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攻略老刘

姜杉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座位,心中百感交集。李慎做完作业,抄起语文卷子,直奔老刘办公室而去。

她虽身处教室,却似乎听见,办公室里,李慎和老刘这对良师益友在口授心传。

李慎的攻略开始了。

这最后一节自修课都快结束了,李慎还不回来。她迷迷蒙蒙间困意翻涌,几杯早上的茶水入肚也压制不住。

朦胧之间,似乎梦见,老刘把她单独叫出去,让她安心和李慎谈恋爱。

刘民强看着眼前的李慎,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一次认可。

早些年的火箭班,在竞赛将至,选考将至之时,把语文课翘了的都大有人在。若不是自己做了班主任,只怕这群小子早读都不会打开语文书。

旁边的物理老师,化学老师,都是门庭若市。自己这虽然只有一个李慎,但李慎那充满求知欲的眼神,赞同的声音,让他觉得吾道不孤。

“你看,这种如何理解一句作用的题目,基本上就从角色性格,文章主题,氛围渲染三个方面分析。”

“三个方面彼此交叉,互有影响,做语文题和做数学题是一样的逻辑。”

刘民强语重心长地说完,看到李慎又点了点头,他心中舒爽。

可他不知道的是,李慎其实根本无法理解。

毫无逻辑。

诡异的光还有这种意思?意识流和先锋文学是认真的吗?

但李慎理解了刘民强的神色,他的攻略成功了第一步。要不是放学铃急促响起,李慎甚至还想再待一会。

可惜,他要送姜杉去校门口,对不起了,老师。

但刘民强显然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拉着他还在讲作文怎么写。

“写作文和写黄金三章是一个道理,都要在开头抓住读者。”

“如果真的搞不了,直接暴论开头。”

“……”

待他讲得尽兴,李慎匆匆从办公室门口逃出。

走廊上已经黑做一团,只有一班的灯光还在闪烁。

一路小跑跑进教室,眼前的一幕让他感觉自己犯了大罪。

教室里只剩姜杉一人,她孤零零地趴在桌子之上。

少女的头伏在白嫩的手臂上,纤细的身体弯曲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光便顺着发丝流下,整个人披上一层朦胧的轻纱。

她睡着了。

李慎蹑手蹑脚地走到旁边,这个傻姑娘居然一直在等他。

李慎手不停揉着姜杉的脑袋,把她凌乱的头发梳得整齐,甚至还给她绾了个丸子头。听到姜杉发出舒服的呻吟,李慎真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暂停。

“姜杉,醒一醒。”

被叫做姜杉的女孩睡眼迷离,抬眼看着李慎的眼睛。不同于平时的灵气四溢,此刻的她像只柔顺的小兽,似乎把眼前的一切都还当作梦境。

红润的小嘴微微开合,轻轻呢喃:“老……,我真的不想……”

似乎是触及到心底的隐秘,有几个字微不可闻。

“不想什么?”李慎好奇地追问,嘴巴贴到姜杉耳边,轻轻耳语。

但沉睡的姜杉突然惊醒,猛得回头,细软的嘴唇擦过李慎的嘴唇。

也正当李慎在由发懵转向窃喜之时,眼睛就挨了一拳。一只眼睛顿时飙出眼泪,视线模糊不清。

他忘了,自家老婆有起床气来着。

姜杉看清了李慎的面容,惊慌的用掌肚熨着李慎的眼睛。

“老李,我没想到是你。”

感觉到姜杉的手掌传来的丝丝热度与柔软,李慎也干脆坐了下来,舒服地浑身战栗。

“你昨天几点睡的?”

“太激动了,很晚才睡。”

姜杉扯着谎,毕竟自己上课不走神已经很让李慎惊奇了。

这回答让李慎很满意。

在姜杉的不停揉搓之下,李慎一只眼睛的视觉渐渐恢复。伸出手,抓住姜杉的小手,牵着她离开了教室。

随着办公室和教室的灯光全部熄灭,月光将教学楼的伟人挂画,砖缝泥沙都照得一清二楚。喧嚣的教学楼已经陷入沉睡,平时被朗朗书声掩盖的老鼠啃啮,乌鸦扑翅,此刻倒是被他们听得真真切切。

李慎感觉身边温热的身体更加靠近了一些,软软的,温度烫进皮肤里。

“不用怕,我在的。”

“嗯。”

姜杉的声音里带着点心有余悸的味道。

看着姜杉脸上淡淡的黑眼圈,李慎说出了他的想法:“杉杉,以后咋们晚上放学跑步吧,早上多睡会。”

姜杉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以前高中的她起得早,是因为要在早上偷看李慎的试卷。

现在貌似不需要。而且她其实是个夜猫子,懒觉是她的最爱。

“那以后咋们还一起吃早饭吗,要不我从来的路上给你带?”

这让李慎有些可惜,但转念一想,那个吴博神出鬼没的,还是避开些比较好。

……

……

将姜杉送到校门后,李慎也算是踩着点,在宿舍关门之前进入寝室。

他突然就很羡慕那些走读的人,如果他和姜杉住隔壁该多好。

一到寝室,许篷就抬起埋在书里的脑袋,对着李慎大喊:“老李,你姐姐刚刚打电话找你。”

李慎有些奇怪,昨天他就打过电话了,今天怎么又来电话?

老姐不是个很喜欢别人打扰她的人。

“以后,叫我小李都没事,老李,只有杉杉才能叫。”

李慎对着许篷开了个玩笑。

室友们顿时发出“咦惹”的声音。当然,如果姜杉愿意叫老公的话,那他们怎么叫都随便了。

用寝室座机拨号,不久,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

利落,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李慎,喜欢什么。”

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问题?

李慎顿时支支吾吾起来。

他对这个姐姐还是很畏惧的,姐姐对他管得也严格。长姐如母,姐姐18岁,自己十四岁,父母车祸离世。

她毅然放弃了上个普通双一流的机会。

就近找了个警校,与长发飘飘的青春一刀两断。

所以,他前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幸好,有个好男人照顾她。

边想着,李慎回头盯着许篷,简直要把他生剥活吞。

“我喜欢你带男朋友过来见我。”

电话那头顿时发出嘟嘟嘟的挂断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