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送你回家

李慎后悔了,因为他刚刚的嘴瓢,一个下午,加上晚上,姜杉都对他视而不见,不理不睬。

他现在又没有日记可以读……

姜杉现在坐到了刘媛媛的位置,每当自己想和她说些什么,她就回了一句“我不会,超纲”,随后就狠狠扭过头去,把马尾甩在自己脸上。

他写着习题,时不时抬眼,就看见乌黑马尾遮掩下的素白后颈。

“李慎,吵架啦,来,咱哥俩讨论一下数学。”许篷笑嘻嘻地坐到他身边,不知道为什么,他倒是满脸红光。李慎本来还以为他会失落一段时间的。

李慎蔫了吧唧地趴着,但数学真的还是很吸引人,让他不停拿起笔推算。

实验楼没有老师巡逻,渐渐的,李慎这个角落就汇聚了一大批人,对着下午的题目高谈阔论。

“李慎,你这解法真的好,很有想法。”

“李慎,这个定理能再展开吗,我感觉下次用这个,国赛那道题肯定能秒杀!”

李慎也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感觉,众星捧月。但他其实非常心虚,身边的都是巨佬,上一世同行里的佼佼者。

姜杉坐在前排,听着后面传来的喧嚣,她非但不觉得吵,反而为李慎高兴,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能让他不那么孤单。

特别是在自己离开之后。

其实不是她不想理他,是她发现,靠得越近,她越想揪着他的耳垂,把自己的指纹印在上面;越想和他十指紧扣,让他的指缝变成自己手指的形状。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略带不忿的声音。

“李慎,谁改的你的卷子,这么没眼光!”一位痴迷数学的仁兄毫无眼力,开口打抱不平:“哪个庸人连这个泰勒展开都看不懂!”

!?

姜杉瞬间扭头,周围原本激情四溢的人群霎时间哑口无声。他们齐齐盯着姜杉气鼓鼓的脸庞,又瞟了眼李慎卷子上猩红的叉号。

众人眼角抽动,这算是秀恩爱还是算什么。幸好,放学铃声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他们连忙拉着罪魁祸首离开。

许篷也是马上挪开屁股,表示自己对她的位置毫无觊觎。

教室的一角,瞬间就只剩下李慎直面姜杉的目光。

李慎还想说些什么,但只见姜杉脚步轻盈,走到窗边。

雨从天空不停飙落,汇成湍流,裹挟着泥沙与绿叶,在道路上往来冲刷。

梅雨季还未结束,台风就要袭来。

“老李,看来晚上你的跑步计划行不通了,关系没办法增进了呢。”姜杉语气也和脚步一样轻松。

说完,她反倒更加兴奋,坐到李慎身边,像是诱骗着小白兔的大灰狼,用一只笔抬起李慎的下巴:“老李,这周三交房还是这周四啊。”

“周四。”

“那周四过后,我就不叫我爸来接了,但这几天,要我送你回寝室咯。”

李慎本来还想反抗一下,让他送姜杉去校门口,还没等他开口。姜杉就拎起书包,抓起李慎的手腕,带着他离开教室。

……

……

前往寝室的人群熙熙攘攘,下雨天更是拥挤异常。

风如猛龙过境,把撑伞的人吹得歪歪倒倒。

姜杉快要握不住她的雨伞,伞柄把她的手硌得通红。她拒绝了李慎一起撑伞的提议。两个人打一把伞,绝对会湿透。

又一阵狂风吹来,周围人群发出惊慌的尖叫,几把雨伞被卷上天空,成了空中一个飘舞的剪影。

姜杉的伞也被风夺走。伞面组成的盾阵瞬间缺了一块,姜杉毫无遮蔽的头颅是如此显目。雨点如火枪喷射的铅丸,轰击而来。

雨点在姜杉眼中越变越大,就在要吞没姜杉的一刻,她被一只手拉入怀抱,一把伞挡住了所有弹丸。

周围的人群相互推搡,李慎和姜杉紧紧依偎,一把伞,隔绝开别人的喧嚣,他们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感受到手臂相贴处的温度。

但温度突然消失,姜杉很惊慌,环顾四周,都是陌生的面孔。

是挤散了吗?

一只手臂突然搭在她的肩上,原本并肩而行的两个人变换了位置,姜杉被李慎揽在了怀里。

右肩是李慎的胸膛,心跳激荡,左肩是李慎持伞的手,指节用力,颤抖发白。

李慎的肌肉里乳酸沉积,他第一次觉得回寝室的路是如此漫长。但突然间,他的手腕被细细的手指抓住,分去压力,风雨里的桅杆有了前桅支索。

人群在一个一个转角分散,不再拥挤,原本和他们一样的情侣也挥手道别,而李慎和姜杉都没有放开的意思。

姜杉骨架很小巧,一只手就能完全环抱。两个人的身体熨帖在一起,在飙升的体温中,吹入的雨水渐渐挥散成了雾。

雨水噼里啪啦砸在伞上,汇成水线,从伞角飞驰而下。所有凄风苦雨都被怀抱与伞隔绝。

李慎的寝室在校园的最偏僻一角,人群渐渐稀疏,大株大株的香樟,昏黄的路灯展现眼前。狂风一吹,树影摇晃,树叶积蓄的雨水飞驰而下。

来自太平洋的浩荡云团将吞没这个县城的天空,而苍穹之下,狭长昏暗的街道上,两个人举着一把伞,努力地营造着一个无雨之地。

姜杉觉得自己又动摇了,在这把伞下不足一平米的空间里,她好像找到了“家”。

她真想这段路再长些,她不用再想未来,不用再想分别。

一扇亮着光的寝室门出现眼前,学生们迫不及待地跑进去,理着自己的润湿的头发。

李慎很不想进去,他还想再走会,为她撑着伞,走完以后的所有风雨。

“要关门啦,快进来啊,树下那俩。日子还长,以后慢慢来啊。”宿管大爷大声吆喝。

“杉杉,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借个雨披。”

“好,我等你。”姜杉尽力抓着伞,没了李慎,风雨似乎要撕开虎口,夺走这最后的保护伞。

脚尖在水面画出个圆,波纹很快被雨点吞噬:“李慎,要快点啊,日子不长了。”声音很小,被呼啸的风声扯碎。

李慎连忙冲进寝室门,正欲上楼,就被宿管大爷拉住。

大爷颤巍巍的手拿着雨披和鞋套,努努嘴,示意他快些。

李慎回身,昏黄的路灯下,女孩单薄的身影被风扯得摇摇晃晃。

他接过雨衣,一边跑着,一边展开雨衣,如同挥舞战袍,给姜杉披上。

姜杉在李慎给她穿雨衣的时候,尽力把伞盖在李慎身上,但楼与楼之间的风口狂风肆虐,伞骨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哗”得一声,伞面翻卷,雨大颗大颗砸在李慎身上。

“好了好了,快回去。”姜杉只能用手挡在李慎头上,雨点在她手上碎开,溅起一个一个水花。

但李慎又单膝跪下,像个受封的骑士。浩荡奔流的雨水冲锋而来,在李慎的膝盖前分成两股。

“扶住我,杉杉。”李慎说着,在感觉到肩上的压力之后,一只手托起姜杉的小白鞋。

入眼的是一节骨肉匀亭的脚踝,白皙的踝骨上沾着些泥水。

指节拭去些污水,缓缓将鞋套套上。鞋套边缘橡皮筋缓缓拉伸,在足踝的肌肤上,勒出浅浅的印子。

宿管大爷搬着把小凳子,对着壶口嘬了一口浓茶,饶有兴致的盯着树下的剪影。

老式的蓝色雨衣很呆板,穿上去活像个呆头企鹅。但企鹅还是垫起脚尖,轻轻地在男生脸上留下一个吻。

蓝色的雨衣朦朦胧胧,像一团飘舞的云气吞没男孩,许久没见过的蓝天似乎在这一刻重逢,所有雨滴仿佛都在一刻静止,表面亮起他们相拥的弧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