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暴露边缘

“闭眼,不许睁眼。”

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姜杉的卧室里传来细细簌簌的响声,翻箱倒柜的不知道在找什么。

这是要干什么?

烛火又闪动起来,一阵香风袭来,李慎正想睁开眼睛,就被姜杉马上蒙上。

“杉杉,你要干什么?”

“我要你任我摆布一段时间。”

!?

不行的,他得把持住的,不能把控制自己的机会交给姜杉。

所以他立刻回绝:“不行!”

“怎么就不行,怎么就不行,就但当作是奖励!“

这下李慎也没有办法了。

他感觉一双手在他脸上游走,把一些清凉的东西擦擦抹抹,一寸一寸香味传来。

看来她好像没在做什么过分的事呢。

姜杉此刻正在给李慎化妆,毕竟是烛光晚餐,虽然用的是大红烛,也没有烛台和银质的餐具。

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她必须得考虑这是否是她此生仅有的机会。

她要让这一切变得更有仪式感和纪念意义。

烛火摇晃,她的小手在李慎脸上拉出错落的阴影。粉底轻拍,流光飞舞。

“完美!”

姜杉满意地拍拍手,让李慎睁开眼睛。

出现在李慎面前的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女孩。她换了身衬衫,领口随意地解开几个扣子,所有景色在领口戛然而止,流露出一股若隐若现的美来。

“这才像个烛光晚餐的样子嘛。”姜杉看着李慎的面容抿嘴偷笑。

李慎觉得不对劲,他知道姜杉在给自己化妆,但看她那窃笑的表情,他觉得事反常,必有妖。

就在他刚想去照镜子的时候,姜杉一把把他拉住,手里的拍立得相机一晃一晃,眼神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先拍照留念一下。”

李慎觉得一旦拍了,就绝对会成为自己的黑历史。连忙撇过头,不去看相机。

“唉呀,你相信我嘛,厕所又没灯,你又看不见,你看看我画我自己的技术,就知道我有多厉害了。”

姜杉把脸凑到李慎的脸庞,手指戳着自己的脸,示意李慎看看。

李慎被那种若有若无的,从皮肤深处冒出的体香勾着,转头看了一眼。

只见她画了素颜妆,却依然透出柔和自然的白皙脸庞。淡淡腮红恰似白樱里的一抹粉晕。

姜杉突然正脸朝向李慎,眼睛无辜地眨着。

“好看吗?”

“好看。”

“那来拍照吧!”

姜杉手掌扭着李慎的下巴,一把将他的脸正对着相机。

他本还想反抗一下,但看到姜杉笑容的一刻他就放弃了。我随意,如果你高兴的话。

姜杉笑得很畅意,脸颊原本是半放的夏花,但随着她的粲然一笑,就透出绚烂的美丽。

闪光灯一闪,有点刺眼,但两个人都尽力睁大眼睛。

碗瓢筷子彼此撞击,发出叮叮当当清脆的响声,拍立得相机也不停吐出一张一张照片,把他们的各种姿势全部铭刻。

而另外一边,齐秋华正和姜聪气喘吁吁地爬楼梯。

“走不动了,老了老了,姜聪你慢点。“

齐秋华一只手扶着楼梯,一只手拉着姜聪的手肘,上气不接下气。

姜聪此刻正惴惴不安,刚刚他想再打个电话,手机就不争气地关机了。

“老婆,我先上去开门。”

姜聪正欲向上走,但就被立刻拉住,回头一看,就是齐秋华不容置疑的神情。

“不急,你还要拉车呢。”

姜聪只能祈祷,家里没有闹出什么大的动静。

两个人终于到了,当姜聪和齐秋华打开门,面前漆黑一片,空气里充斥温热的饭菜香味。

转过玄关,齐秋华就看见烛火明亮,姜杉和李慎正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吃饭。

但其实李慎很紧张,他手掌下压着一打刚刚洗出来的照片。

事发突然,照片还散落着在桌子上,他只能马上把照片堆在一起,用手盖住。

那照片可不禁看呐,里面是刚刚两个人互相喂汤,共同吃一根黄秋葵,脸颊贴在一起……的照片。

齐秋华拉开座椅,坐到李慎对面,好奇地抿了口桌上的汤。

白菜豆腐汤的鲜味刺激着每一处味蕾,各种创新性的做法层出不穷。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她抬起眼,细细地打量着李慎。

李慎的头一直埋着,不敢看她,但透过短短的刘海,她还是看清了李慎的脸色。

刷白刷白的,但不是因为紧张,而是那种病态的苍白。

她对李慎的欣赏更加强烈,在她眼里,李慎是为了照顾姜杉才染上的病。

但她不知道,这其实是姜杉给李慎抹粉的时候,粉匀多了。

数码相机照片里的李慎,在曝光之下,不说很白吧,也和人死了十天之后一样白。

“这汤做得真好,小李你做饭做菜真的不错,这几天辛苦你了。你说是不是,老姜。”齐秋华不停拍着姜聪的肩膀,眼睛不停示意着那碗枸杞茶汤蛋。

李慎讪讪一笑,手压着照片,偷偷向桌子的边缘移动,一边回复道:“这还是姜杉教得好。”

“不用谦虚了,杉杉除了会用烤箱烤些蛋糕和鸡翅,别的什么菜都不会的。”

齐秋华还以为是李慎自谦,就把女儿老底给揭了出来。

李慎本来还在挪着照片的手突然停住了。

姜杉没想到被老妈背刺了,她高中是不怎么会做饭的,都是在高考之后学的。

怎么办?如果被看穿了怎么办?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开口说道:“我会的,老爸是知道的。”

姜杉抬起眼,目光坦然地看着姜聪。

姜聪当然是知道的,最近几天,他在监控里看得一清二楚,他说道:“是啊,杉杉还是很有一手的,之前我…….”

话说到一半,他说不下去了,他看见女儿满是哀求的眼神,似乎在求他不要说了。

他觉得这两个年轻人间好像有什么秘密,在送李慎和姜杉回家的时候,李慎晕倒前的一番话就让他感觉心头惴惴。

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姜聪说道:“之前我吃过一次,杉杉做得确实不错。”

姜杉松了一口气,有点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