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诬陷【尸油诅咒篇】

  • 寻找犯罪现场
  • 风雨如书
  • 2092字
  • 2022-05-16 17:11:13

死者达坤,49岁,M国明桑城人,生前系大盘寺主持。经过检验,死者是被刀子刺入心脏,导致失血过多而死。现场没有发现搏斗痕迹,并且地上有一些果酱,凶器也在现场,是一把水果刀,上面有血迹。

根据达坤的徒弟卡图、卡洛的询问记录,下午午觉醒过来后,达坤去偏殿诵经,两人在院子里洗衣服。然后周泰和陆华生过来找达坤。

卡图来到偏殿跟达坤说了一下,然后达坤说只让那个找他的人来偏殿找他。于是,陆华生跟着卡图来到了偏殿。后来有南边的客人过来找达坤,卡图进来告知,结果发现达坤躺在一边,陆华生站在一边,地上全是血,还有一把带血的刀子。

对于卡图和卡洛的口供,陆华生没有辩解,因为从他们的角度看,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从陆华生的角度看,事情并不是这样的,他也讲了自己进来后发生的情况。虽然说起来凶器的巧合,达坤被杀的巧合跟自己没关系,但是他所遇到的事实的确如此。

“我是来找人的,怎么可能杀人?这太不符合逻辑了,这点周泰警官可以帮我作证的。”陆华生愤怒地说道。

警察对于陆华生的解释似乎并不感兴趣,让他无法理解的是,警察一共来了两拨,并且看上去并不熟悉,然后问一些东西,就是不处理事情。并且好像两拨警察还在不停地争吵。

陆华生和卡图卡洛被关在一个房间里,也不让出去。

对于达坤的死,陆华生觉得肯定是有人故意栽赃给他,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卡图,因为他说第一次进去通告的时候,达坤还没事,可是等到陆华生进去的时候,达坤却已经死了。除非是卡图说了谎,并且在里面做了手脚,这样等到陆华生进去,正好撞上了被杀的现场,这样一来,陆华生自然说不清楚了。

一直到快天黑,周泰才走进了房间。

“怎么回事?他们是还不相信吗?”陆华生不禁站了起来。

“现在主要问题不是这个。我之前跟你说过,这个大盘寺位于青河镇和达玛镇的中间,现在出了命案,谁都不愿意接受。所以两个警察局的人争论了半天,最终谁也没有让谁。”

“那怎么办?”陆华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想来下午赶来的两拨警察,并不是为了争夺调查案子,而是为了互相推阻案子。

“你放心,我已经跟局长通过电话,让我们来负责这个案子。因为这个案子不仅牵涉到你,还牵涉到我。我看这个达坤死的太蹊跷了,肯定有人故意栽赃给我们。”周泰说道。

“十有八九是那个卡图搞的鬼,他说他去通告的时候达坤还没死,等我进去的时候达坤却死了。你们为什么不找法医过来检验下尸体,然后估算一下死亡时间,应该就能对比出问题了。”陆华生问道。

“法医中心属于国都犯罪侦缉总局,你也看到了,现在这个案子最开始谁都不愿意接手,所以谁会去喊法医啊。不过我们这边现在接了案子,很多事情就方便了。”周泰安慰道。

“我看等他们不如我们自己来吧。”陆华生皱了皱眉眉头,然后站了起来,“走,带我再去现场看看。”

“什么?”周泰愣住了。

“再去现场看看。对了,我没跟你说,我是国内学习犯罪心理学的,也学过刑侦,来这里之前刚刚帮我们那边的警察局破了一个大案。”陆华生说道。

“这么厉害吗?”周泰伸出舌头,惊声说道。

大盘寺此刻只剩下青河镇就近赶过来的几名警察,他们也不是分局的人,所以对于周泰比较尊敬。周泰带着陆华生来到了现场,达坤的尸体还在那里,只不过之前是斜靠着,现在躺在了地上,其他东西都没有变化。

陆华生走到门口看了看,然后仔细观察了一番,其实刑侦学陆华生并不擅长,现场的这些东西他并不熟悉,都是之前从课本上学过。如果陈文正在,那肯定不一样。陆华生真后悔之前没有多去凶案现场实习一下。毕竟他擅长的是犯罪心理,还是需要从嫌疑人的做法和心理上找出漏洞。

卡图第一次来到这里通报,如果说达坤已经死了,那显然卡图要不是凶手,要不是同谋。但是从卡图的样子看,他并不像是一个犯罪的老手,尤其是在警察询问他几次同样的问题,他都回答的滴水不漏,并没有破绽。如果卡图不是凶手,也不是同谋,那么他进来后达坤已经死了,但是他却听到达坤说话,那肯定是有人冒充达坤,并且可能凶手当时就在偏殿里面。所以,达坤的死亡时间非常重要,不仅决定着自己的清白,更决定着凶手杀人的方式。

“那几个南方客人是什么人?”陆华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说是和达坤之前约定来取香油的。他们也没离开,在旁边房间呢?”周泰说道。

“走,我们去找他们聊聊。”陆华生想了想说道。

南方客人两名,是两兄弟,大哥叫金秋风,小弟叫金秋雨,来自M国国都南边的雅乐城,他们说之前来大盘寺上过烟火钱,主持达坤说给他们做了一些香油,表示回馈。这种香油是寺庙里特有的,象征着平安吉祥,比较珍贵。所以他们今天特地过来拿香油,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对于这个情况,陆华生有点不明白。金秋风解释了一下,他们是做香水生意的,这种香油是一种特殊的香料,味道不重,但是却是他们做香水里必须的东西。因为在M国只有寺庙的主持以上才可以拿到,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种香油是非常珍贵的。不过这种香油对普通人也没什么用。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在哪闻到过一股特别的香味。”陆华生听完金秋风的话,不禁说道。

“是什么样的味道呢?类似于香水吗?”周泰问道。

“不是,比香水淡,但是感觉有一股甜味道。”金秋雨解释了一下。

“我想起来了,现场的地上有一滩糖浆,我以为是果酱之类的。”陆华生突然想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