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台风眼

下午的最后一节自修课,雨势渐小,而教室里的情况愈发糟糕。

本以为搬到一楼,就不用担心雨水,而此刻,积水居然漫过了台阶,教室里顿时沧海横流。

李慎也发烧了,带着个口罩坐在姜杉旁边。积水里的寒意不停从他的足下钻入,沿着脊背一路向上。

水面马上就要漫过鞋底,从他的鞋面挤入袜子。

姜杉打开了书包,从里面拿出一双雨靴,放到李慎脚边,戳了戳他,示意让他穿上。

但李慎还是不为所动,他穿上了,姜杉穿什么。

见李慎毫无动静,姜杉写了张纸条,传给李慎。

“我还有方法的,你快穿上。”

李慎看了看桌子椅子,实验楼的桌子除了抽屉那面,其余三面都是木板,丝毫没有放脚的地方,他不知道姜杉还有什么办法。

姜杉又丢了张纸条给李慎,上面写着:“我真的有办法!”

李慎还以为姜杉包里还有鞋套,才安心地把雨靴穿上,调整好尺寸。

但他突然惊醒,那姜杉直接穿上不就行了?

但也就在他侧下身子,准备脱下雨靴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李慎无奈:“杉杉……”

但下一刻姜杉的动作堵住了他的所有话。他的脚背传来一股压力,姜杉轻轻柔柔地踩在他的脚上。

匡威的帆布鞋底很软,还能感觉到流畅的弧线。

“这这,不太好吧。”李慎写着,人总是对自己比较喜欢的东西更加敏感羞涩。

姜杉则没回他的话,放下笔,两只手做了十指交扣的手势。

她回头看着李慎,作出一个气鼓鼓的表情,分明在问:“不太好?那天是谁在早读的时候牵我的手?”

她脚下用力,旋转着,捻磨着。似乎本来就是天生一对,足弓与脚背完美地咬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姜杉的腿也渐渐脱力,李慎脚背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就像是泡脚时逐渐升高的水温,烫,但舒服。

雨声,风声越来越小。

突然之间,有个同学也不顾还在上课,跑到窗边,大声喊道:“你们看。”

人群顿时纷纷涌到窗边,仰起脑袋,杂乱的脚步荡出一圈一圈波纹。

姜杉戳了戳他,轻声说道:“你看外面。”

他抬眼望向窗外,万里夕阳,只有几朵被夕阳扎染过的云彩飘在空中。

教学楼那一个一个脑袋探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

天晴了。

但李慎感觉很不安,太诡异了。那几朵云彩不是向一个方向飘去,而是如漩涡里的杂草,不停打着旋。

目光渐渐下移,他看见了,教学楼的缝隙之中,天空在三层楼的高度骤然消失,一座云山取而代之。

这是台风眼,更加猛烈的还在后面。

办公室里,吴博正呆呆地看着这异象,手机不停响起消息进入的振铃。

气象部门和教育部门不停通知着他们:“天文潮和风暴潮即将来袭,台风眼只能维持3个小时,立刻疏散所有学生。”

他其实很早就收到过通知,但台风不是只有大学,初中和小学才会放假吗?期末考在即,他怎么可能会让学生放假。

他只是按惯例办事,常年在北方的他何时见过这种天象。

这时候疏散还来得急吗?

突然全校广播声响彻云霄,从中传来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

“诸位同学,我是刘民强,高二一班的班主任,刚刚,我和各年级各班的班主任已经联系好了你们的父母,现在,全体人员回到教室集合,在班主任带领下去指定地点,有序疏散。”

“此次是……重复,立刻回到教室,立刻回到教室。”

吴博瘫软在座位上,说不清是该庆幸还是该恼怒。

一班的学生们也都听出了刘民强话语中的严肃意味,齐齐回到座位。天文潮和风暴潮叠加?他们不禁开始惴惴不安。

其他班的人群已经从教学楼中鱼贯而出,但刘民强始终不见踪影。

教室里的人越发慌乱,逐渐焦躁不安。

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实验楼,与世隔绝,此刻更是如被遗忘的孤岛。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有几个人已经在商量是否要直接离开。

人群聒噪起来。

“大家等一下,刘老师一定会来的。”许篷眼见事态不对,立刻站起来大声喊道。

外面的太阳不停滑落,只剩下半边还挂在云山之上。教学楼的灯光一盏一盏熄灭,世界安静而诡异。

半大的孩子们又激烈的讨论起来,任许篷怎么面红耳赤,也毫无作用。

许篷有些举足无措,这时候,一张纸条丢到他面前。

上面是姜杉和李慎的两种字迹,最后还画了个点赞的手势。

许篷回头,就看见他们鼓舞的目光。

但许篷不知道的是,当许篷一回头,李慎就扇了他自己一巴掌。

让许篷自信的计划,是他为老姐准备的,现在许篷心里有人了,他做这个老好人干什么。

但听着许篷充满底气的声音,他还是流露出一抹笑容,许篷毕竟是他最好的朋友。

“广播站离得远,刘老师可能还在路上,大家耐心等待。”许篷的声音起初还有些磕磕绊绊,但逐渐洪亮流畅。

“如果我们现在就混乱地离开,父母怎么找到我们!而且我们可能会冲乱别人的队伍,让局面更加混乱!”

“现在,我们先点名。”许篷红着脖子,大声喊道。教室里的人齐齐安静了。

“安向晚”

“到”

“李晨容”

“到”

“……”

随着一声声“到”,班级里的不安渐渐平复下来。

李慎凑到姜杉耳边轻声说道:“你看,我们是不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姜杉也凑到李慎耳边,轻轻软软地说了一句:“谁和你是夫妻呀?老……诶,老什么来着呢?”

姜杉凑的更近,嘴唇甚至都能碰到耳朵,软软糯糯的,轻声了一句:“是老公啦。”

什么黑云压城城欲摧,他现在不关心全世界,他只关心她。

“李慎,李慎,李慎!”许篷大声喊着,但李慎就是毫无反应。

姜杉发现自己玩过火了。班里众人齐齐看着李慎失神的模样,目光暧昧。她只能端起李慎的手臂,替他大声喊“到”。

李慎的手肘顶在她头上,摇摇晃晃。

众人看见姜杉的窘态,还有李慎的懵逼样,哄堂大笑。

这时候,刘民强也姗姗来迟,身上满是泥水。

这疏散的事是他擅作主张,私底下联系各班班主任做的,但他也顾不上了,这天气,怎么还能留在学校里。

外地人不知道什么叫天文潮,他是知道的,很久以前,天文潮与风暴潮叠加的那一日,一片汪洋。媛媛在盆子里,还差点漂走。

“同学们,走吧。”

他也不解释身上的泥水了,带着队伍浩浩荡荡走到校门。

当迈入雨水,众人才明白刘民强为何姗姗来迟。

外面的水都漫到小腿肚了,时不时还有些垃圾冲刷而来,和海藻一样绊住脚踝。

李慎本来还想脱下雨靴给姜杉,但姜杉就像跃动的小鹿,直接迈入湍流。

李慎不依不饶,走到姜杉面前,而姜杉马上跑开,发丝飘荡,露出一张笑脸:“湿都湿了,你穿着。”

她笑得很畅快,但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塑料袋缠住了脚踝,她瞬间跌在水中。

浑浊的雨水瞬间吞没了她的面庞,眼前漆黑一片,泥水咕噜咕噜往鼻腔中涌入。

突然,她重见天日,李慎正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她。

姜杉的头发湿哒哒地粘在脸上,像一个贞子。

李慎说不清是心疼还是好笑,把姜杉抬高一些,下巴扫过光洁的额头,顺着鼻梁一路向下,分开姜杉的头发。

“李慎,你的胡茬好扎啊。”

姜杉低低嘟囔了一句,察觉到周围人暧昧的眼神,她把脸藏到李慎胸膛。

她也说不清是甜蜜还是羞涩,旁边这么多人呢。

“放我下来。”

李慎怎么可能放她下来,随着前面大声喊道:“刘老师,姜杉脚崴了,我能不能这样送她到校门。”

刘民强眼角抽动,但又无可奈何。心中浮现出女儿的身影,这样的天气,她们学校放假了没?

他对着后面大喊道:“同学们相互扶持,男同志要帮助女同志,但不要耍小聪明!”

“好嘞”

班里的男生很兴奋,跃跃欲试。女生们则是有点羞涩地挽起裤脚,露出一截洁白的小腿,水花四溅,绒毛好像清晨的草叶,垂着些水珠。

男生伸出了肩膀,尽力仪态显得绅士。担当女孩子们的手指搭上之时,肩膀仿佛又传来一股电流,如木头一样卡在那里。

少女手指和少年肩膀相接触之时,压抑的青春似乎到来了,含蓄而热烈。

他们好像都忘记了即将到来的风雨,与一周后的期末考试。太阳已经完全坠到云山之后,云团和孔明灯一样朦朦胧胧亮起来,只是火光在外,人们在里。在这样一个被风云包围的小县城里,他们坚定地走着,在飞驰的激流之中。

渐渐到了校门,前面一批班级已经被疏散。

刘民强看到也是长长舒了一口气,假如刚刚他们班的人无序地走出来,前面班级接送的车辆还没离开,一大帮人又涌来。不知道多少时间会被耽误。

他大力拍了拍许篷的肩膀,说道:“干得好。”

姜杉和李慎看到,相视一眼,偷偷窃笑。

但李慎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姜聪正一脸不善地站在面前。

虽然已经签了合同,但这邻里关系还是得处理好。

李慎正欲开口狡辩,倒是刘民强先来一步,对着姜聪细细解释。

等刘民强说完,姜聪的神色渐缓,拍了拍李慎的肩膀:“做得不错,你姐姐晚上有事,我来接你。”

李慎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表示感谢,心中更是激动。

他的老丈人攻略计划可以开始了!但不知道姐姐晚上又什么事。

他抱着姜杉,一步一步向姜聪的车走去。

而姜聪则是满脸惊愕,我的女儿你不打算还给我了?

那头猪不会就是你?

我是不是引猪入室?

但他只能像个保镖一样,给李慎打开车门,还扶住车门角。

父亲才是女儿最大的舔狗。

他看着李慎的笑容,咬牙切齿,磨牙吮血。

李慎到了车门前,也把姜杉放下,还不忘在她耳边轻语:“别忘了,你脚崴了。”

姜杉闻言,轻轻捶了一下李慎的胸膛,这个人太坏了。她前世也没在老爸面前和李慎这样亲热过,现在还要骗她的老父亲。

但她只能一只脚跳动着,坐上后座,头发甩动,水花飞扬。

李慎真想把她的头发擦干,但身后的目光让他如芒在背,他回头,就看见老丈人痛心的面容。

他尴尬一笑,而眼前的姜聪却突然直直望着他身后,脸色惨白。

李慎也回头,一条三角头的蛇正盘在后座的靠枕上,森森吐着蛇信。

这条蛇不知何时被水从山上冲下,钻进了后备箱,再沿着后座与后备箱的缝隙,爬到了后座靠枕。

姜杉转过头来,好奇地看着两个男人,不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

李慎左手向下压,艰难说道:“杉杉,别乱动。”

姜杉也意识到大事不妙,像个雕像一样定在那里,而蛇却没打算放过她,勾着身子,蛇鳞在姜杉颈部的皮肤摩擦,一个蛇头出现她眼前。

“啊”

电光火石之间,李慎抓住了那条蛇的颈部。

老藤绞树,蛇躯狂躁地缠绕在李慎的手腕上。竖瞳狰狞,疯狂噬咬着李慎的手指。蛇牙刺破皮肤,森森白牙下流出殷红的血迹。

淋了水的蛇滑腻冰凉,简直要从他的手中溜出,可眼前就是姜杉,身后就是人群,他只能五指紧握。

姜杉急了,伸出手就想把蛇摘下来,而李慎一把打开她的手,关上车门,向无人处走去。

但蛇就是不松口,周围人群看着他手上的蛇,齐齐惊呼。

“三角头的,蝮蛇!”

“水里不会还有吧,快,快上车。”

李慎无计可施之时,姜聪拿着他的手臂,浸泡到水里,蛇奇迹般的松开口,正要逃离,就被姜聪揪住七寸,手指虎钳般扼住它的头部。

姜杉此刻也打开车门,快步跑到李慎身边。

姜聪的眼神狐疑,女儿不是脚崴了吗,现在完全不像啊。

“爸爸,快点送李慎去医院。”姜杉哭得浑身颤抖,她刚刚看见了,三角头的。

姜聪看着女儿梨花带雨的面容,面色严肃,喝道:“你快把李慎抬上车,我把这条蛇处理了,带医院去。”

女儿扶着李慎走了,那个慌乱的样子是他从没见过的。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把蛇头对着地面狠砸几下,砸得头都烂了。打开车门,随手把蛇丢在了副驾驶座上。

李慎感觉身子很虚弱,提不起一丝力量,只能靠在姜杉的肩膀上,粗粗地喘息着。

姜杉湿答答的发丝粘在他的脸上,泪水胡乱拍着。

“爸爸,你快点啊。”

“好嘞,坐稳了。”

车子突然加速,掀起狂放的水花。

李慎的意识渐渐模糊,姜杉的眉眼逐渐组合着,又变成了那个列车上惊慌的女孩。

真的,太像了。

“不要怕,我在的。”

李慎满是胡茬的下颌在姜杉头顶细细摩挲,一如从前。

他觉得自己是那么幸运,还能再重逢,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

“老婆,我真的来找你了。”

前排的姜聪眉头一挑,这算是死前吐真言吗,老婆都叫上了。

李慎抓着姜杉的手,此时她的手还如刚剥的春笋,青春洋溢,他轻轻呢喃:“杉杉,这一次,你一定要学医啊,不要再因为赶图熬夜了。”

“别,别说了,休息,你休息一下。”

姜杉感觉与自己紧扣的双手毫无力气,软软地垂在那里,不由得抓起李慎被咬伤的手,就想把血吸出来。

但李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挣脱,姜杉还欲再抢,车子突然偏转,把她压到一旁。

姜聪看着奔涌的洪流,心中一狠,踩下油门,掀起一阵水花,同时说道:“吸没用的,赶紧去医院吧。”

透过后视镜,他看见李慎苍白的面孔,不禁问道:“小子,你自己的命不是命吗?”

车子划开水流,哗哗水声与引擎轰鸣响彻车厢,但就是没有回答。

但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一个急刹,车停住了,姜杉连忙把李慎扶下了车,但眼前的不是医院,而是小区门口。

她有些茫然地看向父亲,而姜聪正靠在车上,点燃了一支烟,神色落幕,看来女儿找到了归宿了。

吐出一个烟圈,他缓缓说道:“没毒的,颈棱蛇,长得像蝮蛇罢了,不信你看看牙印。”

他走到姜杉面前,看着姜杉哭肿的眼睛,他有点怅然若失:“他发烧了罢了,刚刚抱着你太累了,又被蛇给吓了一跳,消下毒,睡一觉就没事了。”

听到父亲的话,姜杉安下心来,一直苦苦支撑着她的火突然熄灭了,冷意从衣服上传来,她也昏昏沉沉,晕了过去。

姜聪一只手提着李慎,一只手提着女儿,把烟头吐到水里,仰天长叹:“女大不中留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