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数学考试

早上中规中矩的语文试卷给了学生们信心,即使数学考试将近,教室里依然聊得热火朝天。

高考和选考的压力都被放在一旁,从古茗的新品到某荣耀的新英雄,短短的暑假,承载着太多的希冀,压抑一个学期的欲望,都在言语里付诸实践。

而李慎和姜杉两个人,沉默着,宛如万古不化的坚冰。

姜杉也在想暑假要干啥,除了学习还能干什么?从前高中的她是个无忧无虑的人,暑假睡到自然醒,看看小说,拿着奶茶绕小区一圈,就浑浑噩噩地度过。

假如不认识李慎就好了,她还能绕着,既充实又无聊,一圈又一圈。现在她要多陪陪父母了。

考试铃急促得响彻,吴博拿着试卷走进来。

他一进门,就看见前后桌的姜杉和李慎二人,不管他如何走动,头就一直转向这个角落。

“同学们,开始考试,作弊直接退学处理,现在发卷子。”他大声说道,锐利的眼睛在扫来扫去。

他不太相信年轻人的承诺,总觉得这两个人会死灰复燃。

李慎只是笑笑,成绩一定会考好的,但回不回去还要看姜杉的反应。

也就在他沉思的时候,前面的卷子递到李慎眼前。

姜杉手拿着试卷,递到后面,没回头。但过了很久也不见李慎拿走。

她手抖着,试卷翻云覆浪摆动,发出哗哗的声音,但李慎还是陷入沉思。

姜杉不由得转过头,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李慎这才从思考里抽身,抬眼就是那张气鼓鼓又胆怯的脸。

“真好看。”

姜杉转头,马尾甩了李慎一脸。

所有试卷,答题卡,草稿纸发放完毕,李慎再也看不见那翻转的手腕,白如瓦上霜。

他涂上准考证,开始解题。

起初众人解题都还算顺畅,连草稿纸也用不到。但渐渐的,众人脸上开始冒冷汗,笔不停划去结论,教室里到处是错乱的写字声。

李慎也觉得难,但学了这么久数学后,高中的东西原理早就一清二楚,不用大学数学也能解开。

教室里突然安静了,时不时传来纸片撕裂的声音,原来是几个学生太过压抑,笔尖不自觉撕破了草稿纸。

实在是太难了。

众人头埋得越来越深,而手越举越高,示意需要草稿纸。

吴博本来一直盯着李慎,此刻也疲于奔命,把草稿纸递给需要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教室上空都是浮躁的空气。

吴博看了眼表,无奈说道:“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

听到这一声,考场内众人纷纷头冒冷汗,有几个人甚至把笔一丢,头埋进过手肘里,开始自暴自弃。

先前语文试卷给的信心被一扫而空。

吴博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捏了把汗。这次数学考试是竞赛难度,只为筛出可以去夏令营的学生。

可看这一幕,他们学校不知道能抢到多少名额。

而且排名在十校里靠前的,甚至会被博雅计划的人员看上。

这考场是随机排的,里面有好几个尖子生,可看他们的反应,明显是不太轻松。

至于李慎和姜杉,他早就不抱希望。

他在考场里踱来踱去,瞥着那几个尖子生的试卷,他们都还卡在倒数第三道大题,下面全是空白。

突然间,一张字迹工整,卷面密密麻麻写着推导步骤的试卷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难如天堑的倒数第三道大题已经解出,那人笔尖还在沙沙写着,最后画龙点睛,随着一个“由此可得……”写下,试卷上就只剩下最后一道大题。

吴博也在心里不停演算着,对的!快点做最后一道大题!

而那人突然停笔,拿出一罐pilot墨水,钢笔旋塞缓缓旋转,墨水从中被汲取而上。

那人的动作很缓慢,像是在进行一场仪式,哪怕周围学生发出痛苦的低嚎,试卷不停翻来翻去,他也无动于衷,最后把墨水瓶盖子轻轻盖上。

吴博着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怎么会有人在考试用钢笔啊。

那个人动笔了,而就在笔尖接触到试卷的一刻,墨色晕开,答题卷上出现了一点污渍,他立刻收回了笔。

显然,刚刚灌完墨水的笔,笔尖未曾擦拭,墨水残留过多。

吴博忍不住了,走上前去,从衣兜里拿出皱巴巴的纸,拿过来笔,一擦,淡金色的笔尖在阳光下下熠熠生辉。

而他正要把笔赛回那人手中时,手就僵在了半空。

李慎!?

李慎也有点懵,看着吴博扭曲的面孔,还以为他又要刁难自己。

但吴博只是把钢笔塞了回去,嘟囔着:“考试用心点,以后不要用钢笔,浪费时间,矫情。”

但他还是没有走,转了个圈,走到李慎身后。

李慎也感觉到了那股目光,如芒在背。但他还是收敛心神,认真地看着最后一道题。

设n≥3,实数x1,X1,X3……Xn满足X1 ≥ X2≥……≥ Xn,

X1+X2+.…+Xn=0,X1*X1+X2*X2+…+ Xn* Xn=n(n-1)

求X1+X2的最大值和最小值。

很难,做不出来。

手中钢笔在草稿纸上不停推算,原本雪白的草稿纸顿时遍布字迹。吴博立刻递了一张草稿纸过去。

他看着这道题,陷入沉思,他以前也是数学竞赛组组长,但看到这一题,也没了头绪。

他坚信,谁能做出这题,谁就能拿到这次数学考试第一,而可惜的是,李慎没有了动静。

如果能拿到这第一,作为教导主任也与有荣焉。

“离考试结束还有15分钟,同学们抓紧时间。”吴博看了眼表,焦急开口。

教室里翻试卷检查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哗啦哗啦,他们都放弃了,选择检查前面的内容。

吴博也是心情复杂,一边他希望李慎快点解出来,这样对他的教学生涯也好;一边他又觉得自己会被打脸,就在这两种纠缠中,李慎动笔了。

按吴博的思路,必然是设置一个Xa项,a的数值在1和n-1之间,通过不等式变换和柯西不等式来做。

但李慎的解法很熟悉,也很陌生,他确实设置了a项,但在分类讨论,得出第一个区间后,李慎改用了一个陌生的解法,陌生到让他想起大学的日子。

随着最后分类讨论的结果写下,广播也急促地响起了声音。

吴博一把把答题卡拿过,翻来覆去,确定选择题和准考证都填对了,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李慎也收拾好笔袋,看着吴博,笑着问道:“吴老师,怎么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