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姐姐

雨已经连着下了数日,教室的窗子淌着一层水膜,朦胧外面的所有景物。

虽是白天,但天色昏沉,楼影,树影朦朦胧胧,隔着一条路的教学楼,闪烁着数团光晕,时不时传来欢腾的喧嚣。

大课间,下雨不用出跑操,那边的人都很兴奋。

但空荡荡的实验楼毫无声息,仅仅亮着一班的灯光。

没有串班的乐趣,老刘也好几天没来上课,众人不禁无所适从。

李慎坐在位置上,感觉一道飘忽不定的目光一直扫视着自己周围,不用想也知道,是许篷,在看刘媛媛的座位。

空荡荡的,刘媛媛也没来上课好几天了。

戳了戳姜杉的手臂,李慎伏到她的耳边。

“我昨天打了老李电话,今天周假,晚上要去看他,你去吗。”

姜杉原本还在写字的手顿时停下,李慎这是要趁虚而入,借着老刘生病刷一波好感度吗。

看着李慎郑重的神色,姜杉顿时感觉自己是个小人。

“好,我之前和媛媛也约好了。”

她之前没和李慎说这件事。

她也想去看看老刘和媛媛,但不想让老刘在李慎的攻势下沦陷。

李慎扭头看向许篷,只见他立刻低下头,看向手中摊开的课本,可李慎凝视良久,也没不见他翻页。

李慎叹气,丢了个纸条给许篷,上面写着:“晚上去看老师吗。”

他有点负罪感,他好像主动送了姐姐一顶帽子。

但许篷在成为自己姐夫之前,首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近日李慎那浑浑噩噩的样子看着揪心。

大不了自己以后不去北欧,也不做列车。

时间过了很久,直到上课的前一刻,纸条才被丢到李慎桌子上。

皱巴巴的,显然是多次打开,揉上,打开,揉上……

里面字迹很拧巴,断断续续,几个字被划了又划,最后还是给了一个答复。

“去的”

随着上午最后一节课的放学铃声响起,长达半天的周假终于到来。

“晚上6:00,校门口集合,许篷。”

说完,李慎和姜杉两个人就撑着一把伞走进连绵的雨幕。

看着李慎离开的背影,许篷不知道自己是否配拥有这样的陪伴。

他不停挖掘着自己的缺点,让自己好受一点。

……

……

学校旁边,除了几家小卖部和早餐店就是空无人烟。

走了许久,迈过无数水洼,两个人终于算是到了超市。

姜杉带给老刘的茶叶已经塞在包里,李慎决定给老刘买点水果。

不同于学校,超市里地道的方言此起彼伏。

货架挨着货架,人挨着人,地面湿滑,像团沼泽让人难以在其中穿行。

李慎二人相视,露出苦笑。

但随即,李慎就觉着一只手臂挽住自己,小手搭在自己的手肘上。推了辆小推车,李慎就带着姜杉闯进人潮之中。

摩肩接踵,两个人都要被挤散了,但手臂挽着,好像永远也不会分开。

一路跌跌撞撞,他们也终于到了水果区。

六月是水果繁多的季节,一眼望去,都是色彩各异的鲜果。

缤纷的水果看得李慎眼花,倒是旁边的果篮,包装精美,吸引了他的目光。

“别拿果篮,不划算。”

李慎本来打算直接拿个果篮了事,但刚刚伸出手就被姜杉拍走。

“果篮里都是些熟透了的,是给那些探病的人分分用的,老刘他们最多才三个人,很容易烂。”

李慎听到后,深以为然,推着小车来到堆着山竹的货架前。

撕下来个塑料袋,就准备挑挑选选。

他不知道老刘爱吃什么,就照着姜杉的喜好买。本来还想挑个品相好的,但这紫黑的果皮,任凭他怎么甄别,也看不出好坏。

也就在他要直接放入袋子里后,一旁在挑枇杷的姜杉接过袋子,细细甄别。

“山竹不是越大越好,大了,果核也大。要看底下的纹路……”

说着,她放回几个山竹。

一边说着,她搭在李慎手肘上的小手还掐了下他,示意他学习生活常识。

以后她不在了,李慎可不能连水果都挑不来。

“还要捏一捏,柔软,有弹性才好。”

等她一番操作完,袋子里也只剩寥寥几个。

“山竹呢,不用多,老一辈不是很喜欢这种贵,果肉少的,而且他们会不好意思。”

现在的姜杉一身休闲的白色长衫,头发绾成一个丸子,有滋有味地挑出山竹里的极品。

她正欲把山竹放到购物车里,但李慎学着她的方法,又挑了几个好的,塞进袋子里。

正欲再塞,耳边响起姜杉焦急的声音。

“够了,够了,这么多吃不完要烂掉的。”

“不会,留几个给你,你不是最喜欢吃吗。”

一双大手揉了揉姜杉的头,让她一时间说不出话。

姜杉领着李慎在水果区逛来逛去,李慎起先还兴致勃勃,陪着她细细挑选。

但到后来,他终于又体会到,陪女人逛街更可怕的是陪女人逛超市。

每一颗枇杷上的暗斑,都逃不过女人的眼睛。哪怕是桑葚,她也在一片密密麻麻的紫黑中找出饱满的那几颗。

李慎眼睛都花了,干脆站在一旁,担起推车的责任就行。

看着她人群中轻盈的穿梭,如鱼得水。挑选水果时,留给他半边专注的脸庞。

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两个人一起在菜市场选菜的时光。

称完斤两,姜杉把水果放到小车里,也是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

闻到水果清甜的味道,两个人的肚子都咕咕咕叫了起来。

已经十二点半,两个人还没吃饭。

互相对视一眼。

“去我家吃吧。”

“要不去我家吃吧。”

两个人异口同声。

李慎现在住的,离学校还算得上近,一个两室一厅的小商品房。只是没人接送,上下学还不太方便。都走到这了,再走一点距离就不远了。

他听到姜杉的话,心中蠢蠢欲动,看来岳父岳母是不在的。

但他还是理想战胜感性,小说里,基本都会被家长捉奸。

“再买点菜吧,还是去我家做饭。”

李慎忍痛,放弃了去姜杉闺房的打算。

又买了二十分钟菜,两个人也终于一路小跑到了李慎住的破旧小区。

墙体涂料一片片的剥蚀,大片大片爬山虎长满。

如果他还是原来的他,李慎才不会带着姜杉来这。

但在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姜杉有一天在约会后,就尾随自己,第二天捧着一大束花敲开他的门。

她都不在意,自己在乎什么。

阔别已久,两人都很怀念这,怀念一起窝在沙发,看着夕阳渐渐落下的日子。

但就在要开门的时候,李慎发现,他根本无法在许多黄铜钥匙中找到对的那把。

连试好几次,路过的住户都以打量着小偷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人。

也就在李慎要放弃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不过,不是他开的。

随着防盗门被豁然打开,一个飒气的女人闯入眼帘,手中还拿着根警棍。

姐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