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做饭

李慎本想转身离开,但姜杉突然叫住了他,让他看看她的操作。

她拿出个侧面开小嘴的杯子,把一整碗的鸡蛋加入,倾倒之后,蛋白就从小嘴中不停吐出。

待蛋清和蛋黄齐齐整整放在两个碗中后,姜杉拍拍手,说道:“好了,我去洗把脸,你先把鸡蛋打了,再把洋葱,胡萝卜,切成丁,别的等我洗完再做。”

说完,她就一只手托起李慎的手臂,李慎不明所以,只能把手肘横放着。

一双手轻轻按在了肘部,好像雀儿的双脚抓着树枝。

“用点力。”

李慎顿时肌肉绷紧,心想:“这是要做什么?他得把持住。”

嘶……

手肘上的小手骤然握住,姜杉的指甲钝钝地陷进肉里,一个女人的体重都紧紧箍在上面,李慎右肩不由得一沉。

余光一瞥,姜杉的头发跃起,露出一张全神贯注又带点紧张的面容。裤脚涌动,一只脚勾着,另一只脚绷直,微微一跳。

待姜杉单脚跳到正确的拖鞋上时,眼睛里充满笑意,原本抓在李慎手肘上的手掌张开,先比了个“耶”,又马上张开其余三指。

就好像以前扶着他的手,双臂张开,摇摇晃晃地走完路牙,最后原地转个圈那样幼稚,开心。

李慎看着姜杉蹦蹦跳跳,消失的背影,嘴角也不自觉勾起。

拿出洋葱,胡萝卜哐当哐当切着。卫生间响起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完全不像是只洗个脸的样子。

他好像听见了那一声经典的“老公,帮我拿一下毛巾。”

手中菜刀歪歪斜斜胡乱剁着,好几次刀都要切到自己手上。

切完之后,各种碎丁大小不均,有些甚至可以用“块”来形容。

卫生间的水声还在响着,传来一股芬芳。回头一看,水雾从门缝中氤氲而出。

李慎连忙找着事做,拿了点牛奶,就倒进了鸡蛋之中,听说鸡蛋里倒牛奶,炒出的蛋花会更嫩滑。

溶液的配比是刻在每一个男人血脉里的浪漫,李慎不停把握着牛奶,蛋黄,盐的比例。

也就在他认真工作的时候,身后袭来一股洗发水的清香。

回头,姜杉头发湿漉漉的,正拿着毛巾擦着。脖子处的衣服湿了一片,贴在皮肤上,勾勒出锁骨的现状。

这女人的头终于洗完了,他一直就怕姜杉洗头忘了点,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创新牛奶蛋炒饭的双手。他可不会想入非非。

姜杉擦着头发,走到厨房,脸色有点僵硬,嘴角抽动了一下。

“李慎!你往蛋黄里加了什么!?”

姜杉连忙踢踏着拖鞋,跑到到李慎旁边,凑近那碗奶香四溢的碗中嗅了嗅,转头恶狠狠地盯着李慎。

“你往蛋黄里加牛奶干什么啊”

“往里面加牛奶会让蛋花有奶香啊,而且更柔顺。”李慎坦然地回答着,这是他在芋头那学来的。

姜杉无奈扶额,她不知道是要批评李慎,还是要夸赞李慎想法多样。

从前李慎做饭,就喜欢加些奇怪的佐料。什么炒河粉上浇龙虾汤。甚至有做带鱼焖饭的黑历史,还美名其曰,模仿鳗鱼焖饭。

不是说不能吃,但为什么要把两样分开明明很好吃的东西,不伦不类地混在一起呢?而且有些东西也不健康。

“李慎,你往旁边站一站。”

“姜老师,不要生气。”

李慎连忙滚到一边求饶,以前他就被姜杉这样训过好几次,但奈何,创新是科学家的天性。就好像化学方程式一样,鸡蛋+牛奶=奶香炒蛋。

姜杉又打了个蛋,让蛋黄和牛奶的乳浊液更加浓稠一些,算了算分量,把一半倒进了米饭里。

“老李,你知道吗,你说的是对的,但是这次是做蛋炒饭,蛋黄是用来和米饭混合的,加了牛奶,水分太多,米饭就会粘锅。”

李慎连忙点头,但其实他没想和米饭混合,单独拿出来炒不就行了。

姜杉用手把米饭和蛋黄揉在一起,一块一块的饭团被捏散,干干的隔夜饭吸收着牛奶的水分,在姜杉的手掌里滑动。

素白的手掌在混合物里时不时抬起,拔出长长的一条丝。丝线断裂,时不时溅起蛋液。

李慎见状,开口说道:“杉杉,把围裙穿上吧。”

“哦,好的。”

但姜杉正与接过围裙,就发现自己手上全是黏糊糊的蛋黄,本来还打算洗手,但又感觉有点浪费,她像个僵尸伸出双手,想要扑倒李慎似的,说道:“你帮我穿上吧。”

李慎跃跃欲试,但想到那监控,就有些进退维谷。

“没事,厨房里这个地方被柜子挡住了,看不见的。”

姜叔,我也想把持住啊,可是她叫我帮她穿围裙诶,而且这也不算动手动脚吧。

围裙的肩带顺着姜杉的肩膀一路向上,最后在锁骨处轻轻落下。李慎的手指感受到了来自肩膀,脖子包夹的体温,姜杉微湿的头发飘到手上,冰冰凉凉。

“转身。”

姜叔乖巧地转过身子,李慎给她系上腰带。腰带和睡衣慢慢摩擦,但似乎就是到不了合拢腰身的地步,李慎不停系着。

“你要把我勒死啊。”

姜杉叫停了李慎,李慎的指节不停擦过脊背,一股痒意不停从腰身上涌,她有点受不了。

听到姜杉的话,李慎干脆地打了个蝴蝶结。

李慎看着眼前的姜杉,女仆款的围裙偏大,松松垮垮的套在她身上,但在腰身这骤然收缩,盈盈一握。

“别看了,别看了,教你做饭呢。”

姜杉没好气地揪着李慎耳朵,走到煤气灶前。

火焰“哧”得一声燃烧起来,锅里残留的水分不停冒着白沫,蒸腾成汽。

“做饭之前一定要把锅里的水给烧干了。”

李慎又不是丝毫没有生活经验,但他一直点着头,他很喜欢姜杉这种好为人师的样子,温柔的话语里带着点强迫的意味。

水烧干之后,油从锅边冲刷而下,厨房的温度一点一点攀升,袅袅油烟升起。

“来,老李,把切好的配料都倒下去。”

姜杉把一整盘碎丁塞到李慎手里,怯怯地躲到李慎身后。

她做饭最怕两件事,一是锅里冒火,二就是把蔬菜,特别是碎丁倒入油锅。

蔬菜里的水分和油锅相撞,油翻腾着气泡,发出嗤嗤的爆响,油花四溅,李慎觉得身后的的手又抓得紧了一些。

待油锅里的动静渐渐平息,姜杉才探出脑袋,接过饭铲。

她一只手拿起盐,在空中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盐就纷纷洒洒均匀地散落。

拿起锅把,锅不停与支架发出清脆的碰撞,手如白鸟翻飞,各种碎丁天女散花般飞舞,又被齐齐拉回锅中,一丝不漏。咸香随即就荡漾开来。

李慎起初还看着姜杉的颠勺,甩锅,但看着看着,他就被姜杉吸引了。

颈部细细蒙着层薄汗,火焰的光芒被反射着,闪烁着,不知道是皮肤反射的光芒还是汗水的晶莹。

“你看,配料炒完以后,要先放到另外一个盘子里,把里面的油到回来,要不然最后又全是油。”

“炒米饭的时候,要先滑锅,热锅热油,要不就容易糊掉。”

话从左耳朵进就从右耳朵出,李慎耳边响起无数纷杂的声音,是对他的一次一次数落,告诉他什么和什么不能一起烧,从中医理论到化学成分,不停找出论据。

但所有数落都是同一个目的,让他吃得好一些,正常一些。

“老李,李慎,李慎!”

他回过神来,姜杉正两手叉腰,气冲冲地盯着自己,显然是对他这个徒弟的走神十分生气。

“来,重复一下我刚刚说了什么。”

“带鱼不能焖饭,腥味太重,龙虾汤调味料太多,不能拿去拌饭,冷菜冷饭不要一起做成菜泡饭,吃不完就丢掉,咸菜不要多吃,里面亚硝酸盐含量高……

姜杉听着,眼神也柔和了,他明白就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