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病倒的巨人

“三天过去了,你姐姐一直没接你电话?”姜杉听着李慎的倾诉,一边帮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询问。

“接了一次,让我别打扰她训练。”

“她肯定生气了,你姐姐以前一直很讨厌男人,你难道忘了?”在姜杉的印象里,李谨在遇见许篷之前,一直不喜欢和男性接触,包括她的臭弟弟。

“我真傻,真的,我还习惯性地……你怎么知道她讨厌男人?”

“你……你之前告诉我的。”

教学楼的阁楼之上,姜杉和李慎正席地而坐。

梅雨季,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通往天台的铁门被风吹动,不停发出哐当哐当的撞击声,摇摇欲坠。冷风从门缝中灌入,让两个人不禁依偎在一起。

自那夜之后,梅雨连着下了三天,夜跑计划也搁置了整整三天。

那可是晚上的操场,充满荷尔蒙和运动的汗水。

李慎失落地吃了一口姜杉带来的饭团,咸香的肉松顿时在口腔里绽放。

“杉杉,你老爸饭团做得还是这么好吃,就是料有点少。”李慎发出满足的哼哼,这做法,前世他就感受过了。

姜杉心虚,和李慎贴得更加近了一些。被老爸看出来是给男生带饭,她是故意为之。一个饭团料多,一个饭团料少,老爸也是故意为之。

但她偏偏忽视了李慎的口感,他会不会察觉到自己的分手计划。

李慎则是没在意到姜杉复杂的心理活动,只感觉两个人贴得更近。

他以为是冷风吹得她冷,一只手拿住饭团,一只手将姜杉揽进怀里。

撸猫是会上瘾的,抱抱她也是会上瘾的。猫有柔顺的皮毛,但她有光滑的皮肤。

雨天裤子容易湿,两个人都只穿了中裤。

双腿大片大片裸露的肌肤贴在一起,李慎余光一扫,姜杉脸上的细软绒毛纤毫毕现,在他呼出的气息下微微摇晃。

“老李,你腿毛好扎。”

虽然是这样说着,姜杉却没有分开的意思。时间太少了,她在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一口一口,李慎嚼得很细心,如果可以,他希望一直嚼下去。

现在还是太早了,老师起不来,学生也只有在快迟到时才在这吃饭。

下方楼梯不停传来学生们的嬉笑,以及轻盈的脚步声,这让他们有一种刺激的感觉。

突然之间,楼梯响起沉重的脚步,夹杂着从胸肺中发出的沉闷咳嗽,李慎立刻分开。

一个脑袋渐渐伸出地平线,狐疑地打量着两个人。

这才6:25,刘民强就到了教室,比平时还要早上10分钟。

李慎有点紧张,却装作不经意地继续细嚼慢咽。

刘民强看着李慎,怀疑着,自己这个最近三天里,最忠实的拥趸,是否会早恋呢?

阁楼昏暗,刘民强看不清两人表情,只能看清李慎不停吃着东西。

最近家里的事搞得他身心俱疲,挥了挥手,他说道:“同桌之间保持距离,阁楼要先放一下书本,吃完饭就快下来。”

“教室漏水,咋们搬去实验楼104上课。”

等两人下来,到了教室门口,才发现教室已经变成一片泽国。

被水泡了数日的天花板终于不堪重负,无数水帘滴答滴答,从屋顶滴下,在地面积水上砸出一圈一圈涟漪。

黑板上的粉笔字迹更是晕成一团。

教室外寥寥几人,不知所措。

而刘民强正一马当先,冲进教室,扛起桌椅就往走廊搬去。

“同学们,你们拿上最近上课需要的课本先到外面等着。”

“班长,这是我的手机,联系一下各科老师,问问要大家还带什么资料。”

在水帘洞中穿梭之后,刘民强浑身都湿漉漉的,褪色的格子衬衫贴在肉上,眼镜被水珠蒙住。

真的是老了,以前搬这种课桌,一只手就够了。

也就在刘民强感叹青春不再之时,他感觉压力顿时一轻。

透过朦胧的眼镜,李慎的脸庞出现在视野里。

“李慎,快点拿着课本去早读,这里会有校工来帮忙的。”

李慎没有说话,继续着他的搬运。

外面在帮忙与早读命令间纠结的众人也冲入教室,纷纷下定了决心,教室里的积水顿时翻起无数水花。

刘民强被雨水冰冻的身体也泛起一股暖流,孩子们还是长大了。

也就在他还要继续之时,身体晃了晃,略有不支。

姜杉眼尖,扶着他到外面。搬来把干燥的椅子让他先行坐下。

摸了摸他的额头,她从自己桌子里掏出一包感冒灵,和着热水递给老师。

上辈子被照顾得多了,对这套操作当然是熟捻无比。

“唉,姜杉,如果媛媛和你一样懂事,成绩又好就好了。”

“李慎啊,成绩虽然一般,但好像突然就变得成熟了。”

?!

两句话看似毫无关联,但一起说出来,总让她觉得自己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宣告失败。

而且她可不乖,期末考成绩指不定退步到哪里去。

自己好像无意间也成了李慎攻略老刘计划中的一环。

……

……

实验楼的教室总是充斥着化学试剂的残留味道,但众人都不以为意。

不像教室的桌椅,实验楼楼教室里的桌子,总是写满各种八卦和消息。

“一班姜杉,我喜欢你,路人甲留。”

“李慎是全世界最好的男生,他一定会实现梦想。”

“……”

众人都是兴致勃勃,但姜杉和李慎则是面露尴尬。

一个看着别人对自家老婆的表白,嘴角抽动。

另一个看到了不知道多少年前写的东西,双手捂脸,这种感觉就像是将日记暴露在众人之前。

互相偷偷瞥一眼,又装作没看到,立马转过头去。

“安静。”

刘民强走进教室,声如洪钟,但下面的话却有点中气不足。

“回到座位上准备上课。”

众人齐齐归位,李慎却发现少了个人。

刘媛媛去哪里了?

刘民强的目光习惯性扫过姜杉前面,但原本坐着女儿的地方只有几本没翻开的书。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身子也开始摇晃。

“同学们,我们这节课讲《逍遥游》”

“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

“抱歉,同学们,记混了,这不在考纲里。”

“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众人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这是完整的《逍遥游》,不是课本中的。

“抱歉,同学们……”

说着说着,刘民强在一声一声“老师,老师”的尖叫中轰然倒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