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骑兵团的绝唱(东洋大马)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613字
  • 2022-05-14 18:03:59

道爷回来,见长虫醒过来,笑了笑算打过招呼,找到骑兵团邓文连长。“长官问,骑兵团还能战吗?骑兵对骑兵……”

战事停歇的时候,太子爷带着道爷去外面用望远镜查看主场战事,找到李青山团长商量,前面一线顶不住多久了,伪军骑兵把道路清理到能勉强通行,日军骑兵大队开始在阵前集结,日军马上要对前面一线总攻,给骑兵打开一条通路。

太子爷去后营地让把骑兵团战马群带去战位,道爷过来通知骑兵团,李青山团长集结老五团兵力,要向这个被围困的日军大队反攻,时不待我,中日双方都在用命拼时间。

“骑兵?老子的强项,老子骑兵团天下无双。”

道爷叹息:“长官,观察到日军骑兵有一个大队,有四百骑。”

邓文连长本来当步兵当的如丧考妣,有这种骑兵活计已经欣喜若狂,哪会太在乎别的。“四百?我骑兵团还有一百弟兄,有帮忙的吗?”

道爷摇头,回答道:“没有,这个步兵团马上会全团反攻,要把这个鬼子大队拼掉。”

“集合……集合……全团集合……”西斯底里命令呐喊,似要把气势这样回起来,邓文连长身边的几个老弟兄,跑去集合骑兵团。

“长官,我们来给你帮忙,我机枪打的贼溜……”

“好……”怎么个贼溜法,知道也不能嫌弃这好意。

有钱和独苗忙慌开始整装,连长虫都强撑起精神,道爷翻白眼,这伙无良的货色是去看骑兵对骑兵的,几个歪瓜裂枣,能帮什么忙?

200匹战马,骑兵百名,专职养马驯马士兵和兽医士兵30位,在小山岙一头排兵列阵,无马声嘶鸣,马蹄浅踏骑士轻狂,静候敌骑,无视日军飞机从头顶略过,铁骑勇悍。

日军情报不是中方能比的,骑兵大队长已获知中方有一队骑兵在列阵,等待骑兵对决,日军飞机员更骑士,不轰炸也不扫射,期许骑兵部队在战场扬威。

日军,骑兵部队,日本60年前就开始军马改良,多次失败,后改良成功的日本马混合了阿拉伯马8.7%、英国纯种马7.2%、法国央格鲁—诺曼马24.2%(适合炮车牵引)、法国佩尔什马21.6%(适合驾辕),日本马被誉为“东洋大马”。

骑兵大队高配中佐,平田幸弘大佐也想看看大日本帝国皇军骑兵部队的威风,曲折多年,成军路,满满心酸血泪,到现在真是翘首跂踵。

平田幸弘大佐等到两门明治四十五年240mm重榴弹炮组装好,定好着弹点,等待时机一到,山坳口两边各轰出一记重炮。炮弹落下就是一个深深的大坑,许多中方士兵听到的世界最后的声音就是这炮声,从此终身失聪,没有见过这样的爆炸,惊愕的乱了阵脚,跟上的各种口径的火炮饱和轰炸,让这一段防线防守力量骤减。

平田幸弘大佐把骑兵大队送过这个山坳口,继续指挥大军驰张有度的进攻这一段防线,让中方守军把兵力陆续填进这残破的阵地,消磨大兴防线抵抗潜力,卑鄙的战术。

骑兵团战马群被突如其来巨大声浪惊的一度慌乱不堪,这种程度的爆炸没有遇到过,战马的训练没有到这种烈度。忙碌良久,才安抚住马群,骑兵团战马为蒙古马种。蒙古马长距离奔跑能力强,耐粗食,抗性强,但也有速度差,载力弱,不易驯服等弱点,没有东洋大马那样高大,“去势”后的温顺。骑兵团战马用蒙古传统神奇“吊马术”训马,使战马身轻如飞,日走千里,从不生病。在日军骑兵过山坳,进入这片小山岙预设骑兵战场时,总算没给骑兵团丢人,让邓文连长捏了把冷汗。

“鬼子马队来啦,我们骑兵怎么还不冲锋呀?”日军高头大马好不哄人,大队骑兵疯湧,我这小步兵看的着实害怕,强忍着不去架枪突突,先下手为强,干两个够本,死了算逑。

与我们一起在山麓的道爷,解释道:“这是真正的骑兵对决,等双方摆好阵势吧。”

“打仗呢,讲什么客气?闹呢?”

我们兵蛋子哪懂长官的战术目的。历史的不算,这是中华民国第一次中日双方正式骑兵对决,骑兵战力评估意义重大。邓文连长知道骑兵团的使命,用生命换时间,可惜日军骑兵列阵速度很快,也是同样训练有素。

日军骑兵列阵中,一骑独行场中,孤立倨傲,引邓文笑骂:“什么狗屁,学古代战前喊话,是想让老子现在就笑得阵亡吗?”

带着长虫的太子爷,与骑兵团唯一没有上战马的邓文连长闲聊着道:“派个好手去探探呗。”

“随便吧……”邓文连长一抬手指了指场中,一个老弟兄同样孤行过去探探闹什么妖。“记得啊,答应老子的事情,可别掉链子,不然老子做鬼找你去。”

“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到做到。祝将军马到功成,我去场边为将军吹冲锋号……送行。”太子爷叭立正,敬礼,带着长虫回场边山麓。

“将军?哈哈,临了临了,不曾想还能混个称呼将军,不亏哦,嘿嘿……”

日本陆军本来师从德国,骑兵自我感觉太好,学海军向往英国骑士,没有西方骑士的命,却染有绅士的病。两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骑兵,互相秃噜了半天,不明所以,日军骑士最后摘下一只白手套,摔在马前,中方骑兵见状略一愣神,气咻咻的把两只皮手套摔回给日军,感觉好极了,要摔就摔一双,鬼子发个脾气,都不大气,难怪矮矬矬的不讨喜。

“弟兄们,给这些倭寇见识下我们的厉害,把对面骑马的统统干掉,我们就会上史书。”

“史书?是县志吧?”

“屁,那小长官说我们要上国书的哦。跟老子冲,光宗耀祖喽哦,哈哈,骑兵连,跟老子杀……操,喊错了,再来,骑兵团,跟老子冲,杀啊……”连长当习惯了,代理团长还真没时间习惯,尚未品味团长的威风,就到结束的时候。

“杀,啊,你大爷的……杀……”

“哈哈哈……杀……”

“哈哈……”

小山岙,地形所限,没有腾转空间,只有无畏催马对冲死战,战马如云,尘雾滚动,风驰电挚。太子爷吹响冲锋号,骑兵团军马矫健,马背踞枪,马上射击,从容自如,不同与日军骑兵只能靠人数排枪射击。日军骑兵大队确实“武士道”,机枪小队都没有架好机枪位压阵,感觉等下收拾武器装备浪费时间,纯粹要与中方骑兵对战马上功夫,比拼直面死亡的勇气,冲杀完中方骑兵,好直接支援被围困的日军步兵大队。

数百米的对阵,中日双方骑兵冲锋瞬息而至,中方胜在马上枪法有准头,日军以人数排枪补不足。马蹄轰鸣与枪声脆响漾彻山岙,骑兵落马,战马中枪失蹄翻滚,惨烈至极,震撼人心。

领头冲锋的邓文连长,被子弹击落马下,骑兵团战马在身边呼啸冲过,一匹无骑战马蹄子踩过,小腿直接对折,惨嚎着差点背过气,爬着去寻找自己摔落的武器。

战马冲撞,交错的用挂刺刀的骑歩枪,用马刀,恶狠狠的招呼对方,冲锋冲锋,杀穿敌阵,混战到一起。

太子爷放下军号,一曲冲锋号,号停为信,一切该结束了。

“准备,我们去给日军补枪……”太子爷的语态落寞。

“补枪?”我话语刚问完,山岙无数的手榴弹开始爆炸不停,整片阵地炸起血雾风暴,血色覆盖整片战场……

我目瞪口呆眼神都失去焦距,手指不自觉指着战场,呀呀的不知自己要说何言语。

太子爷军帽大檐下眼神冰冷彻骨……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