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在姜杉家

姜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默默地把盘子放到茶几上。

餐盘与盖着玻璃的茶几发出清脆的碰撞,姜杉把李慎安顿好,拿过筷子开始吃饭。

姜聪凝视着女儿的手掌,白皙的掌肚上有浅浅的红印。姜聪作为过来人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肌肤与肌肤贴得久了,蒸腾的汗气挥散不去,就凝结成了绯红。

李慎的耳廓上也带着点红,他们刚刚那个姿势保持了多久啊。

两个人都各怀心事,默默吃饭。

“咳咳。”李慎还是醒了,那股柔软的触感骤然消失,他就在惊醒的边缘。

鸡汤,白饭,青菜,三样菜清清爽爽地摆在茶几上,米饭还在冒着热气。

他正想动手吃饭,但当右手抓住筷子的一刻,竹筷压在伤口上,火辣辣的刺痛让他发出一声低呼。

筷子失手落地,还在地面上弹动两下、

姜杉看到李慎手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染红,还微微肿胀,不禁问道:“爸,那蛇真的没毒?”

姜聪此刻正要去厨房拿双新的筷子,听到姜杉的话,他傲气地说道:“你爸爸以前可是蛇伤科的主任,怎么可能弄错。”

他心中也是无语,女儿关心则乱,连他这个老爸都不信:“杉杉啊,你要相信老爸的手段啊。“

姜杉做出个张牙舞爪的样子,也是哼哼两声:“那你在车上还骗我们,我差点……“

她差点就把自己的来历也告诉李慎了。

“差点什么?“姜聪心中警铃大作,差点以身相许?殉情?

看到老父亲变换的目光,她嘴硬道:“差点就信了。”

李慎看到姜聪走来,本想接过筷子,一只手直接抢过他手中的饭碗,一筷一筷给他塞着饭菜,塞到他嘴里。

沿着筷子一路向上看去,是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手指后面,是姜聪别扭的神色。

“你可别误会啊,我这不是对你好,是看在你以为杉杉受伤的份上。”

左手边的姜杉发出一声轻笑,姜聪的神色变得更加别扭。

肥厚的鸡皮滑入咽喉,汁水在牙关漫溢,李慎还是第一次被老丈人这样服务,虽然他很讨厌吃这种软滑的东西,但还是强行咽了下去。

姜聪见李慎吃得欢,又挑了片鸡皮,准备夹给李慎。

“爸,李慎不吃鸡皮的。”

“小子还蛮挑。”姜聪哼哼两声,面色不善,开口问道:“杉杉,你知道我不喜欢吃什么吗?”

“火龙果,羊肉,枸杞。”

姜聪听到回答,面色柔和几分,但看到李慎享受的神色,心中泛起一股恶趣味,飞快地夹着菜硬塞到李慎口中。

“爸,你是要噎死他吗?“

李慎发出唔唔唔的声音,青菜,鸡汤,米饭充斥他的嘴巴。

“爸,这青菜还在滴汤呢,都滴到衣服上了。”

“爸,这块鸡肉这么大,还带骨头。”

“……”

姜聪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李慎,油光满面,嘴巴还鼓鼓地塞着些骨头。

给你做牛做马,脸女儿都要被你拐走了,折腾你一下不过分吧。

姜聪满意地收拾了碗筷,就要拿去厨房洗干净。

但就在他走后,姜杉就坐到李慎旁边,拿了几张纸,细细地给李慎擦拭着嘴角上的油污。

过了某个时节的少年人,下巴胡子就和野草一样疯狂生长,而人中位置的胡子还如柔软的草荇。

再过几年,这两处的胡子都会和钢叉一样。

李慎感觉胡茬被按下,又弹起,传来细细的痒。污渍在白纸上晕染,上面是姜杉的手指,指甲莹润,肌肤洁白。

两个人对视一眼,姜杉低下头,他们都想起从前。

以前,都是两个人洗完澡,盘腿相对坐在沙发上。李慎把她按在怀里,用吹风机给她吹着头发。而她则是仰起脸,用剃须刀给李慎刮着胡子,白色的泡沫里总是会晕出一点血红。

在他眼中,穿着睡衣的姜杉和几年后的姜杉又再一次重合在了一起。

“杉杉,你怎么知道我不吃鸡皮?”李慎凑到姜杉耳边,轻声问道。

“上周六早上我鸡肉没吃完,给你你还嫌弃上面有鸡皮,给我拒绝了,你是不是忘了?”

姜杉知道,李慎绝对不记得,因为她根本没给李慎分过鸡肉,她瞎编的。

那时候,他们还很纯洁的两个人。

她揪着李慎耳朵,轻声说道:“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李慎。”

李慎笑了,这才是高中生该有的幼稚样子。

他看着姜杉笑眯眯的眼睛,“笑面虎”这个词在心中顿时浮现。

刁蛮还真是不分年龄段的。

姜杉没有放手的意思,耳边传来一点微痛。李慎也不好大声求饶,岳父还在厨房呢。

他只能轻声说道:“以后凡是你给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多软的东西我都吃。”

“比如?下一次我就试一试。”

李慎没有回答,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去死。”

姜聪那边的冲水声停了,两个人也是立刻分开。

姜聪走到客厅,看到两个人还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原本准备好迎接冲击的心也放下。

但细细看去,一张沾着油渍的餐巾纸在女儿手中绞着,手指不安地翻动,揉破的纸巾拉出条条纤维。

他只想折腾下李慎,结果发现自己成小丑了。

“李慎,跟我出来一下。”

为了避免女儿扶着李慎走出来,他不由分说,自己扶起李慎的肩膀,把他带出了门外。

一串钥匙被塞到了李慎的手中。

“这是隔壁的钥匙,你拿着吧,反正过几天就要交房的。”

“谢谢姜叔叔。”

“里面床单我帮你铺好了,你这几天将就一下。”

“姜叔……”

“有什么不够的,到我这来拿。这几天在我这吃饭吧。”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李慎看着姜聪离去的背影,此时的姜聪,白发还没长上他的头顶,命运也还没压弯他的脊梁。他的手牢牢握紧,钥匙硌得他的手生疼。

他对着姜聪的背影大声喊道:“我会照顾好姜杉的。”

听到李慎宣言的姜聪脚步一顿,回头说道:“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晚上盖好被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