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跑步

清晨6点,天色已经大亮,空气中弥漫着清新好闻的气息。

李慎坐在校门口内的罗马柱旁,百无聊赖,盯紧校门口外。

几帮学生已经走进校门,脸上挂着疲倦和厌恶,显然是不想上学。

而在其中,一个靓丽的身影突然出现,正是他的姜杉。

不同于周围人的死气沉沉,姜杉神采奕奕,眉眼含笑,小鹿般跃动,跑到李慎面前。

说实话,李慎被惊艳了。

今天的姜杉白T打底,一件11号球衣裹住青春四溢的身体,宽松的篮球裤下,露出一截欺霜赛雪的纤细小腿。

他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她了?

夏天真是个看腿的好季节。

察觉到李慎盯着自己的小腿不放,姜杉也是忍不住俏脸微红。

左手轻轻揪住李慎的耳朵,让他偏过头去,同时说道:“看了多久了还没看够。”

李慎嘿嘿讪笑两声,前世该看的都看过来,但确实,还没看够。

“走吧,跑步去。”

姜杉放开李慎的耳朵,把一杯还带着余温的蜂蜜水塞到李慎手中,轻快地说道:“先喝点蜂蜜水垫肚子。”

她要在她陪在李慎身边的时候,帮他养出一个好习惯,希望他以后可别熬夜通宵,整理实验数据了。

听到姜杉的话,李慎楞住了,他本来早上就打算和姜杉商量商量以后锻炼的事,没想到还真是夫妻同心。

两个人都想争取争取,只是下的赌注不同。

李慎接过蜂蜜水,打开盖子,一股馨甜扑鼻而来,水金灿灿的,像是吸纳了一整个晨光。

抿了两口之后,两个人开始往操场进发,早晨的天气还算凉爽,牵着手也不会出汗,女生体温偏低,握着,就像在盘一块玉石。

不一会就到了操场,一马平川的跑道上,一个少年正在做热身运动。

身体如面条般舒展,每一个拉伸都展现出流畅的体态,充满沛然的力量。

正是许篷。

两个人走上前去,观摩这场令人惊奇的瑜伽。

听到两个人的脚步,许篷猛得转头。

“老许,早上好啊。”

“许篷,早上好。”

姜杉非常自然地打着招呼,谁能想到,这个木讷少年最后会成为她俩的姐夫。

许篷听见姜杉的声音,立马炸毛。

又看了看旁边的李慎,心中对女人的畏惧才稍微缓解一些,但也露出一张哭丧的面容。

“李慎,不是这么玩的吧,没必要秀恩爱到操场来啊。”

“我们是来跑步的,来,一起热身。”

听到李慎的话,他又露出紧张的表情,手足无措,原本流畅的动作也变得凝滞。

这是他的秘密,被观摩可太羞耻了。

许篷的一切表情,李慎都看在眼里。

作为小舅子,他要调教下许篷,帮老姐先披荆斩棘,敲开他的榆木脑袋。

学着许篷,李慎也开始热身,姜杉自然是夫唱妇随。

两人丝毫没有轻视之意,力求完美。

有了同道中人,许篷的动作又变得行云流水。

让许篷一步步变得自信,这就是李慎的计划。

也就在他沾沾自喜之时,身后一声惊讶的娇呼让李慎顿时心中一紧。

“杉杉,李慎,你们怎么也来了。”

李慎和姜杉都扭头一看,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出现在眼前。

李慎觉得自己的努力错付了。

那女生正是刘媛媛。

她只喊了他们俩的名字,似乎早就知道许篷每天在这锻炼。

看着许篷如炭般黑中透红的面容,一个惊人的想法在两个人心中浮现。

“刘媛媛不会每天早上都陪着许篷锻炼吧”

《两只蝴蝶》的旋律仿佛在耳边萦绕。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来跳个舞……”

两人齐齐一哆嗦,不敢再往下想。

可是在上一世,他们从没记得刘媛媛和许篷有过什么交集。

“怎么,就允许你们谈,我就不行?我也喜欢老实的呢。”

刘媛媛看到两个人吃惊的表情,眼睛笑眯成一条线,戏谑地说道。

李慎看了眼许篷,想从他的表情中获取些情报。只见他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眼睛偷偷瞥了一下,又垂下头。

顺着许篷的视线,李慎看到了一片青青草坪,绿得扎眼,刘媛媛正俏生生地站在那。

一片绿色之中,入眼就是刘媛媛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腿,沾着些早上的露水,反射着晶莹的光芒,简直就是一整个细软的青草雪糕。

还真是兄弟之间臭味相投。

老姐此刻还不认识许篷,李慎还真的说不了什么,他只能送给许篷一个“把持住”的眼神。

刘媛媛不禁扑哧笑了出来,有必要这么吃惊吗?不应该先问问吗?

看到许篷黑红黑红的脸颊,她更是忍俊不禁。

“好了好了,逗你们的,以前一直是许篷一个人,我也是早上心血来潮罢了。”

李慎二人闻言,心中稍稍安定,但还是有一点疑云笼罩。

刘媛媛怎么知道许篷锻炼的?许篷一直把这个当作秘密的。

怀着困惑,做完热身,四个人也开始在跑道上慢跑。

许篷一马当先,李慎与姜杉二人则是齐头并进,而刘媛媛,则是远远缀在后面,像一只孤独的小猫。

李慎心思全不在跑步上,他一直侧头,温柔地看着姜杉。

几缕秀发被汗水黏在她的鬓角,脸上出现一抹动人潮红,假使脚踝挂着脚铃,钉铃钉铃的,一定很好听。

一直这样跑着,身体是不是会永远健康。

李慎怀着自己的小心思,跑完了两公里。

向不远处一望,刘媛媛还气喘吁吁,脚步虚浮,在操场上摇摇晃晃地跑着。

看着姜杉从包里拿出毛巾,自然地给李慎擦汗,许篷感觉自己是那么耀眼,忍不住开口说道:“我去扶一下刘同学吧。”

其实他只是不想做灯泡,而且那句“我也喜欢老实的呢”,软软糯糯的,一直缠在他耳边,轻挠心。

“不行。”

两个人异口同声,神色不善地看着他。

但李慎想到许篷终究是个自由的独立人,无奈地摆摆手,让他自便。

许篷正想起身,但刘媛媛刚刚就到了。贴在姜杉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姜杉,示意她也要有人擦汗。

四个人坐在主席台下,形成一个奇怪的组合。

三个人相互依偎着,只有许篷,孤独一人地盘腿坐着,用衣领胡乱擦去汗水。

姜杉刚刚给李慎擦完最后一颗汗珠,从包里又拿出一条毛巾,原本鼓鼓的包顿时瘪下去。

也就在她要动手的时候,刘媛媛学着许篷,把小脑袋塞到衣服里,用白色的衬衫随意抹脸,擦去汗水。

在她头又重新钻出来的一瞬,头发乱糟糟一团,但眉眼弯弯,笑容灿烂。

许篷不禁失神,脸更如焦炭,简直要冒出烟来。

“杉杉,让李慎给你擦,我就不用了哦。”

李慎跃跃欲试,姜杉则瞬间双颊通红。

经过一番折腾,时间也不早了,几人动身去食堂吃饭。

学生们从各个宿舍楼倾泻而出,汇成一波一波的人流,大多是一个宿舍凑一群,李慎他们两男两女的配置难免有些惹眼。

吴博站在食堂门口,望着涌来的人群,心中失望至极。

刚刚空降成新的年纪主任。本以为学生们都能5:50到教室,可这都6:15了。

昨天甚至还看见两个学生,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重点高中怎么能这么松散。

熙熙攘攘的人群潮水般涌动,学生们看到他严肃的面容,都不自觉低下了头。

察觉到这种敬畏,他冷峻的面容出现一抹狂热,渐渐扭曲。

而在人群之中,四个朝气蓬勃的人如太阳般耀眼,顿时给他浇了盆冷水。

两男两女,神采飞扬,他眯起眼睛,牢牢记下容貌。

这不是学生该有的样子。

鼻子耸动,双眼冒火,吴博朝那四个人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