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日记攻略—银耳

此刻的教室又再次空无一人,李慎在跑去食堂的路上。汗不停从额头流下,他暗骂自已一声糊涂。

李慎啊李慎,被激动冲昏了脑袋,连那么重要的日记内容都忘了。

曾经被羞恼的姜杉不停拍打,仍然大声朗读的日记不停浮现眼前。

“离高考300天,真的好想喝学校的银耳汤啊,但起得太早,那汤太烫,打包到教室,那包装袋又会漏,把手弄得黏糊糊的,算了,不买了。”

“离高考295天,真的好羡慕李慎这个懒猪,起的晚,就能有凉的银耳汤喝。”

“离高考294天,好甜,李慎带的银耳汤好甜。他还特地起早,怕我不习惯在大家面前吃饭,看他的手有些地方都被烫红了,虽然已经吃过早饭,但还是整杯喝下去了,原来被投喂(划掉)吃饱的感觉这么满足。”

攻略计划,第一步启动。

李慎冲到食堂,跑遍各个窗口,也未曾见到银耳汤的踪迹。

只有薄薄的白粥与掺水的豆浆。

不会卖完了吧。

李慎急匆匆对食堂大妈高声喊道:“阿姨,还有银耳汤卖吗。”

而两个食堂大妈则是疑惑地看着他:“小伙子啦,食堂什么时候卖过银耳汤啦。”

“老刘,肯定是小女朋友想喝,病急乱投医来了。”

“小伙子啦,喝银耳汤,校门口有的卖,怎么出去,你肯定比我清楚啦。”

耳边传来的声声调笑让李慎也无地自容,银耳汤是暑假后才上的新品,自己还真的忘了。

对着食堂大妈连连道谢,李慎又重新奔跑起来。

两个食堂大妈看到李慎离开的背影,露出缅怀的神色。

当姜杉回到教室,其中空无一人,只有电扇在咿呀咿呀旋转。晨光随着翻舞的窗帘不停浮动,把她的脸庞照得晦暗不明。

刚刚的拥抱仿佛就像一场幻梦,她终于还是孤身一人,推开了自己最珍爱的宝贝。

手指不自觉握紧滚烫的杯壁,滚烫的热度提醒她刚刚的一切并非虚幻。

这时,身后传来少年的嗓音。

“姜杉,你要喝银耳汤吗?”

“李……李…”

姜杉惊喜地转头,有些情感是藏不住的。

但她发现却不是李慎,是一个眼熟的同学。

她记得高中是有这么个人,家里有钱,在学校旁边买了栋别墅,还常常作为同学聚餐的发起者,与众人谈笑风声。

但她记不清名字了,好像叫李…李什么来着。

“不用了,我吃过了。”

姜杉连忙低下头,连连摆手,被发现忘记同学名字,那可真的太羞耻了。

心里也顿时空荡荡的,即使提醒自己应该习惯未来没有李慎的生活,但那种孤独又再一次涌上心头。

少年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

“姜杉,来喝银耳汤。”

“真的不用了。”

姜杉的声音带着抗拒,快步向后退去。

但一双手抢过了她手中的杯子,将包装完好的银耳汤塞到她手中。

她恼怒地抬头,有些人怎么这么死缠烂打呢?

!?

李慎满头大汗的面容映入眼帘,充实欣喜如电流传遍她的全身。

是你啊,那没事了。

她又看了眼手中的银耳汤,日记里的内容也同样浮现在脑中。

出大事了。攻略战这么快开始的吗,防御系统还没更新呢。

李慎看着眼姜杉的脸色由恼怒变得扭捏,不由得笑出了声。

“额,其实,今天早上,我……”

姜杉手指搅着裙摆,搜肠刮肚找着拒绝的理由。

但看到李慎狐疑与希冀的神色,她还是不得不接下,以免被察觉出异样。

坐回座位,看着姜杉一瓢一瓢啜饮鲜甜的银耳汤,李慎不禁露出微笑。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

滑腻的银耳从瓢中滑落,让她青春饱满的脸颊沾上一丝粘稠的糖水,在晨光下熠熠生辉。

见姜杉正要拿手直接擦去,李慎急急拿手抓住她的手指。

羊脂玉般的手指握在手中,圆润的指甲还无意地在他掌心挠着。

李慎抽出一张餐巾纸,套在一根手指之上,轻轻摩挲姜杉的脸颊。

热量与丝滑的触感透过纸巾,让他感觉万分怀念。

姜杉耳垂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好像一颗莹润的红玛瑙。

李什么来着自然是受不了,悲愤地把自己那份银耳汤丢掉,拿出课本,大声早读。

“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

“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声音哀怨异常,拖着长长的尾音。

姜杉听到,揪了李慎一下,轻声提醒。

“李慎,该早读了。”

听到姜杉的提醒,李慎也拿出课本,翻到《罗密欧与朱丽叶》那一页。经过多年的恋爱,虽然只有一次,但他不会再和高中男生一样对感情懵懂。

“她说话了。啊!再说下去吧,光明的天使!因为我在这夜色之中仰视着你,就像一个尘世的凡人,张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着一个生着翅膀的天使,驾着白云缓缓地驰过了天空一样。”

有些油腻,但很贴切。

也就在他自我陶醉之时,耳朵传来一阵微痛。

转头一看,姜杉正如以前生气时那样,揪着自己的耳垂。

高中的她也是这样直接动手的吗?

“别揪,别揪,再揪要变成如来了”

李慎不自觉地大喊。

姜杉转头,藏起自己充满回忆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放开手。

”学好的不学,就学这种油腻的渣男手段。平时情趣玩玩就行了,我们现在还是个高中生诶。”

她心中这样吐槽,看见李慎裤脚上的泥土,心中一紧,就知道他是从干涸的河床溜出去买的。

“剩下的给你,你早饭还没吃吧。”

甜味渗进话语,她觉得自己的语气都有些腻。

“我可以吗?只有一个勺子诶。”

李慎一脸惊奇地盯着姜杉,以前的姜杉虽然大胆开朗,但对于体液交换还是非常保守。

“不可以!”

李慎又惊讶地盯着姜杉突然变得凶巴巴的表情,其中似乎还有些心虚的成分。

姜杉喊得有点大声,让前排的李什么来着也转头,妒忌地打量着两人。

他长叹一声,拿起课本,将靠近走廊的窗户全部关上,窗帘拉得透不出一丝光亮,虚掩上门,就走出门外。

临走前,还给了个“说,谢谢卡尔”的眼神。

教室里顿时只剩下两人,姜杉也倖倖抽回手,把勺子用餐巾纸擦得反光,塞到李慎手中。

“以后不用出校给我买了,好好坐着吃早饭,不要像……不要像他们那样吃游食,对胃不好。”

她决定先掐灭这个攻略计划,但说着说着,语气愈发温柔。

李慎闻言,轻轻揉着姜杉的秀首,松软的秀发从指尖淌过。

“好,我们一起去食堂吃,正好互相勉励。”

“谁要和你一起去吃饭。”

姜杉红着脸,啐了他一口。这个一起吃饭,互相勉励的借口,是她在上一世,高考将近时提出的,还写在日记里,对此番行动沾沾自喜。

到了这一世,反倒被李慎学去,用来打闪电战。

她教的,破不了招啊。

李慎自顾自说了下去。

“我要陪你你好好吃早饭,以前我没做到的,我补回来。”

姜杉听着李慎温柔如水的声音,不敢看他,支支吾吾地吐出一个好字。

一定是因为不想被他发现异常对不对,自己日记里写过的只能照办对不对。

一定是这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