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一步计划

刘媛媛是个活泼的姑娘,有她在,木讷的许篷都被侃得发出“哧哧哧”的低笑。

李慎很享受这种氛围,周围人潮涌动,单独的个体就像是一叶孤舟,但幸好,爱人与朋友就在身侧。

就是姐姐头上有点绿。

这种氛围没有保持太久,周围喧嚣的人群突然安静,不约而同地让出一条道路,一个中年男性朝他们走来。

李慎眯起眼,下意识往前一步,挡在姜杉前面,他记得这个人。

吴博——周六毁灭者,节假日掠夺者,劝退大师,高考工厂主。

上一世吴博正式成为他们的年纪主任后,学校的心理老师再也不能赋闲在家。

在毕业后,他还时不时听到些不好的惨剧。

但李慎此刻坦坦荡荡,刚刚他就在注意和姜杉保持距离,维持在一个朋友的社交距离。

而且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重活一世,死都死过了,他还会怕什么?他只怕姜杉扛不住压力。

看着吴博越走越近,李慎他们也知道这是来找他们的。

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肃穆。

李慎看着吴博颤颤巍巍举起手,食指指着他们,面部的每一块肌肉在颤抖,扭曲出一个愤怒的表情。

霎时间,两片嘴唇相互拍击,唾沫星子横飞。

“男男女女走得怎么这么近,分开!”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在高中。”

“你们室友呢?是不是早恋!”

周围人群都与身边的同伴面面相觑,幸亏是同性,否则他们也要挨骂。

假如说到此为止,询问也算正常,吴博下面的话让众人大跌眼镜。

“女孩子怎么能这么浪荡,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有没有在寝室!”

原本窃窃私语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

李慎连忙拉住许篷的手腕,他刚刚看见许篷的青筋炸起,如同怒蛇。

老实人总是得了一点水就把别人当涌泉。

李慎正想开口,身后就传来姜杉冷静的嗓音。

“老师,你不是应该先问问我们早上干嘛去了吗。”

边说着,姜杉拉住刘媛媛蠢蠢欲动的巴掌。

分手计划还是交给刘民强实施吧,这个老师过于极端,会让自己身边的人也跟着遭罪。

媛媛在她身边,已经像头小母兽一样蠢蠢欲动。

媛媛是刘民强的女儿,什么时候被别的老师这样骂过。

吴博本来还想说更重的话,先行立威,但姜杉坦荡的话语直接压住他的气势。

周围传来大部分学生们不善的眼神,眼前几个学生也都蠢蠢欲动。

吴博意识到,这毕竟不是原来执教的学校,学生还没被驯化得服服帖帖。

“说吧,你们去干嘛了。”

他的声音也降了几个声调。

“练2000米去了。”

姜杉说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没说锻炼,也没说自己就是体育生。

吴博看到姜杉用手中的毛巾不停擦汗,穿着打扮也很运动。

几个人脸上泛着运动后的红晕,眼神更是肆无忌惮,桀骜不驯。

难道是体育生训练?普通学生可不会早起,在大夏天的早晨自讨苦吃。

周围的人群也响起窃窃私语。

“这老师谁啊,说话好过分。”

“早上起来跑2000米,他们是不是体育生啊。”

“那个女生你都不认识啊,她是,唔。”

一个男生捂住了另一个男生的嘴巴,打着圆场。

“她是上次运动会长跑第一,破了校记录的。”

但他们都知道,天城高中的体育生,不在学校里训练。

长跑第一,谁会记得?

迎着吴博怀疑的目光,姜杉也不等他再问,拉着刘媛媛就往食堂走。李慎也拉着许篷跟上去。

吴博本还想再问,他们是不是体育生。

但被周围的学生议论的感觉确实不好受,只能愤怒地环视四周,让他们噤若寒蝉。

回头,看见李慎和姜杉的背影,他总觉得似曾相识。

四个人头也不回得走进食堂,刘媛媛此刻脸蛋还是气鼓鼓的,但看见刚刚许篷攥紧的拳头,她不禁展颜一笑。

她真的蛮羡慕姜杉的,现在,她好像也有人在乎。

她突然挣脱了姜杉的手,粗暴地扯着许篷的袖口,把他拉到打包窗口。

扭头,看到许篷又变得和红炭一样的脸,她的声音轻快而愉悦。

“杉杉,我拉着小火把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俩了。”

小火把,小电灯泡,很贴切。刘媛媛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窃笑。

看着许篷离开的背影,李慎扯了扯嘴角,好像是因为他,姐姐的绿色更葱郁了。

长辈自有长辈福吧,他不管了,他也管不了。

两个人挑了个僻静处坐下,随后,姜杉就让李慎一个人坐那,问了李慎想吃什么后,就自己去窗口买饭。

等姜杉回来,两碗热粥端在手上,手指还挂着几个塑料袋,里面是李慎最喜欢的烧麦,但没有油条,反倒是几个鸡蛋一晃一晃。

其实姜杉怎么会不知道李慎喜欢什么,她不用问也知道。

至于油条,她觉得不健康,还是得逼着李慎吃鸡蛋。

李慎看到鸡蛋的一刻,就愁了脸颊,重生了也逃不过吃鸡蛋的命运吗?

但他还是习惯性地接过粥。

两碗热粥,筷子不停搅拌,热气翻腾而上。

透过蒙蒙水汽,面前的姜杉正细心地剥着蛋壳,修长手指下,白嫩的蛋白颤颤巍巍。

随后,整个鸡蛋就放在李慎旁边的袋子中。

李慎总觉得,前世无微不至的姜杉又和眼前的重合在一起,这让他不禁失神。

“吃鸡蛋啊,老李。”

“吃鸡蛋啊,老李。”

姜杉的呼喊把他拉回现实。

李慎也把搅拌得凉了的粥推到姜杉面前,一切好像都一模一样。

最后要分开,也许就是因为要分开吧,所以她才这么控制不住自己,想把自己最后一点一点的好榨出来。

“以后,就叫你老李吧,怎么样。”

喝了一口粥,姜杉抬眼,看着李慎。

李慎刚刚还在吃蛋黄,听到这句话,蛋黄顿时卡在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

待咽下去之后,姜杉已经老李,老李地叫了起来,声声清脆。

其实他想让她叫老公的。

“老李,吃慢点,还一个呢。”

“老李,烧麦里有香菇,我这个给你吧。”

“老……”

李慎竖起耳朵。

“老师知道了,不会让我们分手吧。”

姜杉开始了表演。

李慎黯然,高中生毕竟还是怕老师和家长的,他们得低调一点。

“不会的,我不会放弃的,老师都是很现实的,成绩不退步,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慎说得很坚定,他这一次,不用姜杉的帮助,成绩也不用担心。

“杉杉,以后你上课不用帮我做笔记了,我现在很有自信。”

“嗯。”

她低下头,一筷一筷挑着米粒。

姜杉也说不清是悲是喜,计划有了突破性进展,她不用担心因为“笔记”的事而惹李慎怀疑了。

她很开心,但她才是成绩会退步的一方,她才是会放弃的那一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