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虐待者【午夜碎尸篇】

  • 寻找犯罪现场
  • 风雨如书
  • 2007字
  • 2022-05-16 17:11:13

法医的鉴定的结果让人非常意外。

“凶手看来可不止是简单的变态啊。”林少群说道。

“变态还分简单和复杂啊!”陈文正说了一句。

“我们一般说的变态指的是不按正常套路方式做事的人,比如一个人做事过于专注也叫变态,但是变态分很多种,有的甚至形容的是这个人比较努力。天才大多数都有变态倾向,因为只有过分的专注,才会创造比一般人更多的成就。当然病性变态则不正常,同样也是过分的专注,只不过目标转移到了一些不正常的思想上。这个案子本来我们以为凶手是一个暴力变态狂,他只是只是nue 杀了郑明和高峰,可是没想到在现场的卫生纸精斑上找到的竟然是郑明的精斑,这说明什么?郑明如果和戴晓莹发生关系,那必然是在凶手逼迫的情况下,他是要让高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和郑明发生关系,然而他却无能为力,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强bao。从心理学上分析,凶手可能在现实中并不是一个拥有正常性能力的男人。”

“可能垃圾中转站也不是第一现场。”陆华生沉思了半天,来那只手来回搓着。

“什么?那里也不是第一现场?可是我们发现了死者的衣服还有戴晓莹,甚至法医还在现场查处了血迹以及凶器。”陈文正呆住了。

“高峰和郑明的尸体被凶手抛了出去,可是为什么戴晓莹的尸体却扔在那里没有处理呢?”陆华生问道。

“可能他只是想丢掉高峰和郑明的尸体,又或者说还没来得及处理?”陈文正说道。

“不,抛尸案一般来说都是遵循远抛近埋的原理。远抛是为了怕警察发现,所以尽可能的离第一现场远一些,如果是就近的话,直接埋掉尸体最为方便。如果说我们在这里并没有发现戴晓莹的尸体,那么这个案子的侦查方向应该还是在继续寻找第一现场吧?凶手如果说不让我们发现戴晓莹的尸体的话,那么将她埋在垃圾中转站后面,要知道那里常年都是臭味熏天的垃圾,根本不可能一时半会找到尸体的。那么问题来了,凶手在那里留下戴晓莹的尸体是为了什么?”陆华生问道。

“难道是为了掩饰第一杀人现场?让我们误认为垃圾中转站后面是第一现场?”林少群脱口说道。

“不错,还有一点,凶手将郑明和高峰的外衣,血迹,还有卫生纸上的精斑,这些东西全部放到一起,这显然是堆积证据。就好比所有的证据都给你摆在那里,然后让我们认为垃圾中转站后面就是第一现场。”陆华生分析道。

“你这么一说还挺对的。可是凶手为什么要掩饰第一现场呢?凶手能够如此精妙地处理现场,那么杀人的现场自然也可以处理干净啊!”陈文正疑惑地问道。

“原因只有一个,第一现场是凶手不能被发现的秘密,可能牵连出来的不仅仅是这一桩凶杀案。”陆华生说着忽然明白了过来,“陈队长,你让人查一下最近两年在老关区这边有没有类似的失踪案,尤其是外地人。”

陈文正让李浩去了一趟档案室,根据陆华生提的要求进行了调查。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两年来在老关区失踪的案件竟然有三起,并且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失踪者。所有失踪者和郑明高峰他们一样,首先都是外地人,并且家里亲人不多或者没有亲人,第二是和家里关系不太好的外地大学毕业生。三起失踪案,只有一起家人来找过,但是派出所进行了一番调查,最后也是无疾而终。

“可能这些人,都已经遇害了。”陆华生盯着三起案件的案宗,然后说道,“这是一个大案子,并且这三起失踪案可能就是郑明高峰他们被杀的第一现场的秘密。我建议向秦局长汇报一下吧。”

“你是说着三起失踪案例的人可能都出事了?”陈文正简直不敢相信。

“不是可能,是一定出事了。你可以想想,就在一个小小的老关区,能够失踪两年,除了已经死了,还有其他可能性吗?”

“那会不会被囚禁起来了?毕竟这三起案中也有女性?”林少群说道。

“你忘了犯罪心理学最基本的逻辑吗?如果是囚禁受害人,已经两年了,被囚禁的受害人早已经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严重患者了,那还需要继续囚禁吗?完全可以以正常人的身份出现,然后甘心留在囚禁他的人身边。往往这样的结果,不是囚禁者的需求,他会丢掉被囚禁者,寻找新的目标。”陆华生瞪了林少群一眼。

“可是这么多人,凶手杀死了总会处理尸体?就像高峰和郑明一样抛尸总会发现吧?”陈文正说道。

“处理尸体的办法有很多,比如碎尸,比如带到外地抛尸,你是无法想象凶手在极端的心理下用的办法,甚至之前还有案例将尸体煮熟吃掉的都有。老关区是老城区,地下水道都是陈年旧管子,如果凶手碎尸从排到下水道,除非能找到下水道里的尸体碎块组织,要不然很难证明的。”陆华生说道。

“残忍,太残忍了。我立刻找秦局一下,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变态凶手藏在老关区,我们就是将老关区翻地三尺也要将这个人找出来。”陈文正听得浑身颤抖,怒气冲冲。

“师哥,之前凶手都是悄无声息地处理尸体,可是为什么这次却要将郑明和高峰的尸体抛出去呢?然后还伪造了垃圾中转站这个第一现场?”林少群问道。

“想知道?”陆华生看了看他。

“想。”林少群想想。

“把林城公安局给你的工资转给我。林少群,你有没有搞错?你才是林城公安局这边找来的犯罪心理指导员,我是义务帮忙的,什么都问我?你好意思吗?要脸吗?”陆华生白了他一眼,站起来向前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