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再度重相逢

李慎以为自己死了,而当他再次朦胧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之上。

外面风平浪静,夜幕星河。客厅的陈设很眼熟,一架熟悉的钢琴矗立眼前,黑色的表面反射着光彩。

他想起来了,这是姜杉的家。

“我这是又重生了吗?”

卧室中走出一个身影,干燥的睡衣宽松,让她显得弱柳扶风,是姜杉。

李慎看着姜杉憔悴的面容,心中一紧,这是重生到了姜杉确诊之后吗。

他磕磕绊绊地起身,从沙发向姜杉走去,烧其实还没退,姜杉在他眼中模糊成重影。

他摸索着,步履蹒跚,姜杉扶住了他,像是溺死者找到了浮木,他紧紧抱住她。

姜聪先给姜杉喝的药,此刻姜杉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

李慎抱住,她就像是夏日的玉石,丝丝凉意夹杂在体温之中,席卷着李慎滚烫的身体,又渐渐归合成一个温度。

“杉杉,我来迟了。”

刚刚放完医药箱的姜聪从房间中走出,一眼就看见这一幕,本想回到房间,装作没看见,但转到一半,忽然想起这是自己家,自己女儿,快步向他们俩走来。

“李慎,你放开,爸爸还在这呢。“

姜杉不停推着李慎,但李慎纹丝不动。

李慎还以为姜杉得了病,又要再一次推开自己。

他头搁在姜杉的肩上,语气无力却坚定:“杉杉,让我照顾你的一辈子。“

姜杉猜到了,李慎以为他又重生了。

这样他也不放弃吗?她的眼睛有点酸,小手不推了,环住了李慎的腰,用李慎的衣服擦去了自己的眼泪。

她轻声说道:“李慎,你烧糊涂啦,现在我们才高中呢,你先照顾好你自己的一辈子吧。“

姜聪无奈,本来还想拉开李慎,但看女儿这反应,这头猪的嘴巴真厉害。但他看李慎的状况又不太好,还只能先扶着李慎。

没想到,女儿和她小男友当着他的面谈恋爱,他还得扶着她的男朋友。

!?

李慎松开手,看来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的衣服,手上的伤口被包扎了起来,还漂亮地扎了个蝴蝶结。

原来我没重生啊。

李慎看着岳父欲噬人的眼神,他只能向后退了一步,想缓解些尴尬,开口说道:“姜杉,额,你的包扎技术很好啊,哈哈。“

姜聪单手扶额,说道:“那是我包的。“

李慎:“……“

姜杉和李慎坐到沙发,姜聪则如分水岭般坐到两个人中间。

“咳咳,李慎啊……“姜聪尽力做出一副威严的样子,想教训教训这只猪。

但李慎打掉姜杉手,关上车门不让姜杉追出来的画面历历在目,他一时间也说不出训斥的话来。

沉吟一会,他只能说道:“你是个好孩子,但高中真的太重要了。我和姜杉妈妈都有一个底线,就是早恋不能影响姜杉的成绩。”

说完,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和你姐已经签了约,我这人实诚,从不毁约,所以你不用担心我赶你们走。但是!”

虽然他尽力做出一副严肃的姿态,但当他偷偷扭头,他就看见了女儿若有所失的面容。

他心软了,读书不就是为了以后的生活更快乐?现在女儿不就蛮快乐的吗。而且女儿的努力他也是有目共睹。

至于李慎,他刚刚打了刘民强电话,刘民强只是沉默一会,给了李慎一个评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千言万语都说不出口,他只能恶狠狠地说道:“你不能太放肆了,我刚刚和你姐姐打过电话了,如果你越界,我们一人一条,打断你的腿!”

说完,他就把两包感冒灵拍在桌上,起身给这两个病号做饭去了。还不忘回头说了一声:“不准靠得太近。”

打开油烟机,油烟机才刚刚发出一声轰鸣,就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出很远,整个小区似乎都在为了即将到来的风雨沉寂。

抬眼望天,云山已经压到眼前,比起之前更加宏伟。还真是山自来也。

油锅滚烫,劈里啪啦地滚着气泡,他的心完全被老婆的安危揪了起来、

最近几天,去医院的伤员将会很多,她不能回来。

客厅之中,李慎打了个电话给李谨,电话那头不停传来忙音。

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未接通,他不禁忧心忡忡,马上就暴风雨了,她会在哪里?

几只白鸽降落在窗户的防盗窗之上,爪子惊慌地刮着铁皮,想挤进这铁笼。

也就在他担忧之际,几根手指探入了他的手掌下方,牢牢地握住了他的手。

沙发之上,两个人都规规矩矩的坐着,而手跨过天堑,牢牢牵在一起。

“放心,姐姐肯定会没事的。”

“嗯。”

电话突然响了,李慎连忙接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奔流的咆哮,疯狂的呐喊。

“姐,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李谨对着电话这头大声喊道:“我在救援队,做信息统计,不用冲锋陷阵你不用担心。你和杉杉注意安全,不要出来乱跑。”

随后电话就被马上挂断。

白鸽发出尖锐的嘶鸣,羽翅扑腾,把防盗窗撞到哐当作响,终于挤进身子,发出满意的啾鸣。

李慎绷紧的神经骤然松弛,冷意一寸一寸蛇行。好像是经历了一切的大喜大悲,他只想睡觉。耳边传来姜杉轻轻的喘息声,她的体温在一瞬间消失,在一片朦胧中,他看见了姜杉穿着睡衣的背影与圆润的足跟。

世界渐渐沉寂下来,虽然一个人躺在沙发,但他隐约听见了厨房的翻勺声,姜杉在衣柜里挑衣服的窸窸窣窣,以及在极远处,李谨敲击键盘的声音。

在家里,他可以安心地睡着了。

脚步声渐渐近了,好像有一个人在给自己穿上衣服,拉链细密地咬合着,暖意就流到四肢百骸。

他环住身前人的腰身,头满意地在她的肚子上蹭着。

厨房的轰鸣停息,一切香味在鸡煲气泡细密的爆裂中沸腾。

当姜聪端着饭菜,从厨房中走出,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女儿丝绸质地的睡衣流淌着吊灯温和的光芒,肚子处衣角翻飞,光泽涌动,露出李慎安心的面容。而姜杉正垂下头,温柔地注视着李慎,素白的手腕抱着一头乌发,手指不停拨弄着。

李慎半梦半醒之间,喉咙深处一个字圆润地滑出:“家——”

姜聪不认识这两个年轻人了,他们就像前世已经深爱过,再度重相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