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赏金猎人之路
  • 翼行者与异型者
  • 狼丶瞳
  • 3505字
  • 2022-06-15 09:12:42

“翼行者也许是天使,但天使不一定都是翼行者。只要面临绝望时仍然心存信仰,那么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天使。”

——《翼行者与异型者》前篇

天气晴朗,但在某些人眼里暗无天日。

一声尖叫,从深林里冲出一群人,手里拿着尖锐的兵器却仓皇而逃,让人不禁觉得森林里藏匿着何许野兽。

是猛虎?还是豺狼?是雄狮?还是巨蟒?惧怕猛兽的人类,现已不多见。

“嗖!”一根尖锐的树枝穿刺出来,划过一人的脸,留下血痕。

“是……是树妖!!”那人大叫,却因恐惧叫得声音很小。但每个人都调动了全身的力量在逃跑。

“嗖!”这一次,树妖没有再留情,伸长了树枝状的手臂,直接贯穿了人类的胸口。

“救……救我……”他绝望地伸出手,可同行的伙伴谁也不敢回头,只是一路狂奔。

“啊!!”那粗糙且恐怖的木头爪子一把握住了人的脑袋。随即,惨叫声回荡在山林中。

“嗷——”随着一阵阵嘶吼,更多的树妖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黑影拢在了众人头顶。

“国家丢下我们,政府也抛弃我们,我们自力更生也要遭到如此下场吗!”走投无路,人们声嘶力竭地大吼,“我们砍柴招惹谁了啊!凭什么剥夺我们活下去的资格!!”

“轰!!”忽然,人们觉得头顶有一道黑影,还未抬起头,就听到一声巨响,接着烟雾便埋没了众人。

烟雾散去,一黄发男子半蹲在地。待男子抬眸,凶狠不羁显露出来。

“这……怎么还有来送死的啊!”人们怒斥男子,“这些树妖很危险的!耍帅也不应该在这种时……”

猛然间,一对亮黄色的光翼从男子背后猛地展开,翅膀将众人护个严严实实。

“放心吧,区区二级异型者……”男子站直了身,“通通被我轰成废柴吧!!”

“嗷!”树妖们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

“炸碎你们!”男子怒吼一声,光翼大张,一轮轮光圈在光翼上旋转。下一秒,无数光束迸发而去,耀眼的光不得不使众人低下头遮住眼睛。

“轰!”一声轰响,光波猛然轰炸在跃至半空的树妖身上。顿时,烟雾与木头渣子四处飞溅,树妖被炸了个粉碎。

另有一只树妖发现事态不对,连忙掉头欲逃跑。

“这个时候撤退可就是逃兵了哦。”男子张开手掌,一团黄色强光汇聚成一个光球,猛然喷射出去,将树妖轰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不……这个时候,好像换做谁都会逃跑吧……”一人一脸黑线,挠了挠脸颊。

四周变得安静下来,只剩下了一堆木头散落在地上。

“是一些只能用来烧火的木柴呢,二级异型者的身上竟然毫无价值啊。”黄发男子捡起一根木头,自言自语道。

“老李!”有人跑向那个被树妖击中的人,他胸前一口血洞血肉模糊,让人看起来心惊肉跳。

“这帮混蛋……每天都要出来袭击我们……之前是强子、老王,这回到我了啊……”老李有气无力地说。

“放心吧,你死不了。”那名黄发男子挤到众人之中,把手轻轻放在老李的腹部,一团黄光渐渐亮起,慢慢融入老李的体内。就在众人的面前,老李胸前的致命伤口竟然在止血、恢复。

“这!”众人惊愕地愣在原地。男子手中的光暗淡下去,缓缓站起了身。

“兄弟,谢谢你啊,不然我们就都死在这里了。”一名村民扭头说,“不过……敢问您大名?居然还会使用魔法?”

“我叫少秋,是一名翼行者。”少秋将老李治疗完毕,站起身说,“这可不是什么魔法,只是我的翼技罢了。”

“翼行者?”村民疑问。

“没错,作为翼行者,我们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每一种翼都会为我们提供不同种的力量。”少秋说,“而我就是光之翼者,只要在白天,我就总有无限的能量。”

“虽然不太懂,不过还是多谢小兄弟的出手相救了,我们快离开这里吧,不然还会有更多的树妖出来追杀我们的。”老李心有余悸地说。

“不,你们先回吧,我来这里,是为了缉杀二号赏金首的。”少秋说。

“呃!?”众村民脸色大变。

二号赏金首——擎天花,人们心中地狱一般的存在,胆敢靠近它的人,通常还未见到其影便被轰得灰飞烟灭,只要有它镇守这座山,村民们就一天也不得安宁。可没想到,居然有人来送死!

“因为我是一名赏金猎人,这次就是为了它这20000G的赏金来的。”少秋说,“只不过……数天之后,我还是没能找到它的位置。”

“嗯……关于这个,我们村长似乎能提供一些信息。”老李说。

2号村内,村中心人们围成了一圈。

“这就是部队交给我的地图,之前的人们都是手绘下来去寻找的,为的就是出现万一,把地图留给后人用。”村长说,“因为很多赏金猎人都曾来这里寻找过二号赏金首,所以我们重绘了很多张地图,这是最后一张了。但之前拿着地图离开的人……都没回来。”

少秋接过地图,缓缓展开,在弯弯曲曲的丛林小路中,一颗红色的星星躺在中央。

“就是这里,据说这个擎天花是不会移动的,所以想找到它很容易。”村长说,“不过,年轻人,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二号赏金首乃是地狱级异型者,从来没有人挑战成功过,你……”

“放心吧村长。”少秋打断他,收起地图,郑重地对村民们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去,展开光翼,“我少秋,是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赏金猎人的。如果连这样的赏金首都不敢挑战,我的梦,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村民们逆着光,望着少秋的背影,不禁慨叹连连。村长捋了捋胡子,轻声念道:“大概,这就是天使的样子吧。”

少秋一步一步远离了村子,捏紧了拳头,仿佛下了什么重大的誓言一样。闯遍天下的赏金猎人终究心里还是有一个家,在少秋成为赏金猎人之前,他曾经在一座山村里和自己的挚友苏畅一同生活,他们还共同教育数十个孩子,帮助这些被遗留在大山里的孩子学习知识。但生活总归是苦的,活下去的基础就是金钱,因此少秋成为整座山村的希望。

少秋暗暗发誓,等自己攒够了赏金,把孩子们都教育成人,然后就向苏畅告白。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他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毕竟现在一无所有,他给不了苏畅想要的。

“我一定会成为最强的赏金猎人,把所有赏金首缉杀,带着无数赏金回去。”少秋展翼腾空,“苏畅,等着我!”

一双黄色的翅膀在山林上空飞翔,他顺着地图所指的方向,一路越过树林,直接奔赴中央。

“应该就是这里了。”少秋对比着地图,收拢双翼,滑翔到地面,四处张望着,“听说这二号赏金首攻击手段隐蔽又犀利,我一定要……”

正想着,突然少秋的脚下一震。他眼疾手快,迅速向旁侧滚去,躲过一劫。抬头看,三根木刺破土而出。少秋吞了下口水,肾上腺素飙升,差一点就没了命。

不远处一棵参天大树张开了巨大的树冠,上面长满了一双双猩红的眼睛。擎天花见到有生命逼近,便苏醒过来,从腾起的风沙尘石中扬起蛇一样的藤蔓。

“真是令人恐惧的攻击速度……”少秋张开光翼,屈下膝盖,飞到半空,抬手一团黄光聚集,渐渐形成一颗直径一米的光球,发射出一光波,直逼擎天花的面门。

“轰!”烟雾四起,遮盖住了擎天花的冠部。

“干掉了么……”少秋见有几片树叶和断枝在轰炸下落下,便缓缓降到了地面。

“嗖!”一根尖锐的树枝突袭过来,转眼间到了少秋的眼前。

少秋瞳孔一缩,侧身闪过,树枝刺入大地,激起块石。少秋抿着嘴唇,不禁后退了一步,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擎天花。那张枯老的脸像恶魔一般,压迫力比想象中的要强得多,仅此一瞬,少秋已经在犹豫是否应战。

“咻咻咻!”又是无数的飞叶从烟雾中飞出,少秋迅速腾入空中,全展双翼,一圈圈光轮旋转,数道光波扫射而去。

“轰轰轰!!”顿时,爆破声震耳欲聋。时间仿佛静止了,少秋凝视着浓浓的烟尘之中。

“啪!”神不知鬼不觉,一道藤蔓从头顶劈下,正中少秋的头部,顿时眼前一黑。短暂的眩晕之后,他暗叫不妙。

忽然,从他正下方的土地中窜出一根尖锐的树枝,眼看就要击中少秋!

“咻!”少秋朝斜下方射出一道光,冲击力将他撤出半米,从树枝上方偏移开来。

然而又一藤蔓从侧面甩过来,从少秋的侧腹捆过来,将其死死固定住,举向高空,又重重砸向地面。一时,土地被少秋砸得沙土弥漫。

紧接着,擎天花又把藤蔓扬向侧面,一声闷响,只见少秋消失在树丛之中,几棵大树被撞得半腰折断。

突然,擎天花瞪大了眼,抽回藤蔓时已被斩断一段。

“连克制你的光之翼技都造成不了伤害么……真是恐怖……”少秋默念。他看着双臂伤痕累累,手握一把弯刀,“这把花了我800G的牡丹军刀可是一直舍不得用啊!拜托了!”

怒吼一声,少秋冲向擎天花。后者用藤蔓用力砸在地上,一道冲击波袭向少秋。他展开翅膀,一跃而起,双手死死握住牡丹军刀,用力举过了头顶。

“啪!”擎天花的藤蔓前端忽而长出一根尖勾,从少秋上方甩了下来。后者只能迫于防御,军刀和尖勾相击,发出金属碰撞声。可不料对方的力气实在高了不止一个层次,少秋被重重砸了个正着。

“嗖嗖嗖!”一时,无数飞叶从擎天花的眼睛中喷出。

少秋瞳孔一缩,本能地将翅膀护在身前。可光翼终究是光翼,刀子一样的飞叶透过翅膀,狠狠地扎进他的胳膊、上身、腿部。

“该死,村子里的人可是给予我厚望了啊……”少秋满身鲜血,用圣光治疗自己之后,努力站起身,“我必须把你缉杀,因为,苏畅他们还在等着我回去!”

“嗖!”少秋迎着飞来的炮弹冲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