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得寸进尺

二人世界并没有维持太久,窗外嘈杂的声音不停传入耳朵,窗帘上人影闪动。但人都未曾进来。饶是李慎两世为人,也不禁尴尬。

自己高中的同学都这么可爱的吗,他们早就对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洞若观火。

可自己高中也太迟钝了,沉迷学习,到高考结束,看见那本日记才确信姜杉的心意。

硬着头皮,李慎打开那扇虚掩着的门。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带着好奇的眼神。顶在最前面的就是许篷低下头读书的模样。

真不愧是卷王。

但其他人,说实话,没记住名字,他不禁有些愧疚。

“怎么不进来啊,进来进来,要早读了。”

李慎挠着脑袋,若无其事。

“嘻嘻,才舍得出来啊。”说话的女生一双卧蚕眼,凝视着李慎,眼角飞扬,更显可爱。

正是姜杉的闺蜜与前桌,刘媛媛。

众人闻言,顿时长长“哦”了一声。

开完玩笑,众人也纷纷挤入教室,目光闪烁地瞥着李慎。

姜杉脸皮薄,容易脸红,但当李慎坐回座位,发现她脸色如常,毫无波澜。

偷看一眼李慎难得脸红的面容,姜杉强忍笑意,以前累如喘牛都不会脸红的李慎,在这种情况下也会脸红。

但她相反着来,高中这种相似的情况她都经历过数次了,自然是坦之若素。而李慎高中就是个木头脑袋。

众人进到教室,有的已经开始大声早读,有的还在聊天。

突然教室变得寂静,一个如山峦般雄伟的身影站在门口,所有光亮都被他挡在身后。

随着他严肃的目光扫过,教室的氛围顿时变得死寂却充满读书的激情。

刘民强,语文老师,他们最严格的班主任。

看到众人之前散漫的气氛,刘民强不禁扶额。

都说火箭班好带,生源质量好,但他接手后可是头疼万分。

有些人整天魂不在焉,成绩照样拔尖,也许再努力些,最高学府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人家就是躺,成绩稳定到没有理由批评。

小考小浪,大考大浪。每次考试前的复习时间,来教室转转,就是一大堆的《读者》《青年文摘》……还美名其曰“作文素材,作文素材”。

另外一些人又努力到让他胆战心惊,不管成绩是否退步,都骂不得,要不出事了可咋办。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同学们,高三的高考刚刚结束,高考离你们不到一年,选考就在今年的11月,期末考就只剩下十几天!你们努力的时间不多了!挺过去,就是美好的大学生活!早读,用力!”

听到刘民强的话,姜杉就发出“嘶”的一声低呼。

选考!只有几个月了!

李慎其实感觉还好,问题不大。

他本硕连读,学的物理。为了照顾生病的姜杉,放弃了读博做科研的机会,靠着曾经考出的教资给一帮高中生上物理课和化学课。

就只需要担心语文和生物。

但他狐疑地看向姜杉因担忧而突然惨白的面孔,一个一个问号在心中冒起。

姜杉在高中就是那种躺平的天才,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姜杉当然是有苦难言,她大学读的风景园林。努力回想,只能回忆起CAD的各种快捷键,造园的各种规范。眼前浮现出无数树种的花期,果期,养护栽培知识。

可这高考不考啊。

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可能就是英语和语文,这可怎么办,难道向李慎请教吗?会露馅的。

姜杉看见他疑惑的目光,又再次低低发出“嘶”的一声。

“怎么了,肚子难受吗?”

看来还是李慎最懂我。

“啊,对对对。”

姜杉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假装是亲戚来了。

她正要拿过水杯喝水,只见李慎抢过水杯,从口袋中掏出他刚刚从外面小卖部顺手买的红糖,给她泡了杯红糖水。

还有些泥土嵌在李慎的指甲里,红糖包装袋上也沾着些草叶。

……她一时间有点想写日记。

听到琅琅书声,刘民强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刚刚的讲话还是有些作用。

哪怕是那些整天看小说的人此刻也摇头晃脑,卖力地朗诵,更不用说平时班级里最努力的许篷和李慎了。

!?

李慎,你怎么不早读,在泡红糖水!?

太阳晒得刘民强暖洋洋的,看到姜杉惨白的面孔在红糖水的滋润下变得通红,他叹了声气,想起自己痛经的女儿,不发一言,给了李慎一个眼神自己领会,就扭头离开。

努力听课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老师上课的点名下,两个人把班里同学的名字回忆起个七七八八。

李慎也是把心完全放下,除了语文和生物的知识点需要背诵之外,另外四门可以速通。

只要克制住自己用大学数学工具的解题的欲望,基本就不必担忧。

但姜杉的努力超乎他的预料,以前的姜杉上课大部分时间都在为他准备笔记,或者干脆魂游天外,今天倒是把所有课本拿出来,一本一本仔细翻阅。

随着叮铃铃一声下课铃,上午的五节课彻底结束,整栋教学楼顿时震颤不已,咚咚咚的脚步声如万马奔腾。

“吃午饭了,李慎还不快走!”

许篷嘭地站起身,怒拍着李慎的课桌,今天的李慎实在磨蹭,平时他们已经从四楼跑到操场,在奔向食堂的路上。

李慎不太习惯这种分秒必争的氛围,毕竟大学又不需要抢饭吃,大不了吃外卖。

他无辜地看着许篷,又转头看了眼同样在磨蹭的姜杉。

“哎哎哎,开窍了就忘了兄弟,算了,你自生自灭吧。”

许篷重重拍了下李慎的肩膀,动如脱兔,窜出门去,加入冲锋的大军。

“杉杉,不等你喽,我也先走喽。”

刘媛媛捂住窃笑的嘴巴,目光灵动,打量了两个人一下,也慢条斯理地走出门口。

“走吧,吃饭去。”

李慎终于站起身,看着姜杉,目光坦荡。

“谁,谁说过和你一起吃午饭的。”

姜杉本习惯性地想牵起李慎的手,但手递出一半,就急急停在半空。

“明明是早饭!”

不能让他再得寸进尺。

“当然是你早上答应的喽,不信你往上面翻。是不是一起吃饭。”

姜杉感觉自己被吃得死死的,想再再狡辩狡辩。

但李慎自然是注意到她伸出的手,轻轻抓住她皓白的手腕,姜杉也就下意识地站起身,跟着他走出门外。

盛夏的阳光细碎地透过树叶,在女孩的白裙之上留下斑驳光点。

纤细匀称的小腿随着裙䙓翻飞,若隐若现,让周围零散的男女故作无视,又偷偷看上几眼。

而李慎则是没这眼福,被姜杉逼着走在前面。

只是他时不时回头,又故意放慢脚步,两个人就这样亦步亦趋地走在小路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