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烛泪堆红

“杉杉,把眼睛闭上。”

厨房里传来李慎的声音,姜杉不禁满是期待。上次是柳树戒指,这次不知道是什么粗劣的招数。

她乖乖闭上了眼睛,煤气灶的火光乱舞,光线在瓷砖间折射,她的世界也变得忽明忽暗。

火停了,饭菜装盘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脚步声愈来愈进,李慎在朝她走来。

一只手盖上了她的眼睛,这时她的世界真的是漆黑一片,但那手掌上的温度似乎点起了一把火。

“我牵着你走。”

姜杉有点害怕,眼睛不能视物,每一步走得都很小心。

双手原本还在摸索着,但腰上突然多了只有力的手掌,她好像就成了船长手里的船舵,安心地受他牵引。

李慎拉开了椅子,让姜杉坐了上去。自己则站在她身后,手掌依然捂着她的眼睛。

鼻尖是各种饭菜的香味,她任然不知道李慎想要干什么,难道是让我这个做老师的验收这几天的教学成果。

她不禁要睁开眼睛,两只手要扒拉下李慎的大手。

李慎感觉手掌下的睫毛刷着掌心,一双小手已经伸起。他立刻把姜杉的两只手包在了手掌里,像握着两只乳鸽。

“姜老师,别心急啊,猜猜我这些菜是用哪些材料烧的,猜对了有奖励。”

姜杉了然,原来是在准备这一手啊。但这有什么好猜的,家常菜做来做去不就这么几种组合?

她突然意识到,李慎不会又在创新吧,那她这几天的心血都付之东流了。

李慎感觉自己的大腿被掐了一下,耳边传来姜杉的嘟囔:“你又把菜弄成一团糊啊,你怎么屡教不改呢?”

“没有屡教不改吧,这三天我都很安分啊。”

姜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转换了话题:“来,试试就试试,但猜错了不能惩罚我啊。还有,奖励要我来定。”

李慎放开了姜杉的两只手,拿着筷子,夹碎了凝固的蛋白,送到姜杉嘴里。

一股甜香从蛋白里迸发,味道和糖水煮蛋极为相似,但却没有那么甜腻,似乎是凝练的水果甜味,非常温和。

姜杉没急着吞下去,舌尖细细挑着蛋白,她敏锐地捕捉到了那股味道。

松木熏香的烟火气。

李慎感觉小腿被轻快的拍着,耳边传来姜杉得意的笑声:“是红糖,桂圆,红茶茶汤煮的鸡蛋,不要以为放了茶叶我就吃不出来。”

“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加了茶汤后没这么甜腻,反倒有一股茶香。”

李慎被夸奖之后,简直要飘到天上去,但还是存着逗弄的心思,开口说道:“你要什么奖励?”

“等我多拿点奖励再和你说。”

李慎站着,能清楚地看到姜杉脸上得意的笑容,唇角弯弯,他也不自觉笑起来,笑得也很得意。

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输了。

“可惜,你没猜对,如果是茶汤冲淡了桂圆和红糖的甜味,那茶香会很浓郁,根本不用细品。”

“嘶,有道理。”

李慎从蛋汤中挑出一个红彤彤的东西,喂到姜杉嘴里。

姜杉在尝到那个东西的瞬间就明白了,不是红糖带来的温和甜味,是枸杞。

枸杞的甘甜味才会这么自然。

李慎靠在姜杉耳边轻声说道:“枸杞汁为主,加一点点的红茶,这样甜味和茶香都有了,涩味又轻。枸杞和红茶性温,一起做菜正好改善虚寒。”

姜杉闻言,欣慰一笑,看来李慎是听进去了。她也可以放心了,所以她也轻声说道:“以后你这样多吃些。”

李慎的笑容变得古怪,枸杞当饭吗?还不至于吧。

“暂时没这需求。”

随后,他就感觉小腿被狠狠一掐,控诉着,说她不是那个意思。

“再来,下一道肯定能猜出来。”姜杉说道。

她也很狡诈,偷偷睁开眼睛,头偷偷向一边转着,想要从惊鸿一瞥中作弊。

李慎也察觉到了姜杉小脑袋的移动,他手缝合隆,手掌微微用力,就把姜杉的头按进了怀里。

手掌和胸膛形成两面包夹之势,把她的秀首夹住。胸膛处,姜杉的头起初还挣扎着,到后来就只剩下马尾轻轻蹭着。

“不看就不看,继续!”姜杉不服气地说着,李慎心跳的旋律一波一波袭来,透过颅骨,传遍全身,两个人的心似乎都在一起共振。

连猜了好几道菜,姜杉总有猜漏的材料,但她也渐渐掌握了规律,当她猜对的时候,李慎的心跳就会变得格外快。

“最后一道菜了啊。”

似乎是一根类似辣椒的东西塞到嘴里。姜杉贝齿轻咬,酥脆的表皮就片片裂开,下面是柔韧的植物纤维。

用力一咬,里面居然有肉汁,飙射而出,带着鲜味和咸香。

“我知道了!”

“黄秋葵煮熟,去了里面的籽,塞入虾滑和咸鸭蛋黄,鸡蛋在不粘锅上煎成蛋皮,把黄秋葵卷起来,再反复煎脆,是这样的,绝对是这样!”

她是对的!

姜聪不喜欢吃枸杞,而李慎不喜欢吃黄秋葵。所以她以前专门研究出这道菜,哄着李慎吃下。

李慎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姜杉大声说着,她突然感觉到,后脑的心跳如同战鼓激烈。

李慎微微一愣,这她怎么会猜出来?但他还是开口问道:“你要什么奖励?”

原本兴高采烈的姜杉突然变得沉默。

她不知道。

世界很大,而她想要的不过那么一点点幸福,她已经得到了。她要得再多,也不过一刹那云烟。

她低声说道:“我要再想一想。”

“那这次,就当作是白送给你的奖励吧。”

李慎把手从姜杉眼前拿开,却发现姜杉的眼睛还紧紧闭着,睫毛颤抖着。

你在为什么在伤心呢?

他把手放到姜杉的双肩上,轻轻揉着。下巴搁在了她头上,轻声说道:“睁开眼吧,这是为你准备的。”

姜杉睁开眼,桌子上摆着一根根蜡烛,烛火摇晃着,照亮了碗中吞吐的烟霞。

雾气翻腾着,在一朵早开却又枯萎的黄秋葵花朵上,结成一串一串水珠。

这是属于她的烛光晚餐。

李慎感觉眼睛被蒙住了,姜杉起身,衣衫带动的风吹动了烛火,世界在暗与光间徘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