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许篷已经被送回学校,姜杉所住的小区也近在眼前。

车子的引擎渐渐熄灭,轻轻一顿,停住。

“咱们下车吧。”

夜晚九点,天空又飘起小雨。一栋一栋高楼高低错落,如同山峦般起伏。

夜雨淅淅,朦胧楼与黑夜的界限,但未眠的窗亮起蒙蒙的光,裹挟着家长里短,柴米油盐,汇聚成流动的光雾,静静地隔绝着黑暗。

“姐,李慎,我先回家了。”

姜杉打着把小伞,回头冲他们挥手告别。

小区门口不是寻常的景墙,大片大片规则的水体不停荡着涟漪,几颗名贵的太湖石伫立其间,塑造出一池三山的传统格局。

水下的射灯射出柔和的光,风一吹,姜杉飞舞的发丝都闪烁着金光。

李谨不禁打量着自家弟弟,黑暗吞没他的每一处衣角,但笑容依旧灿烂。

李谨收到过这个小区的出售信息,每一处装修,户型都很和她的意。地段也是靠近学校。

但就是很贵,80平,140万,在这个18年的小县城,已经算是顶天的价格,这还是吃了在郊区的亏。

超出预计金额太多,流动资金太少。

坐上车,李慎就觉得气氛非常沉闷。

坐在驾驶座的李谨,只留给他一个如石雕般凝固的侧脸。

引擎发出轰鸣,霎时间冲出数米远。

李谨早就在社会摸爬滚打,她一眼就看出刘民强和他老婆的根本矛盾。

可刘民强还能与他老婆共打拼一段时间,李慎连打拼的资格都没有。

别人根本就不需要打拼。

车速越来越快,最终维持在限速的边缘,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车窗上,炸成水粉,被刮雨器瞬间抹去。

“李慎,你说的,十八岁后给人做家教能赚多少?”

李慎不知道李谨怎么突然就扯到这个话题,如实回答:“清北的去,一节课200,别的最低也有七八十。”

李谨算了算,还可以,但不是清北的,那可就杯水车薪。

“李慎,你知道吗。元曲也是很现实的,里面的书生最后都做了大官,才能光明正大的取到小姐。”

“童话里,王子也是骑着白马去接公主。”

“你以后要开着什么车去接杉杉。”

“这个社会,宝马车后座哭的人比比皆是,自行车后笑的,只有大学里才有。”

话说得越来越快,车子像是在逃离,不顾一切冲向自己的老巢。

可连车也是借的。

李慎才算是知道李谨怎么这么奇怪。

摇下些车窗,冷风呼呼吹在脸上。

人为什么喜欢车?

引擎的轰鸣,轮胎的摩擦总让男人有一种狩猎的感觉;狩猎者的坐骑越是油光水滑,美人的脸面也就越足。

但李慎不是,他也不是那么喜欢车,姜杉也不是。

他们只是喜欢将车窗摇下来,姜杉会抱着他们养的小串串,让小狗探出个头,像新生的孩子,好奇的打量着飞逝的景色。

被冻坏了,小狗会爬进来,时不时舔着李慎的脸。

他们也只是喜欢冬天休假时,姜杉坐在副驾驶,一切冷意都被隔绝,车里回荡着《日落大道》的旋律,慢慢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什么牌子的车?两个人都没强求过。他们只是喜欢一个移动的家,就和哈尔的移动城堡一样。

李谨还没见过那样子的姜杉,她当然不明白。

她只是在说社会的事实。

缅怀结束,李慎摇起车窗,语气很坚定。

“姜杉不是别人,她是姜杉。”

听到李慎的话,李谨我这方向盘的手指指节发白,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你们才十七岁……”

但话还没说完,她就闭了嘴。

他们毕竟才17,人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把她21岁的观点强加着,和揠苗助长有什么区别?

“努力学习吧,以后当个好大学的物理老师,也算门当户对。”

“姐,我会是高考第一的,但我可不读物理学了。”

听到李慎的话,李谨难得地一笑,大话说得还算响亮。

弟弟的成绩她是知道的,吊车尾211罢了,加上个三位一体,可能还有个中流211。

但突然她脸色一变。

“李慎,你可别说什么为了赚钱去读金融,计算机,你都努力这么久了。”

李慎眼角有些湿润,自己的一辈子还真是幸运,家人都理解自己。

他略带梗咽地开口:“姐,我读医。”

“我这辈子就她了,也就你了,你以后出任务别冲在最前面。”

“我真的会是高考第一。”

李谨欣慰地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弟弟为什么突然变了,但那种决心是发自真心。

读医也蛮赚的。

有这份努力的心就好了,别的事情交给她这个姐姐和命运吧。

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转向,车灯的光柱划了个大圈,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劈开黑暗,向小区折返。

“走,咱们看房去”

那些高楼任然在暗夜中矗立着,静静等待着新的住户。

李慎拉住把手,激动地大喊。

“李谨,你可别冲动消费,那钱不是给我一个人花的,你这样不是扶弟魔吗。”

李谨听到扶弟魔这个称呼,哈哈大笑,不知道李慎怎么想出来的词。

“你放心,房产证上填只填我的名字,这高三一年给你住住,给我拐个富家小姐回来。”

听到李谨的哈哈大笑,李慎无奈。

他知道,李谨怎么可能只填她自己的名字。

“姐,你喜欢什么车?”

“好看的,酷的。最好不费油。”

“特斯拉?”

“不行,刹车不好。而且你买得起吗。”

“放心,我绝对能上那两所学校,给别人补课,一节两百,肯定很快就有。”

“切”

……

……

姜聪对今天与妻子的旅行很满意,坐高铁到隔壁县市,那还是艳阳高照。

但当女儿回来,她那春风满面的面容,让姜聪不禁忧心忡忡。

手上还拎着一袋山竹,可家里还放着一袋呢。

幸好,女儿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他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早恋别影响成绩就行。

本来还打算给妻子捏个肩,手机突然响起。

接通电话,那边是一个干脆的女声,还带着青春的最后一点尾巴。

“姜先生,之前你发给我的平面图,户型图,实景照片我都看过了,晚上我们能商量一下吗。”

免提的声音开得很大,他马上关掉,免得影响女儿读书。

“可以可以,你们在门口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保安。”

门口,李慎听着从李谨手机中传来的声音,总觉得很熟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