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齐秋华剥了几个山竹的皮,挑出细嫩的果肉,盛在盘中,端着去了女儿房间。

一进门,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台灯很亮,照得女儿的面容很专注。

她一直很自豪有这么个女儿,漂亮,成绩好,除了叛逆了些,挑不出一点毛病。

此刻,一副大大的圆框眼镜带在姜杉脸上,这让她又有些心疼,女儿从前都不近视的。

“杉杉,妈妈和你商量个事。”

姜杉没从课本中拔出,只是淡淡敷𣶹道:“妈妈,我会报医学的。”

“不,不是这件事,我们打算把隔壁80平的单身公寓卖掉,以后送你出国。”

姜杉还是没什么大反应,这东西,她上一世就拒绝过一次。

所以她只是淡淡说道:“不用,我想在国内,多陪陪你们。”

齐秋华闻言,心里一阵满足,但还是温言说道:“杉杉,以你的成绩,在国外上个更好的学校也是可能的。”

姜杉一时停下了笔,心中挣扎。

去国外好像能接触到更多行业大牛,日记本封面下,那“欲与天公试比高”但誓言似乎要冲破封面。

可这一切是否真的有意义?她真的能赌赢吗?

“妈,我再想想。”

齐秋华也不再多说,女儿口风软了,就是意味着有可能。

“那杉杉,你继续学习吧,我陪你爸爸去招待下来看房的人。”

?!

齐秋华悄悄捎上门,走到门口。

本还想换身衣服,这奶黄色,还带着个兜帽的连体情侣睡衣,实在折损她作为主任医师的威严。

但从门口向外一看,就看见走廊上,电梯口,姜聪正穿着奶黄色,带着兜帽的睡衣,松松垮垮站在那里。

她不禁老脸一红,这睡衣怎么能穿给陌生人看呢。但老公已经无所谓了,她自持矜持也显得奇怪。

换上鞋,她就走到电梯口,挽住姜聪的手。

“老姜,谁来买这个房啊,可不要像老王家的隔壁,半夜开趴体,吵得他儿子都睡不着。”

姜聪闻言,颇有自信地说道:“和我联系的是个女孩,她本来对这房子蛮冷淡的,我也没细问,但她还是蛮有礼貌的,父母应该也还行。”

齐秋华没好气地揪了下老公的耳垂:“突然半夜要来看房,这算有礼貌?我看是因为那小姑娘漂亮吧。”

姜聪也不说话,在老婆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齐秋华原本凌厉的线条顿时软化。

“可能是心急吧,我之前和她说,明天早上还有人来看房,如果挑个空,只有晚上,本来我以为她不来了。”

“算你还算老实。”

说完,夫妻俩就静静等待着。

……

……

电梯平稳地向上爬升,随着“叮”的一声,稳稳停在8楼。

电梯门豁然大开,李慎不出所料地盯着眼前两个人中年人。

刚刚在楼下听到声音,他心中就大致有数。

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子在左,雷厉风行的女子在右。

奶黄色的情侣睡衣,让眉眼凌厉的女子倒是透出一股温情。

假如大学生的情侣是青涩爽口的青梅酒,眼前的夫妻就是醇厚的黄酒,舒缓而韵味悠长。

李慎看到他们,真欲直直走上前去。但还是定住步伐,礼貌地,浅浅鞠了个躬。

他前世多承蒙这岳父岳母照料,春节上门时的红包,语重心长的嘱托,面如死灰的悲伤都历历在目。

姜聪和齐秋华,他的岳父岳母。

姜聪本以为是家长领着孩子来买,但眼前,明明是两个半大的孩子。

男生与女儿一般年纪,但看着似乎与自己早就相识,还给自己欠身行礼。

女生年长些,但和男生一样,都有种超乎这个年龄段的成熟。

但再成熟,买房也是件大事,年轻人能有多少存款,怎么可以没有父母陪同。

“你是小李吧,你爸爸妈妈没陪你过来看房吗?”

话一说出口,他就看见眼前女生眼神顿时黯然。

“我们爸妈已经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

话刚刚说出口,一股剧痛从姜聪胳膊上传来,转眼就是老婆嗔怒的面容。

姜聪此刻也知道自己理解错了,不再说话。

“姜叔,带我们去看房吧,时间晚了,要打扰你们。”

李慎无奈,这老丈人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习惯还是没改。

姜聪闻言,如蒙大赦,招呼着两个人就走。

但那个男孩怎么叫“叔”叫得这么熟练呢?

李慎捏了捏李谨冰凉的手,拉着她的胳膊跟上。

要买的80平就在姜聪隔壁,李慎上一世这里的路走得都习惯了,此刻倒多了些缅怀。

楼房整体是坐北朝南,东西向的通道狭长,顺着通道望去,远处,一座古塔被射灯照得光芒四射,如同宝塔,下面的大山倒是在黑夜中沉默,仿佛古塔就悬挂窗边。

用姜杉的话说,这就是古典园林里“借景”的手法。

只是,她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在放弃住院,回家修养的每一天夜晚。

一路上,姜聪一直想想活跃活跃气氛。但每次开口就被齐秋华用眼一瞪。

齐秋华凌厉的面容则变得柔和。她一路上一直打量着两个人,男孩她是认不出来,女生她认出来了。

四年前那个夜里,急救室外,对肇事者家属的哭哭哀求与狡辩都无动于衷,任周围人窃窃私语,说她“市侩”“不孝”,也只盯着“赔偿金”不松口的,铁打的女孩。

那个在父母抢救无效后,在楼道里偷偷抽泣的,脆弱的女孩。

看着看着,她的眼里不禁多了些怜惜。

齐秋华刚想伸出手,摸一摸这个可怜女孩的头。但门却突然开了,不过打开的是姜聪的家门。

一个小脑袋从中怯生生地探出,李慎一转头,就是姜杉睁大的瞳孔。

“老李,你怎么来了?”

“来看房。”

“哦。”

!?

李慎饶有兴致地看着姜杉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但下一刻,李慎就想把姜杉的小脑袋塞回去。

齐秋华和姜聪从门后冒出,齐齐盯着姜杉。

“你们认识?”

“姜叔,我和姜杉同班。”

姜聪点点头,是女儿同班,那不用担心邻居太吵了。

但看着女儿缤纷的表情,他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