醒来,此地并不适合谈论那么重要的问题。”

“我们还是先进去坐下休息一会,等陶教授从医院赶过来以后,再慢慢谈这件事也不迟!”

“没错没错!”

老头子这才反应过来,当即满脸歉疚地朝叶渊说道。

“小伙子!”

“让你忙活了半天连口水都没有,还得劳烦你跟我们一起到里面去,再慢慢商谈此事可好?!”

“可以!”叶渊很爽快地点头答应下来。

然后帮忙扶着老头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步入王氏财团大厦。

在此期间。

他隐约能够听见,那个中年人向身边一个秘书打扮的眼镜男,悄声交待了两句话。

他这是让自己的秘书,立即去调查叶渊的真实身份与来历。

叶渊假装没有听见这些对话。

继续与萝莉美少女一起,小心地搀扶着老头子进入电梯。

然后乘坐电梯一路向上,赶往王氏财团大厦的最顶层。

“您好!我名叫王若凌,刚刚谢谢你出手相助!”

宽敞明亮的奢华电梯中。

萝莉美少女朝叶渊展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那一对兔牙看起来特别的可爱。

“您好!我名叫叶渊,是川都大学商贸管理学院的学生!”

叶渊对这个天真无邪的萝莉美少女印象非常好,立马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

他的回答让电梯内的众人神色微变。

敢情这小子竟然还不是医学院的学生啊?!

“原来小哥哥是川都大学商贸管理学院的学长啊?!”

王若凌笑眯眯地继续开口说道。

“之前见你替爷爷做针灸,我还以为小哥哥应该是学医的呢!”

电梯内的众人全都竖起耳朵,显然都很想知道叶渊会如何回答。

说实话。

所有人心底都非常疑惑。

明明只是一个学商贸管理的大学生,却又为何会对自己的医术如此自信?!

“我只是会一套比较特殊的针法罢了!”叶渊摆摆手谦虚道。

“恰巧这套针法,可以用来医治你爷爷头部的病症!”

“小哥哥以前有医治过类似的病例吗?!”王若凌满脸好奇地追问道。

“是不是因为从前的成功病例,才会让您对治好我爷爷那么有信心?!”

呃!

叶渊瞬间就被问的愣住了。

这位看似人畜无害的萝莉美少女。

提出来的问题,却都能问到关键点上去了。

果然不愧为川都基地市第一大家族的子孙,还真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那个。。。”叶渊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道:“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使用这套针法救人。”

噗!

电梯间内,立马有人被口水给呛到了。

能够看到那个气势十足的中年男人,嘴角连续抽搐了好几下,显然是被叶渊的实诚给无语到了。

叶渊就这样在萝莉美少女的一问一答下,一行人终于来到王氏财团大厦最顶层的豪华办公室。

能够看到门口挂着董事长办公室的牌子。

这里该是那个中年男人的办公室,他一进来就直接坐到办公桌里面处理一些工作去了。

如此一来。

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赫然就是王氏财团董事长王瀚海!

叶渊等人在另一位女秘书的引领下,坐进了办公室一角的巨大休息区。

老头子因为脑部还有一些积血的缘故,坐在休息区就开始犯困,微眯着双眼在打盹。

最后只有萝莉美少女王若凌陪着叶渊,在那里有一句没有句地小声闲聊着。

叶渊并不急着替老爷子治病。

他心底清楚王家人如果不把自己的底细查清楚,肯定不会放心让自己出手就对了。

就这样等待了将近二十来分钟以后。

一个穿着白大褂头发灰白,戴着金边眼镜精神矍烁的老者,在门口女秘书引领下进入办公室。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两个白大褂。

一个青年男医生和一个女护士,两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医疗箱。

“陶教授!又麻烦您老特意赶过来一趟了!”

原本还坐在那里办公的王瀚海在看见对方以后,立即非常客气地迎了上去。

“你小子还跟我客气什么?!”

姓陶的老教授,似乎跟王瀚海很熟悉,居然直接用小子来称呼对方。

要知道这位那可是王氏财团当代的掌舵人,也是王氏财团的董事长!

打完招呼。

陶教授这才直奔休息区走了过去,他的目光在王家老爷子身上停了下来。

“小李!立即替老爷子量一下血压!”

“好的!”

那个李姓女护士答应一声,立马来到王家老爷子身边。

然后取出一套简易的血压计,开始着手测量老爷子的血压。

“听说之前老爷子晕倒时,有一个年青人用针灸术把人给救醒了?!”

等待血压测量结果出来以前,陶教授目光炯炯地落在叶渊身上。

现场只有他这个陌生的年青人。

陶教授自然能够很轻松地锁定目标。

“是我!”叶渊也不客气,直接点头答应道。

“我暂时只是用针灸手法,帮老爷子止了血。”

“还需要后续的针法彻底修复受损脑血管,最后再把残留在脑部的血液引流出来!”

“彻底根治?!”陶教授神情微变,立马沉声质疑道。

“年青人,你可知道治病救人不是儿戏?!又对王老爷子的病情有多少了解?!”

能够从陶教授略显严肃的神情看出来。

这位号称世界脑科的第一名医,心底已经对叶渊生出不满的情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