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伪军的用处(明治四十五年240mm重榴弹炮)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484字
  • 2022-05-23 14:07:14

战事稍停,那我们也歇,没有身为战地护士的自觉。

不远处防御抵挡日军大军的两个山头阵地还在酣战正烈。

有钱几天时间成长不少,人情世故愈发熟稔,主动去寻到这里的木炭坛子,用些干的小树枝在炉子里引燃木炭,把小锅架上去烧水。军队人多柴火需要的多,那些树林被砍伐,除了修筑工事,边角料就成了劈材,湿的劈材点火不易,在平常烧柴时,就用坛子焖灭木炭存放,方便引火,急用也可以当柴火使用。

马克沁重机枪倒了水进破水箱冷却枪管,呲呲响着漫起水雾,有个机枪手到现在还没有开过枪,到战位,把马克沁重机枪枪口挺起,在那里一枪一枪的对着日军那边越界射击,恶心日军,不停的流弹骚扰,就问日军你怕不怕?

“好好的一队人,被那矮个子坑没了,好可惜。”一句话,愕住一群的人。

“那,那是我们总指挥,马占山主席……”

“总指挥?到这里来指挥团长,那不得是旅长啊,那也没我们师长大。”对主席什么没概念,军伍人,团长大还是旅长,这个是知道的,就是旅长,那肯定的没有我们师长大啊?马占山这名略有耳闻,也是顺风而过,没太在意,我外援来没几天,战斗就没怎么停,耳熟才能详,不熟,和马占山不熟。主要是堂堂一省主席,那不得前呼后拥,稳坐中军发号施令?居然跑前线给鬼子撵起跑,实在不能挂钩在一起。

“啊?”那些士兵不去纠正,不去置气,更懒的答理,几乎都是伤员,伤员吸着气,呻吟,二哥看三哥,谁也不用笑话谁,熬着伤痛别死了才是道理,留点力气等下多搞死几个鬼子,不香吗?

日军在建立防御阵地,中方在救治伤员,抢修工事。担架队的把重伤员和阵亡的士兵请出阵地,几道战壕,前面两道已经毁的不堪大用,没时间修理,隐蔽防炮工事优先修理,保命第一,连带着我们这隐蔽火力点,已经有士兵在外面镶圆木加固。

有钱不愧是娇生惯养长大的,烧锅开水用引燃木炭都能烧的乌烟瘴气,独苗也好不到哪里去,无奈班长我只能亲自动手。学生兵,国难时能挺身而出,饥寒交迫,风餐露宿,难能可贵,你还能要求什么?没有饿过肚子受过风寒,怎知道饱食暖衣是何等珍贵,父辈的循循善诱不管如何情真意切,都不如战场一日行。

李青山团长传令下来,全员停止修整工事,休整,等待作战命令。

“水都没烧开,就不能等口热的下肚啊?有钱……独苗……快帮这些长官打碗温水,不等了,有温水,把锅盔都凑合啃几口。”

“是,班长……”

“是,班长……”

“凑合凑合都吃点,等下才有力气。唉,饿死鬼做不得……”

一群人倒了胃口,实话有时候其实也很伤人。

骑兵团连长邓文,可算代理骑兵团团长,轻伤数处,手下知道这里有战地护士,送来包扎后穿回破烂军衣,不肯下阵地,犟在这里神经,低头不语,眼神空洞,手里拿着部下递过来的一块锅盔,默默淌泪。

骑兵团血战到只有连长代理团长指挥,又激战连连,阵亡又过半,现在重伤员都被邓文连长命令强制撤了下去,总要给骑兵团留一点骨血,在阵地骑兵团尚剩能战的百余士兵。

张海鹏所部伪军,彭金山伪洮辽骑兵第七支队,也是悲剧的无以复加,被日军驱赶着去冲击坳口,在两山守军的枪口下丢盔弃甲,死伤的目不忍睹。

两个山坡深沟固垒,日军的进攻进展不利,山坳口虽然没有守军,可是道路挖的七零八落,几个大坑套小坑,拒马和树木杂枝堆砌,断绝道路。

日军用伪军步兵牵制中方阵地,炮火掩护,把骑兵第七支队赶进山坳口去疏通道路,杂物用战马抓钩拖,半残的战马赶进大坑补枪填坑。

彭金山伪骑,前日一个中队被打残,这次日军抱着废物利用的心态,把这个中队先投了进去使用,在山坳口里没呆多久,就被中方交叉火力射杀一片,丢盔弃甲狼狈不堪,飞奔逃命。逃回来的七、八十骑,被日军轻重机枪射杀在大军阵前,杀鸡儆猴,日军战前热身,好是英勇,好是过瘾,没人在意彭金山好如死了爹妈。

炮击不停,日军步兵带着伪军开始玩命,伪骑兵继续被丢进山坳口去清理通道。

平田幸弘也不会跟滨本喜三郎见外,你拿我一个大队送进中方虎口去卖,我现在是依照师团长命令去救你,那就别想把你的嫩江支队精细着用。

彭金山的骑兵支队当做炮灰,探明中方火力点,把山坳口道路清理通畅,真正用去接应的是日军骑兵大队,骑兵有速度,战马更方便携带弹药补给。

中方把持这山坳口,雄关漫道,要以地利去杀伤日军有生力量。平田幸弘在冷眼等待道路顺通,一点不在意中方万夫莫开的架势,谁手里还没点杀手锏?

支援到战场的第十六一个步兵大队和三个炮兵中队,其中一个炮兵中队是关东军旅顺重炮队,两门240mm重榴弹炮。

明治四十五年240mm重榴弹炮,240mm口径,差不多是这时最大的口径,炮弹就重达200公斤。240mm重榴弹炮其实是岸基炮,专门打要塞的,九一八前,日本人偷偷从旅顺把重炮运到沈阳,假装打井,给重炮围上围幔,九一八那天,只一炮就轰塌了北大营大门堡垒。该炮采用240毫米口径,身管长3.89米,全重38吨,正面带有一面巨大的护盾。和当时的岸防炮一样,该炮组装状态下并不能机动,射击灵活性也比较差,采用一个9人制炮组,射击时炮兵需要先将炮管放平,然后装弹手将弹头搬到炮尾的小推车上,再依次将弹头、发射药包和引信装入,再调整火炮角度进行发射。该炮可以发射爆破弹和化学弹,炮弹初速度387米每秒,最大射程约10千米。

长虫悠然转醒,犹如大梦一场,僵硬动转,让独苗服侍下喝了点温水,咳了几口血痰,回了魂。跟我问道:“长官呢?长官没事吧?”

“活啦?太子爷没事,这次哥得表扬你,做的不错。回去发奖励,想要点啥子,哥都给你买。”

“咳……咳……马弁嘛,该保护长官的,请小爷喝个花酒呗。”长虫在军伍,听的最多的就是那些士兵大叔小叔们讨论小娘皮,小士官才有钱财去混混烟花巷,跟去混顿花酒一群丘八能聊无数个版本,没份跟去过的长虫那是一个羡慕了得。

“啥?花酒?毛都没长齐,小屁孩子换一个要求。”这要求,要求的我一头黑线,班长我都没去过,班长我也不敢去啊,据说不是正派人干的事,被老家人知道了,不得骂死我哦。

鄙视的眼神一双双,学生崽有钱和独苗跟着起哄,学长兵上了战场就是男子汉,看淡生死喝花酒班长必须请。伤到等死的这些人跟着起啥哄?好像我能请客似的,没那么的闲钱。

“没死就好,打完鬼子,班长请喝花酒,算数的。田芽子和六爷最喜热闹,希望他们没事吧。”

我在担心田芽子,可这时候田芽子已经在温柔乡,大爷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