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在李慎家

李谨很懵,细细打量之后,她再次确定眼前的是自家弟弟。

昏暗的楼道上站着两个湿漉漉的人影。李慎半边身子湿透,而站在他旁边的女孩只有头发和鞋子湿透。他们手挽着手,黏糊的劲头让李谨怀疑自己能否分开他们。

当她看到两个人各拎着几袋蔬果时,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家里熟悉的陈设似乎也变得陌生,仿佛处处都留下他们恩爱的残痕。

手腕翻转,调到最适合用力的程度。假如被她发现,李慎真的做了什么过火的破事,别怪她打断他的腿,拎着去给人家赔罪。

“姐……”

“别叫我姐!”

也就在她要继续开口时,一个热烈的拥抱堵死她的话语。

她讨厌男人不假,但她其实并不讨厌李慎。只是故作厌恶姿态,让李慎明白,没了爸妈,凡事都要靠自己。

她曾经无数次拒绝仅剩的亲情,这让李慎也逐渐对她变得疏远。现在这股亲情突如其来,热烈的浪潮顿时把她以前所有的刚强融化。

吧嗒一声,警棍落地。

哐当一声,李慎被狠狠推开,脑后勺撞到门上。

姜杉立刻担忧地扶住李慎,水果滚落一地,她看着李谨,眼神哀怨。

姐姐,大学的你也这么暴力的吗。

李谨的胸膛急促起伏,压抑着激荡的两种情绪。

冷静,破案的第一要素。

回想起家里的煤气,还绰绰有余,甚至可以说是没用过。水电费更是基本为0。她神色一缓,看来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

李慎的后脑昏沉沉的,但还是扯出一个微笑,毕竟老姐是为了他好。心中还是惴惴不安,把姜杉牵到身后,偷偷觑着老姐的表情。

看着老姐的表情时而严肃,时而温柔,漆黑眸子突然盯住他的裤脚。

湿漉漉的,贴在小腿肚上,时不时传来冰凉的触感。

“先进来把衣服和头发弄干。”

李谨让开了门,李慎如蒙大赦,拉着姜杉就进入家门。

“李慎,去把电吹风和取暖器拿来。”

李慎还未落座,李谨就支开他,吩咐他去做事,自己则先抢了沙发上的座位,一屁股坐在姜杉旁边。

李慎心中焦急,可阔别已久,他只能找到个吹风机,取暖器这么大个的东西,在这不到80平的房间内居然如大海捞针。

沙发上,两个人女人的氛围有些微妙。

李谨在警校里,学过侧写,也跟着前辈审问过犯人,但她看不透姜杉。

哪怕是室友,都不要和她单独相处,说她和冰块一样。但姜杉淡定从容,似乎与自己相识已久。眼前的少女丝毫没有被抓现形的紧张,眼睛中满是兴奋。

她当然想不到,姜杉此刻想着“姐姐,快骂我,快点骂骂我。”

中途李慎拿着吹风机来过,眼巴巴看着李谨,希望她告诉自己取暖器放在哪里。但李谨只是闷哼一声,冷酷地说道:“找不到啊,那就接着找。”

李慎走后,她终于开口:“高中对异性有朦胧的好感是很正常的,但要注意分寸,你和她发展到哪一步了。”

姜杉此刻也在纠结,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可看李谨的架势,大有把李慎揍得半死不遂的冲动。

所以她还是如实回答:“我们才刚刚确定关系。”

李谨闻言,心中一松,但随后心中警钟长鸣。才刚刚确定关系就带家里来了,以后敢干什么都不敢想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又坚如磐石,手摸向警棍。

姜杉的顿时握住李谨长满茧子的手,她可不想悲剧重演。

上辈子,李慎和她吵了一次架,读日记都哄不好的那种。她搬到李谨那住,那天晚上,李谨披了件外套,冲出家门。后来,用李慎的话来说,要不是许篷拦着,他的腿差点被打断了。

从此以后,两个人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将事情的缘由纷纷解释之后,李谨的表情也渐渐舒缓。

带回家虽然有点过分,但也是正事。

但她的审讯还没结束,大有刨根问底之势。

“我是主动那方,表白是在周一的中午,从教学楼前往食堂的路上。”

“什么时候喜欢他啊,好多年了,不,高一吧。”

“为什么喜欢他啊,这,说来话长……”

姜杉无比庆幸,上一世李谨和她情同姐妹。否则,面对这样的小姑子,压力实在太大了。

鹰一般锐利的眼睛就像是要划开肌肉,把里面的心拿出来称一称善恶。

当李谨问完最后一个问题,这场折磨的审讯终于结束,姜杉如释重负。

李慎也终于从床底的某个角落,把散热器组装完毕。

看着眼前的姜杉和李慎,李谨顿时觉得是那么别扭。刚刚审讯完姜杉,她觉得这是多好的一个姑娘。

长得漂亮,善解人意,家境也好,怎么就插到自家弟弟这颗牛粪上?看了几眼姜杉买来的蔬菜,西红柿红通通的,水光饱满。

她狐疑地看向李慎,再次仔细打量打量,除了高,找不到一丝优点。

察觉到老姐的凝视,李慎的肚子顿时发出咕咕咕闷响。

“茶几上只有一包泡面,拿去给杉杉先垫垫肚子,我去做饭。”

“杉杉啊,取暖器拿去烘下袜子和鞋子,把头发先吹干。”

随着她的离去,厨房响起油烟机的轰鸣。客厅里又只剩下两个人。

取暖器发出温热的光芒,将不大的客厅照得纤毫毕现。姜杉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鞋子里的脚趾不停抠着。

李慎开口说道:“把鞋子脱掉吧,穿着湿的不好。”

她尴尬地想抠出三室一厅,走了一天,脱掉烘干会不会有点臭……

所以任李慎不停催促,她只嘟囔着说:“先把头发吹干。”

双脚被泡得冰凉,小腿冒出颗颗鸡皮疙瘩。李慎也不管了,姐姐现在在厨房,应该察觉不到这边。

从鞋柜里拿了双大号的拖鞋,李慎干脆单膝跪到姜杉面前,这个动作把她吓了一跳。

这是要求婚吗?

李慎一只手托住她的脚踝,盈盈一握,肌肤白如宣纸,暖光就在上面洇晕开来。姜杉有点紧张,脚踝的韧带绷紧,更显得骨节分明。

李慎另一只手把她的鞋子脱下,姜杉顿时发出唔的一声,又马上捂住了嘴巴。

厨房的油烟机鼓噪不止,时不时传来翻勺的声音。

“袜子我自己来。”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她也只能自己动手。

白色的袜子渐渐褪下,露出娇嫩的小脚,浅浅的水膜盖在几条细细的青筋之上。

大号的拖鞋之上,小小的脚丫踩得用力,暖光下透出浅浅的红。

李慎还想再看一会,厨房的油烟机突然停了。饭菜的香气一瞬间钻入两个人鼻孔。

李慎拉着姜杉的手,两个人在李谨晦暗不明的目光中落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