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军旗与军旗(联队旗)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486字
  • 2022-05-14 18:02:52

孤独一掷,就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榔头,那样最后结果会是惨剧。

滨本大佐把手上能动用的所有兵力压进骰盅。

老五团的军旗同样被日军炸毁,滨本大佐没来的急高兴,中方阵地再来一面军旗,此刻,滨本大佐也想到自己的联队旗,油然而生大恐怖。

军旗,又叫战旗,作为一支军队的识别标志,后来成了军队灵魂和精神的象征。

日军的军旗真正来说是联队旗,日军的联队旗是由天皇亲自授予的,所以显得格外的珍贵,犹如天皇御驾亲征,意义非凡。旗面不是天皇亲自授予的,所以远不如天皇亲自授予的旗杆、旗冠和流苏珍贵。

在日军中,有这样的规定,旗子在,联队在,若旗子被缴获,那么联队也将消失,编制撤销不再重建。所以日军把联队旗看的格外贵重,都成立了专门的护旗小队或中队来保护旗子,由最优秀的少尉军官任护旗队长。

中方一支生力军加入战场,残酷的白刃战,肉搏生死。

这支队伍虽然只有一个营,可战力强悍,武义高强,尤其是这样近身肉搏很有优势。

中方军队士气大振,来的是熟人,老长官马占山的近卫营,近卫营的来支援,不言而喻。马占山来黑省时,警卫营跟随护卫,昨天白天马占山冒死来前线,警卫营为避开鬼子飞机,昨天夜里赶过来护卫马占山。

马占山满身土灰,腰配双枪,后面跟着提枪的副官张凤岐、卫士长杜海山数人,李青山团长见老长官亲临,大吃一惊:“总指挥,这枪林弹雨的,你怎么可以到这里来。”

马占山道:“不放心,来一线巡查,知道你这里在激战,先过来看看,怎么样?压力大吗?”

李青山叭的立正,没有行军礼,回答道:“坚决不给总指挥丢脸!”立正是态度,战场不是行军礼的地方,这种小错误不存在。

马占山问:“少峰,怎的你脸色不对?”李青山,字少峰。

眼前是强敌日军,脚下是阵亡弟兄,这个时候谁能面色正常?可马占山说的脸色不对,却是在这之外。马占山看出,李青山眼神里除了激昂、愤怒、苦恼,又有惭愧、悔恨、惶恐。

见李青山不答,马占山知道定有异常,追问:“少峰,我给你的可是老五团,有什么话,可不许瞒着我。”

李团长身边的连长李瑞福伤痛道:“迫击炮连为扩大战果,未按要求及时隐蔽,被日军重炮轰炸,损失殆尽……”

马占山惊闻,脸色也不好了,道:“指挥的连长直接枪毙,没有什么纠结的。”

“迫击炮连连长已经阵亡。”连长李瑞福只好明说:“刘德胜营长,让团长正法了呀。”

“啊……”马占山大惊失色道:“刘营长可是你的连襟呀。”

“妈的,这小子,被日军重炮吓到,躲掩体里不出来。总指挥,这种人是不是该正法?”李青山苦笑。

“少峰,该这样。以后你家里问罪,我给你顶着,就说是正法是我的命令。”

正说着,有一伙日军毫不恋战,穿过纷乱的战场,向这边冲来。

李青山忙说道:“总指挥,快走,鬼子可能发现你的位置。”

马占山战意高昂,眼睛上红,拔出枪来,道:“来的正好,让我过过枪瘾。”

李青山动手推开马占山,喊:“凤岐,海山,快把总指挥架走……李瑞福,现在命令你为二营营长,带这里的警卫排顶上去,快,快……”

李瑞福营长呐喊挥枪,带警卫排对冲过去。

日军还是注意到了中方指挥位,这时候还有兵力护卫,肯定有高级指挥官,滨本大佐派出了护卫联队部的亲卫队,向那边死命冲锋过去,准备活抓中方高级指挥官。

中方不是没注意日军指挥部,可是没有飞机,没有远程火炮,没有战力优势可擒王杀将,完全看着眼馋,无可奈何。

李瑞福营长带队对冲抵近射击,想引开日军步兵,可是这群日军不管不顾杀穿混乱的战场后,只是一心朝马占山的方向冲锋,目的明确。

李瑞福脱掉军装上衣,立起身子喊:“一团长,给我打……二团长掩护……”

日军一听,以为这人也是大官,杀到这里还有七、八十人,端着刺刀,对三十余人的警卫排扑了上去。混乱中,五、六个日军将没有长枪的李瑞福营长包围,准备活抓。

马占山见状,说:“我走,我走……我这是给人家添乱……”

刚刚上任没几分钟的李瑞福营长,见马占山已经消失身影,最后一颗子弹自杀殉国,跟随的警卫排弟兄无一生还,这支日军精锐被拼杀过半,作战目标消失,几十残兵已无力在中方阵地中心有所作为,开始退却。

一阵激战,双方损失都很大。

这时候滨本喜三郎知道害怕了,数次攻击冲不过去,即使攻过这个中方阵地,残损的部队也冲不过中方与外围日军大军对抗的防线,四周还有不少的中方小队在骚扰消耗,压迫日军生存空间。

滨本大佐不得不向师团发报,请求师团急令外围外围大军火速重点杀穿防线来接应,也请求师团派兵增援。

日本军人是不会轻易提出增援要求的,师团长多门二郎接到滨本联队长的电报,从头凉到脚跟,知道滨本可能遇到极大的困难,想不到打成了这样,竟然到了要求增援的地步。

多门马上去参谋标注好的地图上查看,从滨本的来电看,他的联队部已经被包围的没有出路了。

滨本大佐冲不出包围,说明敌军战斗力极强。

多门感觉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他可能要以罪人的名义被记入日本历史,多门中将也想到了军旗,滨本第十六联队联队旗。

日军联队旗,旗面是陆军御国旗,但是旗面并不是由天皇授予。旗冠是镀金三面体,十六瓣菊花御纹章,这是日本皇家的象征,由天皇亲自授予。旗杆是黑色烤漆旗杆,旗杆由天皇授予。御国旗的外围绣着金线,最外围是紫色的流苏,正规联队为紫色流苏,预备联队为红色流苏,在军旗的右下角绣着白布,白布上面绣着联队的番号。

多门中将发抖了,如果军旗落入黑long江省之手,那确实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奇耻大辱。

即使军旗不被中国军队缴获,即使滨本焚烧了军旗,第二师团的一个联队就要从此消失,那也是史无前例的丑事。

第二十九联队联队长平田幸弘大佐在听闻自己的大队被滨本大佐带去夜袭中方阵地,又被中方包围,除了问候滨本,只能在日出时就用飞机起飞赶回前线的简易机场,再去到前线代替滨本大佐直接指挥滨本大佐第十六联队为主组建的嫩江支队。

平田幸弘大佐这时候也放下成见,指挥督促进攻,在忙的焦头烂额,接到多门中将的电报,务必尽快把滨本联队部接应出来,保住联队旗,滨本大佐不需要在意,让他去死好了。

关东军司令本庄繁,昨夜开始急调第十六联队的1个步兵大队和3个炮兵中队增援来嫩江前线,也刚好抵达,第二十九联队联队长平田幸弘大佐信心大增,紧急部署。

滨本大佐突围无望,弹药消耗无补给,收缩兵力,构筑临时简易阵地,固守待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