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分手

写在开头:前面的32章节改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大改,主要是觉得学校里勾心斗角太假了,所以可以往上翻一下,理一下逻辑。

校医室之中,一帘纯白的布幔隔开医生,姜杉正坐在小椅子上,呆呆看着外面的柳枝拂动,草长莺飞。

高中是个美好的时节,青涩的,单纯的,都在这里熠熠生辉,人们肆无忌惮地谈论梦想而不用被说幼稚,往往因为暗恋的人简单一笑就雀跃不已。

如果她就死在那架列车上,没有重生。

此刻十七岁的她,就还是那个天真无忧的女孩,会偷偷写着日记,没有牵挂地和李慎漫步在夜晚的操场,满天星河下找着能聊的话题。

可是她偏偏知道得太多,知道一切的结局,柳枝的新叶还未曾与风缠绵,就被告知将凋谢在秋日的清晨,她就明白了一切的都在不可避免地走向枯萎。

她的心就像被蚂蚁啃噬着,但终于在这个没有李慎的角落,她能轻轻地哭出声来。

她抱着双腿,头埋到膝盖里去。要变得坚强一点,她还有爸爸妈妈,她要尽力活久一点。

帘子被突然掀开,姜聪走进来。从前活泼的女儿此刻像个雕塑,凝滞在那里,传来低低的哭泣。

他只想把什么老师,高考都抛了。

他走到女儿旁边,轻声说道:“如果你担心分手的话,其实我已经和妈妈说好了,你开心就好了。”

姜杉别过头,不看他,她不想让爸爸也为她伤心。

“爸爸,我会分手的,我是自己想分手。”

女儿的声音里带着无可挽回的失落,他还记得那天女儿和李慎的亲昵。那时候她是也是哭得那么伤心,笑得那么开心。

是什么让你放弃呢?

“杉杉,能说一下理由吗,是和李慎重新回来找你,让你学医的理由一样吗?”

姜杉猛得转头,她看见了一张强装镇定的面孔,男人的眼眶有些微红。

“爸爸。”姜杉的声音在发颤:“你……都知道了?”

“那天我早上走之前,李慎就和我坦白了,但没说具体,你能把所有告诉爸爸吗?”姜聪给女儿拭去眼角的眼泪,手指也在颤抖。

李慎才没和他坦白,但他也能猜到些东西。现在他确信了。

姜杉再也控制不住,她有太多话憋在心里,宣泄而出。

随着姜杉的讲述,姜聪先是笑着,李慎和女儿大学还在一起,是一件高兴的事。

原来自己对女婿这么照顾的吗,他本以为将来杉杉带男友回家,他只会鼻子里冒着粗气,神情冷淡。

但美好的旋律转入低潮,一切潜藏的阴影暴露出来,遮天蔽日。

所有他疑惑的,好奇的,都在这一刻露出残酷的谜底。

知道的太多,还真不是一件好事。

“这件事,咱们瞒着妈妈。”姜杉轻声说道。

“好。”

可真的瞒得住吗,李慎又会真的放手吗?

……

……

办公室里,三人刚刚交锋完毕。门突然洞开,姜杉和姜聪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姜杉被姜聪牵着,躲在他身后。

见二人到来,李慎和刘民强连忙搬了椅子,让他们坐下。

李慎下意识去扶姜杉,姜杉也下意识去接,但两个人的手又在将要交汇之时迅速撤开。

“脚好点了吗。”李慎轻声问道。

“好点了。”

姜聪一声咳嗽,让李慎马上坐回去。姜杉也把最后一丝留恋斩断。

“姜杉爸爸啊,你知道,我们学校对早恋是不容许的。”吴博走上前说道。

“老师,能出去一下吗,我想和这两个孩子谈一谈。”

“好,这些事还是要家长来管,我们做老师的,也只能管一管学校里的。”

刘民强和吴博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办公室里,三个人围成一个三角,气氛奇怪得凝滞着。窗外鸟雀啁啾,室内三人不发一言。

李慎见来的是姜聪,心本来是放下的。但姜聪脸色阴郁,情绪压抑其中。他不免心头惴惴。

姜聪突然发话了:“李慎,杉杉是一个很主动的姑娘吧。”

李慎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姜聪突然说这话干什么。

姜聪突然冷笑几声,站起身来。两只手掐住姜杉的肩膀,说道:“我不骂你,早上我看了存下来的监控视频,你很安分。但是。”

姜聪一只手高高扬起,狠狠坠下,与空气发出撕裂的响声。

“但是,我想了很久,我不能接受我的女儿这么不知检点。姜杉妈妈也不能接受早恋。”

手掌打在姜杉的背上,发出剧烈的声响。姜杉身体也是一颤。

李慎也是蓦然起身,想要阻拦姜聪。

而姜聪一把推开他,露出一张狰狞涨红的面孔。一只手抓住姜杉的肩膀,另一只手不停拍打。

“我管教女儿和你有什么关系,姜杉,你以为在死角监控就听不到声音吗,你以为停电了,监控没有备用电源的吗。你这状态,是不想上大学了?还是就想就嫁给他了事?”

“以后呢,是不是要做得更过火?”

而姜杉只是任老爸打着,这是她和爸爸商量好的。

打李慎,李慎是不会对这个以前照顾他的岳父️声有怨言的,只有打她,才能让李慎心中不忍,与她分手。

这是她最后一次利用李慎的爱了。

随即她感觉一个人挡在了她背后,两只手把她环住,激烈的心跳抵住她的脑袋。老爸的手掌一声一声打在他身上。

姜聪指着李慎鼻孔,大声喝道:“你滚开。”

但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

姜聪也是无奈,他又不是真打,他的手掌拱起,和鼓掌时一样,声响力轻。

现在李慎突然挡在这,他是该怎么打呢?

“你让不让开。”

“姜叔,你打我吧。”

现在还叫叔,他都有点不忍心下手,但为了避免穿帮,他只能真得打着。手掌传来阵阵刺痛。

门外听到动静的两个老师马上冲进来,拉开了姜聪。

“姜先生啊,现在可不流行打骂了啊。”

“姜先生,情绪别太激动啊,我们已经让李慎转班了。”

姜杉头垂得很低,心里默默问着,疼吗。

随后她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放心,不痛的。”

姜聪终于能做出一副正常的样子了,他指着姜杉大声喝道:“你分不分手。”

“分手的。”

李慎心中淡定,现在分手,以后可以追回来嘛。而且还有地下恋情这回事。

但姜杉下一句话让他如遭雷劈。

“李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刘老师,不用你费心了,如果李慎考回来,我就去普通班吧。”

一边说着,姜杉站起来。从姜聪手里拿出手机,狠狠摔在地上,霎时间,破碎的屏幕四溅,里面留存的故事也同时分崩离析。

姜杉胸口急促得起伏,最后抬起头,眼神坚定。

“不要再联系了,我不想你遭罪,我也不想爸爸妈妈不高兴。”

李慎嘴巴里渗出苦味,他把手伸出,把姜杉再次留住,但姜杉向后退了半步。

“姜杉,这是你自己的想法吗?”

“是的。”

姜杉眼睁睁看着李慎走出办公室的大门,外面的阳光将他吞没,给她留下一个黑色的伶仃剪影。

她很想冲上前把他留住,但此刻身体比起以前病发时还要无力。

她最终还是推开了自己最珍爱的宝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