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确定关系

李慎就喜欢看她这个样子。

裙摆下的双腿笔直白嫩,时快时慢,按捺着与李慎并肩而行的欲望。

长长的睫毛不停颤动,时不时投来欲言又止的目光,流光染色,就晕出秀美娇媚的气韵。

欲拒还迎,扭扭捏捏,上一世,姜杉虽然脸皮薄,但这种姿态李慎只在特殊时刻见过。

高中的姜杉原来是这么有趣的吗?

他正想转头再看一眼,少女青涩的体香突然缠上鼻尖。

转头一看,姜杉狡黠灵动的眼睛就与他四目相对,洁白贝齿咬住粉嫩的嘴唇。

而他的手,正被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牢牢抓住,十指相扣。

眼神坦荡,一扫之前的纠结。

这让他不禁楞神,顿在原地。

耳边清脆的声音将他惊醒。

“李慎,你喜欢我吗。”

霸道的声音从姜杉口中畅快地吐出,似乎是下定决心,她的眼神无比坚定,浑身肌肤泛起一层粉红的光彩。

李慎本来还打算慢火细煮,打开作为高中生的姜杉的青涩心门。

但她这出人意料的主动,与上午的画风截然不同。

这让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姜杉早上被李慎调戏了这么久,看到李慎的反应,心中畅快。

看来他想起来上一世谁才是主动的大灰狼了。

“我在问你,你喜欢我吗。”

“额,那当然,当然是喜欢的。”

李慎讪讪地回答,他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

高考最后一门结束,姜杉把自己堵在垃圾桶旁,郑重地把日记捧给他,让他选择。

丢掉,或是收下。

“我们在一起吧。”

那时候,姜杉看见他嘴唇开合,废话连篇,干脆抢了他的话,直白地,将他逼到回答的死角。

那天的夕阳很盛大,就像是拍纪念照前的曝光,咔嚓一声,高中的最后一天结束,但新的夏天也就此开始。

“我们在一起吧。”她再一次这样说道。比起前世,早了一年。

夏鸟啾鸣一如即往,与从前如出一辙。

姜杉举起两个人交织的双手,举到两个人脸颊中间,眼睛亮晶晶的,像只小狐狸一样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他终究被姜杉的每一次主动惯得腼腆,对她每一次主动的样子都毫无抵抗力。

长呼一口气,李慎决定他得主动一点,不能再和之前一样,支支吾吾,只敢牵住姜杉的手。

他松开手,一只手盖住姜杉的眼睛,凑近她的耳朵,气息在她耳廓中鼓荡。

双方都脸颊都感觉到彼此脸上的热浪,姜杉鬓发飘舞,挠着李慎面颊。

“杉杉,闭上眼睛。”

姜杉乖乖闭上眼睛,听到李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一点也不担心,她知道,李慎不会放开自己。

只是有些空落落的,因为她的分手计划开始了。

既然无法在不暴露重生的情况下,挡住李慎的攻势。倒不如直接敞开城门,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高中的感情总是不了了之,上一世他们的感情盛开在最好的季节。

这一世早熟了,她只要扮演一个,挣扎过,但最后无法违抗重重压力的高中女生就行了。

李慎走的时间不长,但她还是觉得他离开了很久,并且会与她渐行渐远。

闭上的眼睛前浮现一幕幕画面,让她不忍细想。

要慢慢习惯。

一片混沌的黑暗中,脚步声近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杉杉,睁眼。”

姜杉缓缓张开眼睛,眼前是李慎灿烂的笑脸,阳光把他照的棱角分明。

她不知道李慎要给她什么惊喜,但当抬眼就能看见他的一刻,姜杉觉得,这就是最好的惊喜。

“你看,好看吗。”

李慎一边询问,一边掐住她嫩如春笋的指尖,将一枚柳枝缠成的戒指慢慢推上了她的无名指。

初夏柳枝残留的绿色依然鲜嫩,叶芽吐出盎然生机,与她青春白皙的肌肤交相辉映。

她收到了晚来却又早到的戒指,人生中的第一枚。

很久以前,还未生病之前,她便幻想着,李慎会送她钻戒还是翡翠戒指,但她今天收到了最好的。

没有回复,姜杉一把搂住李慎,头埋进他的肩膀。

疾风骤起,吹开他们头顶的树冠,伴随着簌簌叶响,夏日灿阳就从上方涌入,把两个拥抱的影子刻在石板路上。

李慎被勒得都喘不过气,给姜杉一枚戒指是他的夙愿,但他没想到还是个高中生的姜杉反应也会这么大。

高中生不是应该羞涩一些吗?

“你想送我戒指多久了?。”

哽咽的声音从耳边软软地响起。

“八年吧。”

“骗人,那时候我还在读小学。是不是在上课偷看我的手。”

但两个人都知道,确实是八年。两个人都知道,李慎曾经趁姜杉睡着,偷偷量过。

还不等李慎继续说话,身后响起一道炸雷。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快点放开!”

是平时瞎逛的老师来了,脚步声闷沉地响起,愈走愈近。

姜杉想过这种情况的发生,但在她的计划里,这应该是最后的一锤定音,而不是计划开始之初就到来。

没有铺垫,直接被强行分开,两个人都放不下。

欲速则不达,对不起了,老师。

她也是个自私的姑娘。

在姜杉放开李慎的一刻,他惊鸿一瞥,看清姜杉微笑着,却带着泪水的面容。

一时间分不清她是喜是悲。

但姜杉很快就转过头,李慎只能看见她的背影,裙摆飞扬,飘舞的秀发淌着光斑,纤毫毕现。

纤细的手臂牵着他一起奔跑,夏天的手汗让他们都难以握紧彼此,只能牢牢扣住,指骨相互硌着。

空气中传来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快走,不要回头。“

跑过树冠遮掩的树荫小道,夏日的骄阳顿时将他们淹没,身后不时传来“停下,站在那里“的呵斥,但声音逐渐微弱,那老师被渐渐甩在身后。

……

……

夜已渐深,不像省城的灯火通明,小县城的楼房已经陷入黑暗沉寂,鼾声不时从中传来。

阳台上,姜聪掐灭烟头,冷风吹得他一个哆嗦,他觉得女儿有心事。

一回家就紧紧抱住他,不发一言,好像生离死别过一样。

他怀疑女儿是不是被渣男伤透了心,来找爸爸要些安慰。

隔壁女儿卧室的灯还亮着,在一片黑暗中十分惹眼。

让风吹散自己身上的烟味,姜聪轻轻敲开女儿的房门,眼前的一幕出乎他的意料。

平时惫懒的女儿居然在挑灯夜读。

以前,她妈妈为她买的教辅书都是在角落里吃灰,此刻,方方正正地放在书桌之上。

姜杉的嘴巴无声地开合,默读课本。

“杉杉,怎么突然怎么努力,不要伤了身体啊。”

姜杉闻言,身子一顿,转过头,脸上写着悲戚与坚定。女儿眼中的悲伤,让姜聪这个女儿奴一时间就想抽自己个大嘴巴子。

“爸爸,不用担心,我决定了,要学医,我会治好自己的。”

姜聪闻言,忍俊不禁,女儿这笑话有点冷。

他默默转身,从自己的保健药品中拿了几片维生素,放到姜杉面前。

“杉杉,你不是最喜欢江南园林吗?你妈妈的话你不用管,我和她说,她逼不了你学医的。”

宽厚的大手拍了拍姜杉的肩膀。

“爸爸,真的是我自己想学。”

看到女儿坚定的眼神,他也不再多说,摸了摸乖女儿的小脑袋,柔声说道:“那也别睡太晚了,明天我不上班,我给你做早饭。”

姜杉的脸色一时间变得奇怪,双颊泛红,对着自己的老父亲说道:“爸爸,明天不用你做了,你多睡会,我和人约了去食堂吃……”

这时,姜聪终于瞥见了别在女儿无名指上的柳树戒指。好啊,一进门就抱我,原来是和某头猪私定终身,心怀愧疚是吧。

小丑居然是我自己。

姜聪沉默地走出了房门,又到了阳台,抽起香烟,本想给还在医院加班的老婆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噩耗,但迟迟按不下通话键。

对着夜空长叹一声,袅袅烟雾中,他放下了手机。

老爹走后,姜杉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放进一个精美的小盒子里。

刚刚爸爸的反应也太平静了,无论怎么刺激,都和没事人一样。

长长呼出一口气,姜杉开始刷题。

经过一天的学习,尘封的记忆纷至沓来,这让她稍微有了些信心。

水笔突然停顿,拿出藏起来的日记,开头的第一页还是空白一片。

上一世,她最后在这里写着“献给我爱的男孩”

这一次,她长长吸了一口气,腰板儿笔直,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刷刷写下几个大字。

“欲与天公试比高”

字迹飞扬,入木三分,带着不服输的劲头。

可她真的能做到吗?也许能,但她不敢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