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鸭子步

刘子萱都快要绷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了。

太有意思了,这个胡学光,竟然将自己和林浩两人,都只是数学考了十分的事实,描述的绘声绘色。

竟然还让自己有种想笑的冲动。

不过对林浩到手也更多一丝好奇。

林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体育方面,可以做到压洪城一中最强者一头。

可是在学习方面,又好像就是一个妥妥的差生。

不过对于林浩浅显的了解,都是从自己关系不错的胡学光口中了解。

讲试卷枯燥乏味,而林远基本上都看不懂,自己不认识题目,题目也不认识自己。

现在的自己,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相较于最开始的羸弱,现在的林浩,已经呈现出身材姣好。

而且肤色也开始晒黑,毕竟想要当体育生,就不可能不晒黑。

林浩自然知道这个道理,而且自己个人也绝对,其实这样的肤色,还是非常男人味。

联赛以后,一定会有表彰大会,林浩就等着表彰大会。

自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自己的第一笔资金了。

至于自己存了这么多年的零花钱,早已经被林浩无情忽略。

在课堂上,林浩基本上都听不懂,更加坚定了林浩选择体育的决心。

也更加坚定了,林浩想要更快搞钱的想法。

前面的少女,并没有高马尾,有的只是那毁颜值的男生款式短发。

不过这也让班级上的男生,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到苏小小的身上。

属实给苏小小挡住了不少的桃花。

如果苏小小时长发高马尾的话,绝对少不了一些男生的追捧,永远不要去怀疑,男生对美好事物追求的动力。

不过林浩总是可以隐隐约约的闻到一丝丝的清香,大抵是苏小小洗发水或者是沐浴露的香味。

淡淡的很好闻。

无聊的讲试卷,身边的好友已经进入钓鱼环节,在这样的天气下,打瞌睡也不为是一件美差事。

很快林浩也步入了好友曾鑫的后尘,也迷迷糊糊的打瞌睡。

只是林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到底在做些什么?

苏小小感受到自己的后背似乎有一只手,在若有若无的接触自己。

女生总是格外的敏感,不过苏小小也想要回头,回头看林浩到底在做些什么。

可是自己的内心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回头。

林浩的手掌,无意识的轻轻的放在了苏小小的后背。

虽然只是无意识的轻轻放在了苏小小的后背,但是林浩的手掌足够温热。

温热的触感,让苏小小的身体为之一颤,心思再也放不到眼前的学习上。

苏小小回过头来,没有了支撑点的手掌,也随之落下。

看着自己眼前的林浩频频对自己点头,苏小小好气又好笑。

不过看着眼前的少年,苏小小却觉得格外帅气。

这个想法让苏小小的脸色有些发红,心跳扑通扑通的压抑不住。

所可以做的,仅仅是回过头来。

…………

看着煤渣操场上,显眼大红色的锦联,今天是文体联赛的表彰大会。

虽然这次文体联赛,文化方面,并没有获得什么值得夸赞的成绩和排名。!

但是应该有的表彰,一点都不能少。

上边的学生开始布置待会领导需要用上的桌凳。

不过林浩和队友,都还没有完成今天的训练。

鸭子步,今天最后的一个训练,就是鸭子步。

听到名字,就有种想笑的冲动,鸭子步,听上去就有些不正经。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动作,谢教练需要自己自主的做示范。

做深蹲的动作,双手放于自己的后背,在不站起来的情况下,凭借自身发力,带动自己de腿向前走。

林浩看到谢教练示范的这个动作,就已经内心暗道不妙。

只是自己的队友,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到底会让自己的肌肉有多炸裂。

特别是胡学光,还一脸嬉皮笑脸。

“原来是这个呀,只要不是跑,我都能做完。”

“那胡学光待会你多做一组,反正你也觉得这个动作很轻松。”

“没问题教练,这么简单的动作,多做一组而已。”

胡学光的回答让谢教练格外满意,忍不住的点头。

“你们开始吧,做五组,胡学光,你多做一组,做六组。”

胡学光一脸自信,这动作肯定不难,多做一组而已。

只是一旁的林浩,内心在为胡学光祈祷,嗅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这个动作,绝对比想象中的要难。

走到起点的位置,林浩自己蹲下,试着用自己的腿部力量,带动自己向前走动。

动作格外别扭,最开始的几步,林浩自己脑海里面也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

这么轻松,不太对劲啊。

距离一半过去,林浩就发现,自己腿部肌肉开始发酸。

果不其然,谢教练就不可能让大家轻松。

毕竟谢教练一直崇尚的,就是体育不存在轻松。

落后林浩的胡学光,双腿酸的直咬牙。

林浩这边正在训练,老师却已经陆陆续续的带着学生,维持秩序带进操场。

学生,大多数都注意到了这边的体育生,有只穿着运动套装,也有打着赤膊的。

倒是一道另类的风景线。

人群中,苏小小看到了林浩的身影,双手叉腰,走动在操场上。

在苏小小的眼里,林浩格外的显眼。

只是不仅仅只是苏小小,刘子萱也在好奇的看着队友中的林浩。

看的出来,林浩确实是训练努力,毕竟林浩的进度,比其他队友快一截。

而且基本上没有停歇,刘子萱觉得,林浩似乎身上是一个迷。

刘子萱有种想要探索,可是却没有任何机会,或者是任何理由,接触林浩。

林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两位女生中的香饽饽。

而且不一定是两个,甚至是更多。

林浩刚刚做完五组,双腿就开始打颤,猜到待会回教室,上楼梯的时候,估计又需要卑微到扶扶手。

胡学光头疼,刚刚自己说好的多加一组,暗骂自己嘴贱,这是祸从口出。

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动作,看着简单,做起来竟然是一种折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