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老刘

因为吃饭前的插曲,原本还算充裕的时间变得紧巴巴的,他们二人只能快步走到教学区。

出了食堂,李慎一直与姜杉保持着距离。

女高中生的心思他照顾地死死的。

教室的早读声澎湃,汇聚成涛涛的声浪,在狭长的楼梯来回冲刷。

三楼与四楼的楼梯上,李慎看了眼表,离迟到还有1分钟。两个人两阶台阶迈做一阶,向教室冲去。

但在半路,李慎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停下步伐。

察觉到李慎的止步,姜杉也转过头,投来疑惑的目光。

“茶杯给我,我先去接点水。”

“不用啦,都要迟到了。”

身后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几个人火急火燎地爬楼。人影一个个穿梭而过。

但李慎依然站立不动,他知道,这时候老刘应该就在教室门口。

姜杉无奈,今天,李慎的警觉性有点高。

“好吧,快点,不用泡茶,把茶叶投进去就行。”

说着,姜杉拿出一包铁观音,与茶杯一起递给李慎。

说实话,她是有些困倦的。

早上顶着黑眼圈出门,老爸还在不停催促她多睡会儿,目光警惕。见实在拗不过,就从箱子里拿了包茶叶给她。

李慎拿起茶杯就走,在一群赶点上楼的人群中,他下楼的身影显得尤为奇怪。

“李慎,还下楼,要迟到勒。是不是老刘不在?”

“你懂什么,单身狗,人家……”

“搞得你有第六个老婆一样!”

两个赶点同班同学气喘吁吁,还不忘互相调侃。

李慎微微一笑,走去三楼的茶水间。

但当姜杉她们到达教室时,刘民强却不见踪影。老刘是生病了?要不然他都风雨无阻地在这,扫视着每一个不读书的学生。

而当李慎哼着歌,走进茶水间之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正依靠在窗台,以往挺拔的身影如坍圮栋梁,透露出一股深深疲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那人转过头来。

老刘怎么在这。李慎一时间进退维谷。

“进来吧,早一分钟不迟到,晚一分钟就迟到,没啥意思。”刘民强是不抽烟的,今天他却好像开了烟嗓,沙哑压抑。平时严厉的他变得疲倦,似乎丧失了干劲。

李慎只能硬着头皮,拿出茶杯开始泡茶:“刘老师,有心事?”

刘民强一怔,有点无奈地开口:“说了你也不懂,动作麻利点。”

李慎也不再多言,把一粒一粒的茶叶统统倒入茶杯,加水,就准备带走。

即使他不懂泡茶,香味依然沁人心脾。问着幽幽茶香,刘民强有些意动。正当他转身离开之际,刘民强喝住了他:“就这样打算走了?”

?!

李慎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破绽。

说完,刘民强抢过茶杯和茶叶,原本无精打采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光彩:“铁观音不像红茶,要先洗茶。”

李慎愕然。

刘民强将茶杯中的水倒掉,茶叶片片舒展,兰花香扑鼻而来。刘民强怀念般地细细嗅着,随后轻轻一叹:“好茶,好久没喝过了。”

但刘民强没接着说下去,把茶杯放得很低,打开水龙头。

激烈水流沿着杯壁冲刷而下,茶叶翻转,泡出晶莹的茶汤。

“这叫高冲注水。热水器中水温过高,含氧量过少,高冲水温降低,茶叶翻滚,浸出物溶解更均匀,香味更加浓郁…..”

刘民强昨夜在家里受了一肚子气,此刻就像是找到了同好,控制不住嘴巴,话和倒豆子一样倾泻而出。

他的手指在杯子轻扣10下,转头看向李慎。

“李慎,还有别的杯子吗,一直泡着茶叶喝是不对的,太涩,伤胃。”

李慎不知道老刘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像一个中年失意的男性,浑身颓丧。

“有有有。”

李慎连忙打开书包,里面一个是他的,另一个是姜杉早上带来的。

没错,他们早上是用一个杯子喝的水。

黑漆漆的包中,姜杉那个小清新风格的杯子尤其惹眼,李慎有点尴尬。

刘民强瞳孔一缩,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但心中焦急,连连催促。

“快点拿过来,时间要太久了,茶要涩了。”

李慎把自己的杯子递给他后,他一边分茶,一边扭头看向李慎。

“杯子蛮多啊,都是你的?”

眼神中满是狐疑。

“啊,对对对,我姐姐给我买的,她让我一天喝三杯水。”

刘民强也不多问,他全神贯注地闻着茶香。太久没泡,手段有点生疏。溅起的水花让他的手有些不稳,他觉得这一泡不行,自己的心情太过浮躁。

再来一泡吧,在家里可没机会,否则又要被絮叨。他浮躁的心也渐渐沉寂下来,茶回百转,静心凝神。

“李慎,第二杯,把你另外那杯子拿去涤荡一下。”

也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早读的铃声骤然响起。

李慎眼睁睁看着疲倦和失落顿时爬满老师的脸庞,他又成为那个为了别人拼命工作的刘老师。

独独不是为了自己。

“走吧,早读去吧。”

刘老师无力地挺直腰板儿,强做坚挺。

两个人沉默地走到教室,班里的同学齐齐看着两人,被他们俩之间奇怪的气氛感染,众人一时间鸦雀无声。

刘民强本想说些什么,但疲倦突然堵住他的喉咙。

教室里顿时只能听到压抑的呼吸声。

李慎先回到座位,大声早读。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一片寂静之中,他的声音很突兀,但周围的人也不自觉跟着读起来。

本来还在筹措语言和情绪的刘民强露出欣慰的表情,离开了教室。

李慎突然有些愧疚,老刘因为纪律问题被领导说过好几次。如果他和姜杉的顶风作案再被发现,老刘的职称可不好评了。

那只能拿几个竞赛国奖给老刘涨涨脸了。

察觉到李慎情绪的低沉,姜杉很紧张,她的分手计划终于开始了?她用小手在课桌下偷偷拍了拍李慎的腿。

“怎么了?”

“杉杉,你家这种茶叶多吗?”

姜杉一时间摸不清头脑。

“多啊,很多。”

“那以后多带点行吗。”

姜杉当然是一口应下,理由李慎则没和她说,只淡淡告诉她。

“我要攻略老刘。”

!?

姜杉感觉援军不保。而更让她脸红的是,李慎在课桌下抓住了她的小手。

两个人正襟危坐,全神贯注地学习,桌底下手却相牵。这样,在教室里,牵着手,渡过了一个早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