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背影

“哼。”吴博冷哼一声,没理会他,直接拿过试卷,一桌一桌收走。

他把所有人试卷归好,坐在讲台上,等着收卷的巡逻老师过来。他顺便抽出了李慎的试卷,细细看着他的解法。

倒数第三道题,没超纲,但解法的数学思想很明显不是高中的。他抬起头,深深看了李慎一眼。

考好的人群都收拾东西,准备直接去食堂吃饭。而人来人往之间,李慎和姜杉还坐在那里,岿然不动,像是在较劲。

两个人都想让对方先迈出去,然后尾随。

高中的尾随没有什么大黑帽子带着,也不会有遮掩面目的口罩。

只有树叶缝隙里的惊鸿一瞥,或者是一个人走到前面,后面同伴喊他的名字,装模作样地回头,目光却粘在女生脸上无法移动。

以前李慎走路看天,心无旁骛,尾随的技巧一点都不会。

但大学后就被他的室友带坏了。那时候刚开学,大街上,她走在前面,李慎和室友走在后面。

当那个室友突然跑到她面前,李慎喊室友的名字后。那个男生施施然转头,挤出一丝优雅的微笑。

姜杉至今还记得那个男生的表情变换。原本只是好奇,后来眼睛突然睁大,还眨巴眨巴,确认是个美女。

但他的眼睛越睁越大,到最后,变成了惊愕。

因为李慎搂住了自己,慢慢走过那个呆如木鸡的室友身边。

他会不会用这些招数对自己,但好像李慎如果想看,绝对不会避讳什么。

真的死变态。

想着想着,她的脸也红了。

这几天晚上,她趴在窗户上,这算不算听墙角?

死变态。

不是!肯定是他们说得太大声了,被风送过来的。

她的笔在草稿纸上画出一个又一个圈圈,组成一个龙卷。

姜杉红红的脸也被吴博看在眼里,他心中升起一股不安。

他担心他们死灰复燃,他见过太多好学生和好学生谈恋爱,最后被分心,成绩一落千丈的。

李慎和姜杉总有一个会这样,特别是女生。

总之,早恋就是坏东西。

这时,另外一张试卷也吸引了他的目光,上面字迹娟秀,虽然最后两道大题都没解出来,但也都走在正确的方向上,步骤分可以拉满。

他好奇地看了看名字,姜杉。

“……”

姜杉没放水,既然和李慎都分了,自然不用再用期末考的退步作为理由,真退步太多,也让李慎起疑。

何况这试卷这么难,她已经竭尽全力了,不知道最后会退步多少。

吴博把混乱的想法甩出脑海,继续在草稿纸上演算着李慎的解法,沉浸在数学的激情里。

人群渐渐散去,教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讲台之上,吴博突然因为激动而颤抖。

这解法,酣畅淋漓。

李慎的解法严格意义上是超纲的,但是李慎在使用这个不等式前,先把它证明了,所以试卷最后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

吴博不停回忆着这个不等式,肯定不是小蓝本里的,也不是钱塘甬重高那本书。

李慎难道是无师自通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可是karamata不等式。

看来李慎的数学素养已经非常高了。

李慎被他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假如是看他不爽的目光还算好,但那种欣赏和狂热倒让他无所适从。

吴博又看向了姜杉的试卷,她的做法完全符合他本来的想法,只是缺少了一个灵性的变换。

两个人好苗子,他心中激动难以言喻,就凭着李慎这数学水平,保底国二,冲一冲国一也不是没有可能。

假如两个人不早恋就好了。

他抬眼看去,就看见那两个人好像凝结在夕阳里,坐在位置上,沉浸在自己的草稿纸里。

还在思考刚刚的题目吗?

他悄悄摸了过去,在半路,他就看见了他们草稿纸上的东西。

一个由圈圈组成的,狂放不羁的“李”。另外一个更是好家伙,画了个背影。

他本想开口怒斥,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玩。但他终究没有说出口,竞赛还得靠他们。

察觉到吴博到来,两个人齐齐停了笔,起身就要离开。

姜杉满脑子都天没完成的银耳汤,明明还能有一天的时间,她还穿上她最爱的小白鞋,想多留些照片。

真的好遗憾。

不要靠近吴老师,人会变得不幸。

虽然她本来就蛮不幸的,分手也是她计划好的。

但她就是不开心,看到吴博就是不开心嘛。

收卷老师一进门,两个人就冲出来,待她走进门,就看见吴老师一个人,站在吊扇之下,直勾勾看着她。

夕阳透射,吴博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嘴巴发出一声:“等等。”随后就缄默不语。

“吴老师,咋了。”

“没什么。”

待二人把试卷装好,吴博关上了教室门,整个教室变成了一个展厅。夕阳打光,里面的书桌,书堆,书包静静躺着,书本的封面和桌面反射着迷人的光辉。

这就是他奋斗的地方,但他突然感觉自己一直坚信的,出了一点差错。

而此刻,姜杉和李慎都走在楼梯之上。

李慎快步离开,登登登下了楼。他也不想缠着姜杉,有些事要循序渐进,现在还不是时候。

姜杉走得很慢的,看到李慎离开的背影,她突然想追上去,一把拉住他,说:“下楼梯别太快了,你还要等我呢。”

但她只是站着,看着李慎离开。

光线从楼梯靠近走廊两侧涌入,但到楼梯的转角平台,就只剩灰暗。

李慎就在光影里穿梭,栏杆的条纹在他身上跃动,时而明亮,时而灰暗。她的心情也跟着起伏。

李慎拐过一个楼梯,通过狭窄的楼梯井,姜杉就只能看见他的脑袋。但就在他身形消失前,一张白纸突然从他袖口甩出,夕阳下闪烁,飘飞。

姜杉连忙下楼,那张纸还在光里蝶舞,迟迟不肯落下。

靠近走廊的楼梯上,少女随着白纸的飞舞脚步移动,裙褶也在夕阳下翩翩起舞。白纸渐渐飘下,少女停下了脚步,捧住了那张纸。

画技很烂,线条凌乱,姜杉忍不住噗嗤一笑,这画的哪是她啊,明明是头猪。

但左下角的字写得很认真,很用力。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