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当时只道是寻常

李慎和姜杉对视一眼,昏沉的夕阳里,两个人眼神闪烁。

“所以惩罚和奖励是什么?”李慎说着,把两张写满正的纸拼到一起。

姜杉一一点着,发现在惩罚的数量面前,奖励的正字微不足道。

而且她悲伤地发现,自己要被惩罚的次数比李慎多。

太阳正处于最迟暮前最后的热烈,天边绽放着橙红的郁金香。

室内愈发昏暗,寂静。两个人轻微的喘息声,让整栋房子都似乎在呼吸着。

姜杉偷偷看着李慎的脸庞,轻声说道:“轻一点。”

说完,她扭过头,紧张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手掌打开,怯怯说道:“惩罚就是打手心。”

还以为是什么惩罚呢,李慎看着那白白嫩嫩的小手,不禁无奈摇头。

姜杉见李慎没有反应,小手不停摇晃着,催促李慎快点。手指在夕阳里拉出洁白的虚影。

“……能不能刺激一点。”李慎说道,眼睛里流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姜杉闻言一惊,手也不摇了,怯怯说道:“怎么刺激法?只能用手哈,不能用尺子啊。”

李慎抓过她的手腕,轻轻反转。再把自己的手放到姜杉的手下面,掌心和姜杉的指肚相互贴着。

姜杉的手稍小,在李慎的大手上显得玲珑小巧。他的指尖不停传来她掌肚血管的跳动。

“我翻手掌打,你抽手躲着,这是不是比单纯打手掌要刺激。”李慎说。

姜杉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而且只要自己反应够快,就可以大大减少被打掌心的次数。

“你动作慢点。”

李慎几次作势欲拍,手掌突然绷直,又突然收力。

姜杉不停收回手掌,眼睛眯起来,微微侧头,露出一副畏惧的表情。但最后发现李慎的手都还在原地。

“这次真的要打了,准备好。”

姜杉在沙发上不安地挪动,海绵呼吸的声音竟如此引人注目,吓得她不敢再动。

“你脸好红哦。”

姜杉摸了摸自己的脸,很烫,但她犹狡辩道:“是夕阳照的啦。”

“啪。”

就在姜杉狡辩的时候,李慎反手,打到了姜杉的手上。

“你这么用力干嘛,很痛的。”

被李慎手一拍,姜杉的手上就出现了几抹浅浅的红,雪地上长出了玫瑰。

“我的,我的,换你来吧。”

姜杉闻言,满意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没多痛,但她一定要狠狠地惩罚李慎。

两个人互换了手的位置,李慎的手压在了她的上面。

姜杉死死盯着李慎的表情,但迎接她的都是一抹笑意。

她的手也学着李慎不停作势欲拍,小手微微翻转,像白潮一样翻卷,在要冲击到礁石的前一刻骤然停息。

但任凭她如何虚张声势,李慎的手都纹丝不动,手掌微微碰撞,溅起体温的水花。

姜杉不再迟疑,狠狠一反手,白皙的手指砸在李慎的手背上,发出清脆“啪”的一声。

手上传来的反震力量让姜杉都有些吃痛。当她看向李慎,李慎还是一脸笑容。但她也捕捉到了一抹痛楚。

“痛吗?”

“揉揉就好了。”

“想的美。”

姜杉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还是两双手不停给李慎揉着。摩擦之下,渐渐生出热来。

她两只手才勉勉强强包住李慎的大手,拇指在李慎手背不停游走。时不时还吹几口气在上面。

软软绵绵,温和如春风,但吹得李慎浑身一颤,皮肤上冒起鸡皮疙瘩来。

“还痛吗?”

“不痛了,咋们继续。”

客厅中不停传来两个人的嗤笑,以及清脆的响声。

渐渐地天色完全黑下来,两个人打得没有力气了,也都无力地靠在沙发上。

两个人的手掌都红红的,但牵在一起,皮肤不停用柔软和温度抚平微微的刺痛。

“李慎,奖励下有两个正,共十次奖励,姜杉共7次奖励。”李慎大声朗读着。

黑暗里,他看向姜杉亮晶晶的双眸,问道:“你要什么奖励呢?”

“我要5个故事,一封情书和一首情诗。”

“你不会以后整天读吧?”

李慎一想到以后姜杉拿出情书,不停读着,催他起床,他就不禁汗颜。

“哪会,我肯定珍藏起来偷偷看啊。老李,你想要什么奖励啊。”

10次奖励,其实毫无意义,既然都在一起了,奖励什么的都是水到渠成的东西。

姜杉不说,他也会给她讲故事,他也会不停写着明信片,让它们远渡重洋。

他思索一会,轻声说道:“我想要这样的日子再多些,你和我每天都这样看看书,较量较量,输了的做饭洗碗……”

甘心老是乡矣。

“想得美,这样的日子不多啦,台风过去了,马上就要开学了。”姜杉说着,语气里带着不可挽回的失落。

两个人就这样坐了很久,等太阳完全落下,月光洒进了客厅。

“这次我输了,我去做饭洗碗。”说完,姜杉就要起身。

但李慎一把把她拉了回来:“姜老师,你的徒儿已经出山了,晚上就让我做饭吧。”

“晚上没电,所有菜都做成煮的吧,炒菜不要放太多油。”

李慎离开之后,厨房的煤气灶“呼”得一声腾起火焰,光芒摇曳。每样菜在水中冒出温吞的香气。

姜杉一个人坐在了客厅里,把写满正字的两张纸规整的叠在一起。借着月光,在上面写下一行蝇头小楷。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

……

姜聪和齐秋华此刻正坐在送他们回家的专车上。

齐秋华疲惫地靠在姜聪肩膀上睡着了。几天的奋战让她的眼睛上多黑眼圈。

姜聪细细打量着,老婆也快四十了,眼角有了细密的皱纹。

与你年轻时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貌。

他偷偷拿出手机,想看看李慎在干什么,但屏幕上却是漆黑一片。

!?

停电了?

李慎不会在干坏事吧,李慎你一定要把持住啊。

他流畅地输入电话号码,信号从手机中飞跃而出,但他只等等到了嘟嘟嘟的声音,最后汇聚成“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