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家宴

“来,再吃点。”

齐秋华和姜聪把刚刚又热起来的菜从厨房端出,除了原来的菜肴,还有些从医院带来的鸡锁骨,烤鸭。

肉菜的香味让姜杉和李慎都食指大动。

但姜杉真想把李慎赶出去。

长辈和一个孩子吃饭最喜欢问什么?学习,还是学习。最后总免不了要扯到她身上。

她仿佛已经听见老妈不停絮叨着,说她复习医学书到深夜,趴着桌子睡着的光荣事迹;说她突然就不再抗拒,缠着老妈问些医学问题的奇怪表现。

她偷偷瞥了一眼李慎,他正把照片都塞到衣兜里,另一只手托着下巴,假装在思考着些什么。

看来刚刚的危机混过去了。

她乘着父母又到厨房端菜,凑到李慎耳边,轻声说道:“你快点走吧,要不露馅儿了可咋办。”

但她心虚得很,到底是谁露馅还不一定呢。

齐秋华又出来了。姜杉立刻当作刚刚什么都没说过,正襟危坐。

此刻也许是她暴露关系的最好机会,但哪有人直接自爆的,让李慎再起疑可不好搪塞了。

“再吃点啊,李慎,反正回去也没电,倒不如再吃一会。”

但李慎只是起身,那夫妇俩鞠了个躬。

姜杉舒了一口气,看来是要告辞了。

但随后,李慎又坐下,自觉地夹了一块鸡锁骨放到碗中,一边说道:“谢谢齐姨和姜叔,齐姨你这鸡锁骨真好吃。”

李慎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这可是有机会把岳父岳母都一举拿下的大会战。

听到李慎的话,齐秋华就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她在之前认出李谨后,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前去参加家长会,从没见过女儿同桌的家长。

有一次她坐错了位置,把桌子上的错题集,习题集一本本翻开,全是密密麻麻的批注。那时候她还以为是女儿偷偷在学校努力,结果居然是女儿同桌的笔记。

很多人没了父母管教后,总是不自觉走向堕落,陪着一帮小混混声色犬马。但眼前的男孩很干净,头发就是个干净的平头,身上的气质也很平稳。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一个人,只和学习相伴,能熬过没有父母的黑夜。

李慎手上的绷带也解开了,血痂还留在上面。她听老公说了那条蛇的事,不禁对李慎刮目相看。

想着想着,齐秋华就把一支鸭腿夹到了李慎碗里。

“李慎,你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找阿姨……早饭来我们这吃吧……”

她说了一大堆,倒让李慎苍白的面孔透出红来。

他其实已经在吃了。

齐秋华看到了李慎脸上的局促,还以为是孩子尴尬,又夹了块肉塞到李慎碗里。

“不用感觉尴尬什么的啦,杉杉和你都是同学嘛,早上多做一份又没事,你们说是吧。”

被点到名的姜杉和姜聪都齐齐低下头,“嗯”了一声,不敢看她。

他们已经在白给了。

姜杉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漫长,太危险了。幸亏李慎和老妈一直在说着些关于李谨的事儿,没有再次揭她的老底。

但她越来越紧张,她的筷子不停戳着,似乎要把碗中的蔬菜扯得粉碎。

因为话题在不可逆地朝学习方向逆转。

“李慎,你有想过以后读什么专业吗?”

姜杉当然知道,她和李慎同时张口,只不过她是在喃喃自语,没发出一丝声音。

“物理。”她无声说道。

“医学。”李慎朗声。

!?

姜杉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慎,又马上收回目光。她希望烛火再暗一些,最好全部熄灭了,这样就没有人能看见她的表情了。

她的表情失控了,她真想把以前拒绝过李慎,让他回研究所的理由好好复述一遍。

她真的很想再一次劝说他,让李慎不要做无意义的牺牲了。

为什么人要在已经梦想成真的时候敲碎它呢?

但她只能不停把饭塞进嘴巴里,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让自己什么都不用说,用吃饭时面目的狰狞掩盖自己的表情。

可她的心里一直在说李慎你不要再这样做了,你也不是很聪明,那场仗我自己去打就够了。耽误你一次,让你赔了命,现在能再来一次,怎么还能耽误你呢。

但李慎都是听不到的,他只是环顾四周,下定决心似的,坚定说道:“学医。”

之前他和姜杉说双学位,只是那时候他也还在摇摆,但真的学了之后,他发现,这绝对不是双学位能解决的,哪怕只是想更好得照顾她。

齐秋华手撑着下巴,打量着眼前两人。

刚刚李慎在说话的时候,就时不时转头看向女儿。她想,似乎有人已经把女儿规划进了未来,这样似乎也不错。

但小子要追自家只顾着吃饭的女儿还是得要下点功夫呀。

家宴在随之而来的一阵沉默中结束了

李慎告辞而去。

女儿也回房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收拾碗的时候,齐秋华一愣,女儿的筷子上都是压印。

而在另外一边,李慎收到了姜杉的电话,那边是疑惑的声音:“你怎么突然改主意了,你说过的,要坚持的。”

外面的天空星辰闪烁,从前的李慎只要往那投入一眼,他就会感觉浑身战栗。现在也是一样的。

但他只是看着外面的星空,轻声说道:“我从前,总以为只有世界上最大的,最永恒的东西才能承担起生命的意义,很可笑吧。”

“不,一点都不可笑。“那边的声音很急促,似乎在证明什么。

“但杉杉啊,我后来才发现,我的世界很小,我的意义就全在那个世界里的寥寥几个人身上了。“

李慎顿了一会,继续说道:“你就是其中之一。“

姜杉不说话了,李慎只能听到那边粗粗的呼吸声。

李慎没看见的是,被窝之中,姜杉正咬着自己的手掌,只有这样,气流会通过咽喉,直接进入气管,鼻子不会发出那股抽泣的声音。只有这样,气流才不会在齿缝里嘶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