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城里的月光

门哐当一声关上,刚刚李谨就直接拉着李慎进去,爸爸也没来得及多想,只能先跟着进去。

走廊的声控灯洒着暖暖的光芒,姜杉没有回家,也没陪李慎他们看房。只是呆呆地站在走廊里。

小区很人性化,每家每户门口,哪怕是隔壁80平的单身公寓,也装着电影院中的联排礼堂椅子,作为残疾人设施。

姜杉把座椅翻下,此刻的椅子还很新,齿轮顺畅地咬合。

但好几年之后,齿轮也变得锈蚀,她无力的手只能慢慢的,一点一点翻下座椅,锈蚀的齿轮发出尖锐的啸叫,她是多想马上按下,但就是没有力气。

延宕的曲调不停嘲讽她的无力。

她垂下头,头发把侧脸全部遮住,像一层黑色的帷幔,挡住声控灯的所有光芒,在脸上投出漆黑的阴影。

靠着墙,里面传来他们的交谈,多是些愉悦轻快的声音,看来老爸老妈对他们姐弟俩都很满意,一如从前。

但墙外只有一片死寂,声控灯突然灭了,黑暗一瞬间吞没姜杉的身形,帷幔里传来低低的抽泣。

黑夜是最好的掩饰,姜杉抬起头,远方发光的宝塔倒映在眼泪之中,她的眼睛却看向夜空。

雨层不厚,月亮的微光还影影绰绰,时不时有些远鹤排空,留下飘飞的剪影。

姜杉爱这种意境,但此刻在她眼里,似乎有飞机呼啸而过。她是否有一天,也是这样坐着飞机,前往异国他乡。

她真的要出国吗?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狭长的走廊似乎也变成两条,蜿蜒着通向未知的远方,她努力睁开眼睛,想看得再清楚些。

其中一条没有她的身影,有的只有爸爸妈妈。他们一天一天携手回家,甜蜜地享受着二人世界。但渐渐地,身子逐渐佝偻,坐在她现在坐的椅子上,中秋月亮把他们的哀伤照得清清楚楚,他们想着她们的女儿。

而另外一条走廊则温馨得多,门里是爸爸炒菜的翻勺声,她和李慎在门外,在分别前浅浅得相拥。等到了高考结束,他们再无顾忌,牵着手,坦坦荡荡地走进她的家门。

“爸,妈,我这辈子就他了。”

也许再后来,同一个“喜”字贴在两户人的家门,也不用送亲,迎亲的队伍,出门,拐个角就到了。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声控灯骤然亮起,两条走廊合二为一,又成了眼前空荡荡的走廊。

幻境崩碎,在最后濒临破碎的幻境碎片中,她看到了她要选择的结局。

她会在中秋的晚上,再一次坐在这里,听完里面李慎与他妻子的嬉闹。再敲开自家父母的门,自豪地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回来了,有了突破性进展。

“杉杉,你坐在这干嘛。”

李慎走出门,里面看房不需要他,几个人已经进入初步商量价格的流程。

刚刚在屋内,他就觉得心头不安,只想出来走走,一出门,就看见姜杉急急垂下了头。

拉开座椅,李慎也坐在她旁边。长长的头发遮住她的侧脸,李慎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察觉到压抑的空气。

他的心骤然揪起来,这个样子他印象太深刻了,他的声音里也不禁带着点颤抖:“杉杉……怎么了。”

姜杉擦干眼睛,马上平复好情绪,这种藏起心情的表演她也做过无数次了。

“老李,妈妈让我出国。”

李慎闻言,心中惊惧稍稍平复,不是旧疾重发就好。出国这件事他在以前也有所耳闻,但姜杉最后还是没去。一是她高考考得很好,她爸妈也舍不得她;二就是因为他了。

李慎双手绾起她的头发,从手上扯下一个小皮筋,一个干净清爽的高马尾出现眼前。

拍了拍双手,李慎说道:“这样多爽利,披着头发,心情也不好。你想去的话就去,我知道你一直想看看奥姆斯台德建的园林,看看国外的自然式园林。我的话你不用担心的啦,我又不在乎异地恋,异国恋这种东西。大不了我努努力,弄个交换生去你那。”

但有句话李慎没说出口:“你一定要把所有上一世没有细细体会过的,都再体会一遍。”

两人许久无言,霎时间,走廊又陷入一片黑暗。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风把云层吹开。远方山峰上的塔辉煌依旧,山体上的苍松翠柏,飞湍瀑流到是被照得一清二楚,绿海之中飞出一条银龙。

那是燕子岩,每逢下雨天,山泉才会汇聚成瀑布。那里坍圮的道观还没重修,月光之下,也只能看清个大致框架。

他突然很想带着姜杉去看看,把一切将要逝去的都珍藏起来。

李慎压低声音,在姜杉耳边耳语:“喜欢吗,这种借景,下次我们去看一看。”

姜杉浅浅回答道:下周六吧,期末考前。”

她要出国。期末考,自己成绩下滑之后,被逼着分手是不可避免,出国就是最后的稻草。让她在期末考前弥补下缺憾。

李慎得到答复,刚想进房间,免得被岳父岳母起疑,就感觉姜杉把头靠到自己肩头,哼起歌来。

风呼呼地从窗外灌入,把姜杉的歌声吹得断断续续。李慎偏了偏头,把耳朵凑到姜杉嘴边,才勉勉强强听清。

是《城里的月光》,不同于许美静的释然,姜杉的声音有一种浓浓的不甘。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在不甘之后是深深的失落,他听明白了,姜杉是要出国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姜杉在想,她是否能一刀两断地,挥散这一切。毕竟最近几天的生活太美好,让她都有些舍不得。

“看透了人间聚散

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守护它身旁”

到期末考为止的日子里,她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她的梦又是什么,治好自己的病似乎只是个白日梦。

哪怕真的能治好,那时,她还能回头,来找李慎吗?

她还想再哼些调子,但下一句就哽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一句是“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重逢,应该是各自幸福。虽然是这样想着,她却唱不出来。

她是个很自私的人。

李慎本来是有些紧张地坐着,突然他更加举足无措。

原本月华满照,走廊里满是风的呼声。而此刻,天地间一切似乎都恍然失色,所有声音都变得沉默。

姜杉跨坐在他的腿上,所有光华都被凝结在她身上,就像从月中仙女。伴随着布料摩擦的声音,腿部传来令人难以置信的弹性与温度。

姜杉其实很高,坐在他腿上,比他还高出一些。在李慎眼中,全是姜杉女王一样的眼神,在俯视着她的男人。

“杉杉,你爸爸……”

话还没说完,李慎就觉得贝齿咬住了他的嘴唇,狠狠的,要盖下个戳子。

血腥味在李慎口腔瞬间绽放,被激动和紧张冲昏脑袋,李慎迷迷糊糊听见“你是我的”。

李慎感觉很好,占有欲是一种承诺。但他不知道的是,姜杉其实说的是“在期末考前,你是我的”。

风吹开姜杉的鬓发,修长白皙的脖颈光洁细腻,锁骨处像是掬了一片月光,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一切热潮和压力突然退去,走廊因脚步声又亮起光芒,眼前空荡荡的。姜杉回家了,独留李慎靠在墙上,回味着刚刚的触感。

李慎摸了摸自己的嘴,有点出血,嘿嘿一笑,异国恋就异国恋呗,他支持她的一切决定,他会在国内尽力去研究医学的。

门开了,李谨先从中走出,她一转眼,就看见坐在椅子上的弟弟。

作为经过刑侦训练的人,她一眼就看见李慎肩上的长发,嘴唇虽然擦过了,但比之前肿胀,手指上还有点血。

玩得够野。

这次回家的路,李谨开得很平稳,看见弟弟一直重复着擦嘴的动作,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亲个嘴就这样,至于吗。”

“你亲过吗?”

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让李慎的手直直插进了嘴里。

“我和你说,刘老师那边定下来,基本这边也定下来了,杉杉爸妈很不错,你不要辜负他们,不准做过分的事。”

确实是多好的一对夫妻,体谅他们的家境,看来她之前的顾虑确实是多余了。

……

……

李慎觉得他必须要主动一点,姜杉爸妈计划的出国应该是在高考之后,国内国外两手准备。

这一年,他得好好珍惜。

周日中午是返校的时间,但人基本都是掐着点来,此刻教室还空荡荡的。

李慎从书桌里拿出一本本子,刷刷在上面写着计划。

“一年恋爱计划”

“医学研究计划”

他知道自己天赋不行,现在就要把计划提上日程。写得入迷,他都没意识到姜杉已经站到身后。

姜杉失眠了一夜,终于得出自己的结论“期末考的成绩退步作为反攻的第一枪,出国作为最后的一锤定音”

这样主动权就全在她手里,她也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一段时间。

但看着李慎不停地书写,她总觉得李慎在搞些阴谋。万一他谋划着攻略爸妈,那可咋办。

“写什么呢?”姜杉弯下身子,眼睛好奇地闪动。

李慎连忙把本子合上,医学研究没什么好瞒的,但他最近的恋爱计划可不能给姜杉看到。

但姜杉大有不依不挠的趋势,脸凑得越来越近,眼睛亮晶晶地,俯视着李慎。

“咬吧,死都不会给你看的。虽然我是你的,但我也有我的尊严!”

李慎闭上眼睛,嘴唇的伤口才刚刚结痂,但痛得很舒服。再来一次,他不介意的。

温热的鼻息扑到脸上,鼻尖前的空气似乎充满柠檬唇膏的香味,清爽而甜蜜。

他的双手下意识的,在黑暗中捧住了姜杉的脸,这种动作他都做过无数次,这次当然也是行云流水。

很光滑,他还感觉肩膀上,一双细细的手臂如蛇游走。

就在他等着啃唇膏之时,光滑的脸蛋突然滑出他的手掌,身前的温热顿时消失。睁开眼,姜杉乘他双手离开桌面,已经抽走了本子。

此刻她正昂起头,拿着本子大声朗读,像一个传福音的修女。

“嗯嗯,不错,第一条:夜跑计划。”

姜杉饶有兴致地读着,李慎顿时老脸通红,他终于对上辈子姜杉的羞耻感同身受。

可上一世姜杉还能小拳头捶他胸口,他该怎么办。

“预备道具:蜂蜜水,擦汗毛巾,发筋。不错想得很周到。”姜杉此刻也是把所有不快和担忧忘掉,及时行乐。

而且看着李慎窘迫的样子,她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啊,不要挠。”

李慎此刻也是想起姜杉最怕什么,一只手挠这姜杉的纤腰,让怕痒的她缩成个虾米,而另一只手抢着本子。

但姜杉像条打挺的鱼,滑出他的怀抱,继续锲而不舍地读着,声线发出快乐的颤抖。

“计划目标:增进关系,哈哈哈,李慎,啊,李慎,你还想,怎么,增进?得寸进尺?”

李慎一边追,姜杉一边跑,积累一日的灰尘霎时间飞舞,两个人就在其中穿梭。

“第二个计划:同行回家计划,预计达成的目标……哈哈哈,李慎,你这种都敢写?嫌自己嘴巴不够肿吗?”

姜杉终于跑得没有力气,站在原地,扶着腰大口喘气。发丝散乱。露出一张红扑扑的脸庞。

见后面还有许多页,姜杉马上翻到后面,正想大声朗读,脸上的红色突然褪去,变成一片苍白。

黑色横格上,清清楚楚写着“大学医学研究计划”。

正想再往下看,本子被李慎一把夺走。

“李慎,你不读物理吗?”姜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她不想李慎为自己再放弃一次梦想。

“不,想读个双学位罢了。”

李慎的回答让她稍稍舒了口气,但她还是走上前去,毫无保留的搂住了李慎:“别放弃,不要放弃梦想好吗,都坚持这么久了。”

“好,我不会放弃的。”

但李慎没说的是,她就是今后他唯一的梦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